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話 初來乍到

靈感源自於——山田南平《紅茶王子》



☆☆☆
 
清明的夜空高掛著一輪明月,無雲無星,就只有一輪圓月。淺淺的月色撒下,為寂靜的城市鍍上一層銀色的薄膜。大地靜了,宛若嬰孩般地熟睡著。月娘溫柔地注視著一切,不語。
 
沙,沙沙。
 
遠處傳來細碎的聲音劃破了安靜的夜晚,微微的聲響讓半夢半醒的人以為是徐風吹過,捲起塵土、輕撫樹葉,猶如母親的手,哄著輕拍著孩子,只為了讓寶貝能有安心的睡眠。
 
躂,躂躂。
 
隱藏在沙沙聲下的,是更為規律的跳動。沉穩踏實的聲音宛如鼓聲那樣震撼人心,誘得淺眠的人蹙眉躁動;又彷彿是擔憂孩子踢被著涼的父母,夜夜巡房的腳步聲,聲聲入耳,卻睡得更香甜。
 
水平線的盡頭,一道逐漸拉長的身影,隨著黑色身形的拉長,聲音就越發地清晰,說明著靜謐夜晚不該出現的聲響全是這位晚歸的人所譜出來的。
 
路上除了突然闖入這片安靜空間的少年,完全看不到其他人跡,更甚至連一隻尋覓宵夜的小貓都沒有,空蕩蕩的,除了他。
 
走近昏黃街燈下的少年,可以瞧見他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嘴角略為揚起的弧度夾雜著一點點的無奈。沒有背背包的他手裡提著一個白色的塑膠袋,看起來沉甸甸的。
 
少年維持穩定的步伐,不疾不徐,最後站定在一戶寫著「褚家」的門口,從口袋裡拿出鑰匙,熟練地打開大門。
 
啪一聲,屋子亮了起來。
 
將門輕輕關上、上鎖,穿了一整天鞋子也被主人整齊地放置在鞋櫃裡,換上室內拖鞋。隨手將袋子放在客廳桌上,少年轉身回房準備好衣物,打算先去洗澡,紓解打工一整天的疲累以及緩解僵硬的身體。
 
褪去衣物,少年佇立在水龍頭下,任由流瀉而出的水拍打在身上,享受似地闔上墨色的雙眼,感受著水在身上流動的感覺,彷彿隨著每一滴水的流走,疲憊就便少了一分。
 
就這樣一動也不動地沖著水,久到都讓人懷疑他是不是睡著了。
 
終於,黑色的眼睛再度出現,但是帶了一絲絲的水氣,或許,是真的太過疲累了吧。
頂著一頭濕髮離開浴室、回到客廳,少年的左手拿著毛巾擦拭著溼答答的黑色短髮,另一手將早先打工地方的店長給他的飲料拿出來,準備來解解渴。
 
鋁箔包裝的飲料,在上頭找不到與它緊緊相隨的透明吸管,不只這一瓶,袋子裡的其他瓶也都同樣沒有吸管,或許這就是店長送給他喝的原因吧。
沒辦法,少年只好把整袋提到廚房,從高處的櫃子裡拿出一個黑色的馬克杯,透過剪開的洞,將飲料從鋁箔包倒到馬克杯中,剩下的就放進冰箱冷藏。
 
他再次回到客廳,看著放在電視機上的相框,露出了深深的思念。
 
相片裡有四個人,兩名大人和兩名小孩。大人們看著孩子的臉,露出了寵溺的笑容;年紀看起來稍長的孩子很是漂亮,可以想見長大後絕對是美人胚子;年紀較小的男孩則是眨著大大的眼睛,笑得很甜,一看就是很可愛、討人喜歡的孩子。
 
少年輕輕撫了撫照片,很是眷戀,只可惜那冰冷的觸感再再提醒著現實。抽回流連的目光,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時間不早了。
握著馬克杯的把手,少年緩步離開客廳、準備回樓上的房間為明天的開學日作準備,踏出客廳的前一瞬間,黑曜般的眼睛又瞥了照片一眼,才終於熄燈,讓一切回歸於黑暗及平靜。
 
得,得得。
 
偌大的房子迴蕩著屬於少年的聲音,在樓梯間迴響的,除了那腳步聲,還是腳步聲,待得聲音的主人踏上最後一階,終歸寧靜。
 
二樓的房間是天空色的,給人清爽乾淨的感覺。
門的左手邊是牆壁,右手邊則有一張雙人床,白色的被子、枕頭,看起來就像是天上的雲一樣,雪白又柔軟,誘惑著人往上撲去。
 
少年踏進自己的臥房後來到了窗邊,單手打開了窗子,外頭的薰風迎面吹來,黑色的髮絲翩然起舞。夏天的風帶來了熾熱,卻也夾雜了些許的涼意。
感受著吹拂過臉頰的風,少年輕啜了一口杯中的飲料,忽地皺了眉頭。
 
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甩甩頭,少年想把方才竄進腦海裡的念頭甩掉,卻沒料到這小小的晃動,竟為他往日生活揭開了不平靜的序幕。
 
 
少年沒注意到,握著馬克杯的手離窗戶很近,夜色的景致就這樣倒映在乳白色的液體上,又圓又亮的滿月就映在上頭。隨著他甩頭的動作,杯中的月亮晃了晃,被打散了。
 
本該回歸平靜的液體沒有因為少年的靜止而趨於平緩,反而劇烈地搖晃起來,晃動的聲音引起了少年的注意。
 
他驚訝地瞪著手上的杯子,彷彿看到什麼毒蛇猛獸。
 
沒多久,白色的液體靜止了,不過也只有一瞬間,下一秒後,從液體衝出了一個小東西。
 
那個只有巴掌大的小東西跳到了杯子的邊緣,穩穩地站著。銀髮左邊一搓紅色點綴,銳利的寶石紅雙眼很漂亮,搭配上那張中性俊美的臉,絕對是回頭率百分百!
 
小小人兒忽地開口了。
 
「靠!」漂亮的眼睛瞇了瞇,「怎麼會有白痴把蜜豆奶倒在茶杯裡,然後跑去賞月!」
 
少年任憑巴掌大的人怎麼罵都沒有反應,直到那銀髮紅眼的人一個飛踢踹到少年的臉,他這才回過神。
 
回神後,清明的墨眼瞥了一眼俐落跳回杯緣的小傢伙,然後沉默地將黑色馬克杯輕放在窗戶旁邊的書桌上,有些搖晃地走回床邊,開始準備著明天上課要帶的背包,一邊喃喃念著。
 
「我絕對是太累了,才看到幻覺,絕對是……」一直低聲重複念著,彷彿在催眠自己,更像是要讓自己安心。
 
被遺留在書桌上的小小人兒,注視著床上默默忙碌的人,當然,那些話一字不漏地聽了進去。他沒有因為那些話而生氣,反而深深地凝視著床上的少年,紅瞳裡流轉了不明的思緒。
 
 
 
 
翌日,劃破這靜謐早晨的是刺耳的鬧鐘聲,只是下一秒啪一聲,盡責的鬧鐘被毫不留情地賞了一巴掌,乖乖閉上了嘴,不敢再放肆地喧譁。
 
手的主人躺在床上伸了一個懶腰,睜開一隻眼睛瞄了瞄時間,隨後一個用力閉上後,就睜開眼睛並坐在床上,打了個呵欠,搔了搔凌亂不堪的雞窩頭黑色短髮。
掀開棉被,少年有些搖搖晃晃地走進浴室,十分鐘後清醒地走了出來,來到衣櫃前,抓了襯衫、褲子,手腳麻利地把睡衣脫掉,旁若無人地換起衣服。
 
照了照鏡子,確定身上的衣服都穿戴整齊,頭髮也平順乖巧地貼好,少年露出一抹滿意的微笑,只是下一秒,他的表情扭曲了。
他瞪著鏡子裡自己左後方的位子,那裡,有一道小小的影子,赤紅色的眼睛同樣看著鏡子裡的他。
 
他迅速回頭,卻不見方才注視著自己的小小人,他輕吐一口氣,大概是自己眼花、看錯了吧。只是,在他轉回面對鏡子時,他驚訝地往後退了一小步、倒抽一口涼氣。
 
「唔啊!」
 
「嗤。」
 
本來的驚嚇因為對方的嘲弄而消失不見,轉而由不滿取代。
你嗤什麼嗤!少年在心裡憤懣地腹誹著。
 
那小小的人此時就飄浮在鏡子與少年的中間,盤著腿雙手放置在腦後,紅眸直視著少年,那表情看起來像是看透了對方在想什麼。
 
「你是誰?」收起剛才的吃驚,少年拋出一個問題。
 
「我是冰炎,是蜜豆奶精靈。」
 
「欸?」
 
少年的臉上寫滿問號,這世上真的有精靈的存在?所以昨晚看到的不是做夢?更不是因為太累出現的幻覺?不過精靈怎麼沒有翅膀和尖耳?滿頭銀髮,難道是精靈中的老老人?和他溝通會不會有代溝啊?
 
啪!
 
精靈忍不住賞了喚他出來的人一巴掌,不管少年的哀號抱怨,他解釋:「每一種飲料都有一個精靈存在,只要在滿月時讓月亮的倒影出現在飲料上,然後打散上面的月亮倒影,精靈就會出現。我們精靈可以幫喚出我們的人實現三個願望,但是這個願望不能夠影響其他人。」
 
「哦……如果那個精靈已經被叫喚出來了,其他人可能再喚出來嗎?」
 
 「不可能,只要那個精靈已經有主人,就不可能被叫出來。」頓了頓,「如果那種飲料的精靈不存在了,也就不會有精靈出現。」
 
「嗯……」雖然覺得最後一句有些奇怪,但少年瞄了一眼時鐘後,發現不趕快出門不行,就招呼著冰炎、拿著背包就往上學的路步去。
 
一路上,小精靈就大搖大擺地坐在少年的肩頭,毫不避諱。
 
「冰炎你不躲起來嗎?這樣被看到怎麼辦?」
 
「我有隱藏起來,一般人看不到我們。」
 
「那就好。」
 
少年瞥了一眼悠閒坐著的冰炎,那張臉真的很好看,他想。上天真的很不公平,竟然讓這張臉存在!小小的三頭身很可愛,搭配那張俊臉,不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什麼?他深深地覺得創造者的不公。
但是換個角度仔細想想,若真的要非常公平、一分一毫都不能有差別的話,那每個人一定都要長得一模一樣,連身高體重三圍也相等,那這樣的世界……少年稍微想像了一下,他覺得……好恐怖!
 
每個人都是銀髮紅眼、俊美好看,雖然很賞心悅目,但是數量一多,真的是有夠噁心的!不僅如此,自己的孩子、孫子,更甚至是老婆也都和自己一個樣,光是想像他就打了好幾個冷顫,這樣的世界太可怕了……
 
突然,原本穩穩坐著的冰炎一個縱身跳躍,小小的手掌毫不留情地朝著少年的額頭巴過去,好看的眉緊皺著,像是很受不了。「好吵。」
 
少年驚恐地看著在空中俐落轉了一圈、落在自己肩膀上蜜豆奶精靈,在心裡無限的孟克吶喊:你是鬼!這麼小一隻手勁這麼大!一定是開外掛!不然就是偷練失傳已久的鐵砂掌!啊,其實你就是鐵掌幫幫主對不對!
 
冰炎瞪了少年一眼,又緩緩低下頭注視著自己的右手。握緊、攤開、握緊,似乎在猶豫著要不要再送對方一巴掌,或是一拳。最後他只是深呼吸一口氣,強壓下動手的衝動,緩緩開口詢問早該知道卻遲遲不曉得的事情。
 
「你的名字?」
 
「咦?我沒有說嗎?」少年疑惑,「我是褚冥漾。」
 
低低重複了一遍對方的名字後,冰炎說:「請多指教,褚。」
 
耳畔傳來這句話,褚冥漾揚起暖暖的笑容。
 
「請多指教,冰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