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n se marie ! 我們結婚吧!(冰漾)

☆☆☆
 
        交往至今,已經一年半了。
 
        因為沉睡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所以冰炎就和褚冥漾他們待在同一年級,而受重傷的夏碎也是留級的其中一個。雖然以他們的能力絕對可以直接跳級回去原本的班級,更甚至是提早從高中畢業,但是與其早別人一步離開,不如陪著自己的戀人一同上下課,享受著戀人的可愛表情,還比較吸引他們。
 
        明天,他們全部就要從高中畢業了。說感傷也不是,說不感傷也不是,雖然只是從Atlantis高中轉到Atlantis大學,大家依舊能在一塊,但是那種感覺,還是很微妙。
 
        自己仍舊是自己,但是多了三年的回憶,從懵懂無知到現在很多事情都能解決,然而現在,即將要從給予自己很多的熟悉地方移到陌生的環境,總是會有眷戀、有不捨。好不容易習慣了,卻又要改變,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很多看似沒變,卻也都悄悄的不同;自己仍是自己,但也多了些轉變。
 
        高三的寒假,褚冥漾正式考取黑袍,和慌亂無措、什麼都不懂的高一,到現在熟練的解決任務,這或許是他最大的改變吧。而沒變的是,他依舊天真、溫潤、希望大家都好,以及,那偶爾的腦部運動。
 
        褚冥漾走在校園裡,已經是黑袍的他喜歡低調,所以除了任務必須套上黑袍外,能避免不穿就不穿。高束在腦後的馬尾隨著他的行走而左右晃動,宛如鐘擺一般規律的運動。
 
        他的長髮是在戀人的要求下,開始留的,不知不覺就和銀髮的他長度一樣了。剛開始的時候,他總是覺得長頭髮很麻煩:洗頭很久,吹乾更久;半長不短的時候因為不能綁所以非常的熱;等到可以綁的時候又很麻煩,因為還要特地綁起來。
        笨拙的他前幾次還是戀人那骨節分明的大手溫柔地替他綁的呢!
 
        經過了一群人,褚冥漾來到風之白園,他和戀人約好在這裡一起吃午餐。左看右看,確定戀人還沒來後,他挑了一棵大樹、靠著樹幹坐了下來。
 
        掛著淺笑的他,抬手向那些對他打招呼的人揮了揮。
        其實,他並不完全認識他們,只是覺得眼熟,加上人家都對他揮手,他若不回的話,也很奇怪。他想,如果有號稱移動圖書館的千冬歲在的話,就可以知道他們是誰了。不過,或許不要知道比較好?
 
        在高中的最後一年,褚冥漾長得也越發好看,和姊姊褚冥玥也有幾分的相似,只是他沒有她的霸氣與凌厲的氣勢,反而擁有著溫順與柔和的氣質,這也讓白鈴慈不只一次覺得,她把孩子們的性別生反了!
 
        神經大條的褚冥漾,始終認為自己只是一介路人甲,路上隨便一抓就會有一大把的平凡面容,絲毫沒有察覺到隨著一天天的過去,他早已脫離了他自以為的路人甲圈子。
 
        如水的個性,讓他贏得了不少人的好感,反對妖師的聲浪仍舊有,太過古板的腦袋是無法讓它改變的,但是後一代的人普遍都能接受,尤其是與他相處過的人,都會從中立變成力挺他,並且默默地加入黑髮妖師的後援會,無一例外。
        當然,單純的妖師完全不曉得自己的魅力。
 
        傳送陣的光芒亮起,出現在眼前的人,是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冰炎。
 
        「褚,等很久嗎?」
 
        「沒有,我才剛到。」
 
        隨性的盤腿坐在褚冥漾旁邊,冰炎將手上提著的袋子裡的食物一一拿出來。這些都是他親手做的,自從某次和褚冥漾一起出任務、讓對方嘗過他的手藝之後,對方總是會撒嬌地拜託他做,而他從來無法拒絕。
 
        簡單的幾樣菜,全是褚冥漾愛吃的。
        當然,絕對少不了蛋糕這樣飯後甜點。
 
        褚冥漾開心地品嘗自家學長兼戀人的好手藝,不只一次覺得對方一定可以成為優秀的家庭「煮夫」。娶回家,不,嫁給他的人絕對可以大飽口福,光是想像就覺得好幸福。
 
        冰炎望著邊吃邊做腦部運動的小學弟,露出了專屬於對方的溫柔笑容。
        對方就像隻小松鼠,吃得兩頰鼓鼓的,一顆飯粒黏在嘴邊還不曉得。冰炎緩緩地朝褚冥漾靠近,而後者一臉疑惑,眨著大眼望著朝他逼近的銀髮戀人。
 
        姣好的薄唇貼近小妖師的嘴角,將那顆掛著的米粒舔掉、吃下。
 
        這樣做的同時,冰炎還對那些不斷將視線投射在自家小戀人身上的人,露出挑釁以及宣示的笑容,宣告著:褚冥漾是他的!
        只是褚冥漾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只留心在他的臉好熱,一定和蘋果一樣紅了,還有學長怎麼可以做出這麼犯規的舉動這兩件事情上面。
 
        「褚,你的臉好紅。」看起來真可口。
 
        「唔……!」
 
        聽到冰炎輕輕的一聲笑,褚冥漾只覺得更不好意思了。他的視線也不敢再停留在自家學長那犯規的臉龐,只好低下頭、垂著眼瞼、羞紅著雙頰,默默地繼續吃著午餐。
 
 
 
 
        黑壓壓的一片,鬧哄哄的嘈雜聲,今天,是Atlantis高中的畢業典禮。
 
        三年C班的同學坐在離台上最近的位子,這都多虧了班長歐蘿妲。在一群哀號聲中勝出她,嘴角掛著滿意的笑容。
        不過是個畢業典禮,有必要爭成這樣嗎?這該歸功於據說很偉大的扇校長。
 
        此次,代表畢業生於台上演講的,不是別人,正是冰與炎的殿下!
 
        如此一來,就不難想像為何會有這麼多哀聲嘆氣的人了。
        畢竟,這可是可以近距離看到仰慕的對方的機會呢!
 
        在輪到眾所矚目的殿下之前,台下的人全都興致缺缺,反正不用認真聽也知道他們會說些什麼,不外乎就是:「畢業不是終點,是一下站的起點」、「雖然畢業了,但還是要繼續充實自己」諸如此類正面積極話語,不過,有一個人例外。
 
        「小鬼們畢業了呢,有自信的歡迎來蓋我布袋!」光頭老師抓著沒有頭髮的腦袋,熱血興奮地說著。
 
        然後他就被人偷襲,開始在會場回敬起來,最後是被賽塔的笑臉給請出去,如果忽略背後的黑氣……
        不過這也難怪,正和安因處於兩人世界時被打擾,不高興也是正常的。
 
        撇除這場鬧事不管,流程繼續往下跑,懶洋洋的學生們在輪到冰炎時,氣氛頓時火熱了起來。尖叫聲、呼喊聲,甚至夾雜了嗤之以鼻的聲音,總之,全是因他一個人的出現所造成的。
 
        作為此人的搭檔,夏碎有趣地看著這一切,順便和坐在身旁的寶貝弟弟繼續秀恩愛,不僅讓鄰座的喵喵、褚冥漾、萊恩看得臉紅不已,更讓一直在後台觀看的冰炎氣得牙癢癢。
 
        臭著一張臉,冰炎從旁邊緩緩步到中間,面容在視線經過褚冥漾時,稍微緩和了些、不再那麼緊繃,不過轉開之後,又僵硬了起來,尤其是瞥見在不遠處露出不懷好意笑容的扇時,似乎還能瞧見他咬緊牙根、在忍耐些什麼。
 
        深吸一口氣,壓下不悅後,冰炎娓娓道來。
 
        台下坐在第一排的褚冥漾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的銀髮戀人,望著那開開合合的薄唇,他想到了晚上那雙唇肆虐著自己的,淡淡的清香從鼻子、從嘴巴,沁入心脾。
        驀地,他覺得臉好熱。
 
        甩甩頭,想甩開盤踞在腦海裡的畫面。真是的,現在這個場合,他到底在想什麼?褚冥漾勉強拉回心神,冰炎的演講也步入了尾聲。
        他瞥見台上的人對他露出一個笑容,這讓他有不好的預感。
 
        是昨晚接吻時被吻到快沒氣而拍打對方的關係?還是前天太累沒有睡前吻就睡了?或是前天下午蛋糕吃太多因而沒吃晚餐?正當他還在思索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就發現與戀人的距離更近了,似乎……伸手就碰得到?!
 
        咦?咦咦咦咦咦?
        他什麼時候跑來台上了?
 
        「因為我是黑袍。」
 
        褚冥漾無奈地望著冰炎,看來他會在這裡,肯定是戀人做的好事。
        他拋了一個疑問的眼神給冰炎。
 
        「褚,你願意嫁給我嗎?」
 
        欸?
        當機三秒後的褚冥漾陷入糾結了。
 
        他真的沒有想到,冰炎會趁這個時候單膝跪下、握著他的左手向他求婚!不對!為什麼是他被求婚?他又不是女的!
        不對!這個不是重點!如果他現在不答應,對方就會下不了台、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但若是他點頭了,褚冥玥那邊怎麼交代?他擅自把自己嫁出去,會不會因此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他該怎麼做?!
 
        褚冥漾苦思煩惱的同時,冰炎也很緊張,底下的人也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專注地看著台上的發展。
 
        左思右想,褚冥漾最後豁出去了。
 
        「好。」
 
        未來的日子,是眼前的人會陪著他;而他,是想與之共度一生的人。
        不用想的太複雜,認定了就只需要抬起頭、往前走就對了!
 
        冰炎欣喜若狂,握著褚冥漾的手就往唇邊一親,隨後不知道從哪裡變出戒指,戴在褚冥漾左手無名指上,套牢。
        從單膝跪著的姿勢站起,冰炎讓褚冥漾也替自己戴上戒指,證明兩人是彼此的唯一。
 
        抬起褚冥漾因為害羞而略為低垂的頭、讓對方直視自己。
        漂亮的紅眸映著褚冥漾的身影,對方清澈的墨瞳也同樣映照著自己,彼此都在對方眼裡看到了對對方的深情愛戀。
 
        冰炎吻上了褚冥漾的唇,溫柔而繾綣。
 
        此時,台下的人終於回過神,喧鬧、暴動、歡呼都有,不論是贊成的、反對的、看戲的、旁觀的、恩愛的,全是這場戀情的見證者。
 
        冰炎眷戀地離開了褚冥漾的嘴唇,與對方相視而笑。
        兩人交握的手,戒指上閃爍著只屬於彼此的光輝。
 
        這輩子,只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