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u me manques. 我想你(冰漾)

☆☆☆
 
        自從把話說開後,冰炎和褚冥漾立刻呈現熱戀狀態,如膠似漆。時不時放著閃光刺瞎友人們的雙眼,甜滋滋的粉紅色氛圍讓人看了都覺得不好意思。
 
        那天之後,長期任務冰炎都不接,只想陪在褚冥漾身邊,反正他也不缺這一點錢,兩人膩在一起遠比任務來得吸引人多了!而他的搭檔夏碎也樂得陪在他寶貝弟弟千冬歲的身邊,偶爾吃吃對方的豆腐、逗弄對方讓他臉紅,他怎麼樣都玩不膩!他們的不接任務在褚冥漾和千冬歲眼裡,自然是好的,只是可憐的夏卡斯叫苦連天啊!
 
        拒絕了長期任務,卻無法避免短期的委託,而他們總習慣將兩天的任務縮短成一天、甚至是半天,只為了早點回到小戀人的身邊。然而大大小小不等的傷,卻總是換來戀人一瞪,怪罪的眼神指責著他們對自己身體的不愛惜。因此,即使再怎麼想回到情人身邊,還是會選擇較為慢速、不會受傷的方式,就是不願意看到他們皺著眉頭,整天擔心。
 
        而今天,就在放寒假的第一天,冰炎和夏碎被派去執行一個長期的任務,據說還有其他袍級的人幫忙,可見難度不是一般的困難。由於是上頭指定的,即便再怎麼不情願,還是必須去做。畢竟,唯有相對應的能力、身分、影響力,才能確保在緊要關頭自己有能力保護喜歡的人。
 
        尤其是褚冥漾的身分,雖然大家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排斥妖師,但反對的人依舊大有人在,沒有袍級就會失去很多第一手訊息,只是為了獲得資訊,相對的必須付出一些代價,像是這次任務就是一例。
 
        敏感的褚冥漾自然發現了這樣的情形,為了不要給戀人添麻煩,他本身非常的努力,也幸好他的性子一向溫和如水,不然對於那些每天來找他麻煩的人,他早就一槍把人送去醫療班,為妖師再加一筆新記錄、樹立更多敵人,而不只是躲躲逃逃。
 
        愛情這一回事,比想像中更難。
 
 
 
 
        夜晚時分,窗邊的人望著沉寂的街道,這是第四個失眠的夜晚。
 
        自從回到台中的家,褚冥漾一直忙得團團轉,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有自己的時間,不,就連這一點點的時間,都被思念占據了。
        白天,他總是逼迫自己忙碌,幫忙跑腿買米買鹽買糖、做家事,勤勞到母親都懷疑他是不是生病了。沒錯,他的確病了,無藥可救的相思病。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不強迫自己忙碌,他可能會被想念的浪潮淹沒、窒息。然而,白天的份卻累積到了晚上,過多的想念壓著他、讓他幾乎快要喘不過氣。
 
        寧靜的夜空,沉睡的街景,似乎只剩下自己還清醒。
 
        房間內沒有開燈,唯一的光線是乘著冷風進來的月光,拂面而來的寒風,帶不走一個人的孤寂,思念的苦澀。再怎麼刺骨的寒冬,遠不比想念來得難熬。
 
        褚冥漾得知學長要去處理一艱鉅的任務,沒有確切的結束時間,僅能肯定的是,絕對無法兩三天輕鬆簡單的完成,最起碼,要一個禮拜。雖然聽到的當下他愣住了,但很快就便回過神,叮囑對方要照顧好自己、別受傷、飯也要記得吃,像個老媽子一樣念個不停,而學長也沒有一巴掌打下來要他閉嘴,只是親吻他的額頭,承諾著。
 
        只是,他的笑容在對方踏上傳送陣離開後,就垮了。
 
        一直以來,他和千冬歲都有一個默契,就是不打電話給在出任務的戀人。
        他們擔心會因為自己的電話,而讓自己掛心的人帶傷而回,這是絕對不想見到的事情。所以即使再怎麼想念,他們都會忍耐不去打電話。偶爾接到對方的來電,他們也總是在喜憂參半的情形下接起,不敢多說什麼,只要確定戀人安好,他們便什麼都好了。
 
        褚冥漾靜靜地注視著窗外的夜色,卻什麼都進不了他的眼裡。
 
 
 
 
        翌日。
 
        踏著有些不穩的步伐,褚冥樣來到了浴室。
        他泛起一抹苦笑,鏡子裡的自己,有著深深的黑眼圈,氣色看起來極差。
 
        他知道身體很疲累,但偏偏就是睡不著。即便睡著了,十分鐘就又會醒,睡睡醒醒,他只覺得更加疲憊,卻也無奈。
        用熱水洗了洗臉,暖和的溫度似乎驅走了些許的疲倦,褚冥漾打了打自己的雙頰,讓臉看起來紅潤些,至少,氣色看起來比較好。
 
        來到一樓,不意外見到早起的母親,一向早起的她,算準時間將全家人的早餐準備好。早餐是一天的活力來源,所以她不允許自己的小孩錯過這重要的一餐。
 
        「漾漾啊,去叫小玥下來,準備吃早餐了。」
 
        「好。」
 
        踏回剛離開不久的階梯,褚冥漾一步一步爬了上去,在褚冥玥的門前停住,禮貌地敲了敲門。
 
        門開了,褚冥玥挑著眉,以眼神詢問著:什麼事?
 
        「姊,媽說可以吃早餐了。」
 
        「知道了。」
 
        回身進房前,褚冥玥瞥了褚冥漾一眼,幾不可微地皺了一下眉頭,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彷彿那一瞬間的蹙眉只是一種錯覺。
        快速地處理好一些事情,褚冥玥緩步下樓,嘴角勾起一個淺淺的笑容,隨後便如海上的泡沫,轉瞬即逝。
 
        一家人除了工作在外的褚項,正在餐桌上享用著早餐,十分祥和。
 
        「我吃飽了。」
 
        「漾漾,你怎麼吃這麼少?」看到自家孩子盤子剩下的食物,白鈴慈擔心地問。
 
        「沒有胃口。」
 
        「不會是感冒了吧?」白鈴慈喃喃念著。
 
        褚冥漾沒有回話只是說了句:「我先上去了。」便拖著沉重的腳步往樓上走。
 
        一進房間,褚冥漾把自己丟在床上,墨瞳就這樣盯著白色的天花板,想睡又睡不著,雙眼就這樣眨呀眨的。
 
        「……好想你。」
 
        輕聲地低喃,輕易地就被風吹散了。
 
        褚冥漾將手臂放在眼睛上,遮住已經泛紅的眼眶。
 
        ——好想、好想你……
 
        淚水順著眼眶滑落,一滴一滴滴在白色的枕頭上,渲染了思念的色彩。
 
        遮住眼睛的褚冥漾,沒有注意到房間泛出一陣銀白的光、地上浮出繁複的美麗陣法,以及,位於正中央銀髮紅眼的人。
 
        「褚?」
 
        床上的褚冥漾沒有反應,他以為自己想念學長想念到出現幻聽了。
 
        冰炎看著床上的戀人,發現了枕頭上的水漬,一瞬間急了起來。
        他立馬飛奔到褚冥漾的身邊,一把拉開遮住墨瞳的纖細手臂。
 
        「褚!你怎麼了?!」
 
        習慣黑暗的眼睛,禁不起白光的刺激,眨了又眨,等稍微習慣後,飄入褚冥漾眼簾的是,他想念好久的銀與紅。
 
        「學、學長……」怯怯地開口,眼淚流得更急了。
 
        「別哭,怎麼了,說給我聽?嗯?」
 
        冰炎坐在床沿,抱著床上的人兒,令人安心的大手一下又一下地輕輕拍在對方背上,規律的節奏,讓褚冥漾的情緒漸漸緩和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這個問題,褚冥漾靠在對方胸膛的臉埋得更深了。
        一股熱氣匯聚在臉上,他不用照鏡子都知道自己的臉紅了。
 
        「嗯?」
 
        冰炎還是不放過褚冥漾,硬是要他說出答案。
        其實,在看到對方紅了的耳際,他大概也有一些頭緒。只是,他想要聽他說出口。
 
        沉默半晌,悶悶的聲音才從冰炎懷裡傳了出來。
 
        「就只是——」
 
         ——想你。
 
 
 
 
★小番外
 
        「褚,你沒睡好。」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嗯……」
 
        「嘖!」彈了一下對方的額頭,「現在,快睡!」
 
        「不要……」
 
        知道戀人在擔心什麼,他許下保證,「放心,在你睡醒前我不會離開的。」語畢,冰炎在褚冥漾的額頭烙下一吻,如同那些夜晚,習慣了的晚安吻。
 
        聞言,褚冥漾乖巧地閉上雙眼,沒多久,便沉沉睡去……
 
        俯身吻了吻那令人心疼的黑眼圈後,冰炎溫柔地注視著床上的戀人,想到了早先收到的簡訊。
        若是沒有巡司的通知,他大概要等到任務結束之後才會發現戀人失眠吧。
 
        這個傻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