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7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四十四題 體育祭DAY3(下)

 ☆☆☆
 
邁入尾聲前的倒數第二關。
 
眼前是一個球場,很大。
綠色的草皮覆蓋,黑白色的球躺在整場的中間,控有球的是參賽者,距離球門有五道防守,必須通過五人,最後將球「一踢進洞」才算過關。
白色的球就這樣任人蹂躪,表面沾了些塵土的顏色。雖然有些人的穿著不方便踢球,但只要能力好,這點問題根本不是問題。然而,有一個人例外。
 
身著黃色香蕉裝的萊恩,只能靠跳跳跳來移動,無法護好球、就連要左右閃避踢球都是困難,沒多久,他就確定出局。
如果只是球被奪走,或是被半路攔截、沒進球門,那也還好。偏偏他是愚蠢的跳太高被球絆倒,狠狠地摔了個狗吃屎,模樣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臉還有身上全是褐色的泥土,看起來很髒,就像是只有香蕉裝能穿的流浪漢。
這是他萊恩.史凱爾這輩子最大的恥辱!
 
低聲咒罵了句:該死的球!為什麼是圓的!
他恨足球!更恨香蕉裝!
 
 
已經進入最終比賽的人屈指可數,人數少的可憐,但這也正常,前面亂七八糟的項目,以及長到不曉得多少距離的路程,能熬到現在的,大概都不是人了。
縱使身體很疲累,但是只要過了這裡,就能贏得獎品,前提是,必須把其他人幹掉做肥料!
為此,貪念已起的人,為了贏得獎賞而不擇手段、想要陷害他人。可惜,害人反害己,最後是自己慘遭淘汰。
 
「只有沒能力的人才會來陰的!」被陷害者之一的聖,一臉鄙視。
 
「想害人?哼!」被陷害者之一的冰炎,語氣滿是不屑。
 
重新回到現場的夏碎和千冬歲,剛好也目睹了這一幕。秉持著人犯我,就要加倍奉還的原則,千冬歲默默記下陷害冰炎的人,打算日後採取行動;夏碎也有同樣的想法,他喜歡對朋友開玩笑,但不容許有人對友人不利,在心裡默默地為對方添上一筆,日後有的是機會討回來!
 
行動不甚方便的千冬歲,四處望了望,發現了左邊的角落,喵喵和班導庚在那邊合照、笑得很燦爛;至於衛禹的話,離開保健室的時候,他還躺在床上,看來被排球擊中的力道不輕,但經過檢查,幸好沒有腦震盪;但最後一位呢?褚冥漾呢?他不是應該在觀眾席上待在?
 
找不到友人的他有些擔心、有些著急,腦袋轉著有可能帶走友人的人……不可能是聖,他還在場上,除非他會分身術,但這不可能;雙胞胎兄弟?也不對,資料上寫著他並沒有兄弟姊妹,他是獨子。那會是誰?
正想拜託夏碎去找漾漾的同時,眼尾瞄到右邊兩位穿著和服的人,他不禁看呆了……
 
 
所謂的最後一個障礙,就是沒有障礙,也不能說沒有,只是沒有具體的阻礙,只要你能找到最後的終點在哪,即可過關。
沒有提示、沒有目標,只能憑感覺、憑智慧、憑運氣去猜測去尋找,或許,這才是最大的困難,更是最大的障礙。
 
面對這樣的題目,不少人是茫然困惑、愣在原地,然而冷靜的人早已開始動腦,自己去挖掘所謂的提示。
這次的活動是扇校長辦的,依照那位的個性,她會設定在哪?
 
「臭老太婆!」
 
「會在哪呢?」
 
兩個人跑過幾乎所有的地方,大樓內、草叢裡、榕樹上、球場中,這些地方都不是他們要的終點,那還剩哪裡?
剩——觀眾席!
 
冰炎與聖同時想到這個可能作為終點的地方,在腦袋思考要前往之前,身體已經不由自主地做出反應——跑!
邊跑邊留意其他地方,就怕慢了一步而和榮耀擦身而過。
 
冰炎在移動的同時,也不忘尋找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兒。
自從視線找不到他,冰炎擔心的心情沒有減少過半分,反而越發地濃郁。剛好趁著這個機會,一邊找尋。
 
眼角瞄到穿著水藍色和粉紅色的兩人,紅眼微微瞠大,像是充滿了難以置信,但他明白這是真的。
嘴角揚起一抹弧度,融化了冰冷的表情、帶來了春天的氣息,周圍的人被那抹弧度給引誘住,目不轉睛。
他舉步往那人前進,完全忘了現在該做的,是贏得這場比賽。
 
 
注意到那兩人的可不只有冰炎,聖也同時發現了。有些意外他的穿著,但更令人訝異的是他身旁的她!
腦袋快速轉了轉,他覺得,關鍵的所在就是那兩人!畢竟,主導這一切的人可是「她」呢!
雖然起步慢了些,但聖還是飛快地往前方跑去,他和冰炎的距離——只有一步之差!
 
 
「唉呀~這麼快就被發現了?」掩在扇子後的嘴,笑說著。
 
「扇校長……我可不可以離開了……?」
 
說這話的正是消失已久的褚冥漾!
他不明白為什麼扇校長說需要他幫忙竟然是要他穿和服?!而且還是女生版的!就算這真的就是所謂的幫忙,那也應該找喵喵或庚老師她們吧?為什麼找他這個路人甲呢?他穿起來彆扭,別人看了更覺得彆扭吧。
總之,他覺得這不適合他。
 
現在的褚冥漾穿著一件水藍色的和服,腳踩著木屐,一頭黑色長髮放了下來,隨風飄盪。小臉上的大眼鏡也不復存在,過常的瀏海則被同樣的藍色髮夾夾住,靈動的大眼睛就這樣顯露出來,是雙乾淨、無機質的明亮黑眼。
 
眨眼間,冰炎和聖已經來到褚冥漾和扇校長的這邊,距離很近。
 
「褚!」
 
聽到熟悉的嗓音,褚冥漾回過頭,在看見來人時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正當他想往那人奔去時,忽地,和服的袖子被人緊緊拽住,重心不穩的他登時往另一側倒去。
 
「哇啊!」
 
緊閉雙眼,卻沒有迎接到該有的痛楚,只是在黑暗中聽到一句話,以及那充滿算計的聲音。
 
「小傢伙~比賽結束了喔~」扇狡黠地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