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7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命定之人02

 ★
 
「然後漾漾你就把他撿回來了?」戴著眼鏡,穿著紅色服飾的男生瞪大雙眼。
 
「果然是漾漾啊!」金髮碧眼的女孩笑說,將視線移到銀髮的陌生人身上時,馬上變成愛心。「不過好帥……」
 
「漾漾你忘記你之前撿到的安地爾?他給你惹了多少麻煩你都忘了嗎?」開始像個老媽子似的不停碎碎念,這是繼他哥之後,第二個會被他念的人。只有他在乎的親人、朋友,才會有這樣的待遇。否則,誰管你死活?
 
「……算了,與其分析給你聽,不如幫你多注意。」推了推眼鏡,「我想漾漾你應該都知道,只是你不喜歡從一開始就把人想得很壞,所以都會選擇相信人,這是你的優點卻也是缺點。」
 
「千冬歲,謝謝。」露出可愛的笑容。
 
「咳!」不得不承認,漾漾笑起來真的很可愛,連他都會忍不住臉紅。千冬歲有些尷尬地換了個話題。「要不要先介紹一下?」
 
「千冬歲,他是……」
 
「冰炎。」
 
褚冥漾有些訝異,但不是因為話被打斷,而是跟方才聽到的名字不同。他納悶地望著對方,偏著頭不解。
 
冰炎以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解釋,「冰炎」是對外的稱呼,是假名;而「颯彌亞」才是他的本名。
至於為什麼他會給對第一次見面的人真名,他也不明白原因,不,他想或許是因為對方對他溫柔的笑了,且不貪圖他任何的一切,所以打從心底對這個人產生了信任。
只是,在他心底,似乎不只有這樣的情感,反而有一種更深更純更濃的感情正在萌芽。他很清楚那是什麼,在叫做千冬歲的傢伙因為褚的一個笑容而臉紅之後,他就什麼都明白了。
 
正要介紹萊恩的時候,褚冥漾一度以為人沒有來,想自動跳過去的時候,空氣中飄浮的飯糰讓他明白對方其實存在,只是存在感太為薄弱就是了。
 
等彼此都介紹過後,千冬歲不客氣地問:「你從哪裡來?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不,等等!」倏地無聲觀察幾秒,千冬歲語出驚人:「你——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對吧?」
 
本來想阻止千冬歲咄咄逼人的口吻的褚冥漾,在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愣住了。更正確地說,除了說出這句話的千冬歲,以及當事人的冰炎沒有太大的表情之外,其他人全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就連消失的萊恩也因為那震撼人的一句話而短暫抖動浮現出來。
 
「從服飾來看,我們這裡完全沒有這類型的,也不是其他國家的民族衣服,這我很肯定,可不要小瞧我們情報部收集的資料。」反光的眼鏡,是他充滿自信的象徵。
 
「聽千冬歲這麼說,剛才遇到敵人時,他的攻擊方式也很特別,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看著木屋的最頂端,褚冥漾開始回憶。
 
此刻,冰炎像是動物園裡的動物,只能任由他們幾個圍著自己打轉,還一邊拿紙筆作筆記。他實在是不喜歡被人這樣猛盯著看!
正當他想要發怒時,一個畫面忽地闖入腦海。
 
「……是霧。」嘴巴喃喃唸了這兩個字,隨後他便解釋。
 
冰炎描述著在半夢半醒時曾出現過大片的霧,那片霧出現的很不正常,而且異常的濃。只是當時的他太過疲累、沒有仔細去思考。
 
其實,冰炎有想過可能是因為那片霧讓他穿越到古代。
從褚冥漾服裝上的花紋,他知道這是八百年前特有的,不過關於服飾上的資料記載不多,所以他也就只知道這一項。其他的,他大部分是從和他們交手的對方身上找到的。
鬼族國,喜好戰爭殺戮的一個國家。這一任的國王不務正事、酒池肉林,反對他的就要有心理準備雙手奉上自己的生命。享受斬殺生命的他,總是對周圍弱小的國家發動攻擊,直到被白陵國打敗,轉而怨恨擊敗他的國家,以及領軍的那個人。至於那個人是誰,史書上並未記載。
他們的特色是灰衣灰髮,衣服、褲子、帽子,甚至是所有的一切,都有著骷髏頭的圖案,相當好認。
 
「那就沒錯了……」
 
「千冬歲?」
 
「漾漾,你記不記得我曾經和你說過一段預言?」
 
「記得……等等!」褚冥漾瞪大雙眼,「不會就是他吧?!」
 
「照這個情況看來,是。」給予肯定的點頭。
 
「可、可是,千冬歲你不是說是一隻獸?」這個怎麼看都是人吧?
 
「我也很納悶……」下意識又推了推眼鏡,精明的雙眸直盯著冰炎。
 
「沒關係啦!這個很帥呢!」唯一的女生眼冒愛心。
 
冰炎望著他們一來一往的對話,忍不住插嘴問預言內容到底是什麼?
 
「霧與湖,墨色與白色的精靈和獸王族的混血,緣分與命運,即將轉動。」
 
聽完,冰炎完全明白是他們誤會了。
在遠久以前的年代,尚未有什麼種族之分,科技也還不是很發達,總認為所有族群是一樣的,直到很久以後才會明白其實是不同的,能力上也會有些許的差異。
不過那都是現在的未來式。
 
簡單地對他們說明了血統的問題,雖然有人驚訝到飯糰都掉在地上,但普遍來看,他們接受度很高。或許是他們深信著,不可能的事也總會有可能的一天這種樂觀的想法吧。
 
「不過颯……冰炎你打算怎麼辦?」褚冥漾墨瞳滿是擔憂,瞬也不瞬地望進美麗的紅眸裡。
 
聳肩,「既來之,則安之。」
 
他才不會擔心這種問題。
既然上天安排他來到這裡,就是有要他做的事,或者是……眼前這個單純到有點蠢的人。面對敵人的他,和面對友人的他,完全相反的兩種面貌,他對他實在很好奇。而且光是看著他,心裡就會產生悸動,他很明白那是什麼,且樂於接受。只是在這遠久保守的時代,對方能接受嗎?
很快地,他便發現這不是問題。
 
「歲。」
 
一個穿著紫色衣服的人出現在門口,面容十分的眼熟,和千冬歲幾乎一模一樣。不過,冰炎覺得對方看起來像是一隻老謀深算的狡猾狐狸。
 
褚冥漾很快地替對方和冰炎相互介紹,冰炎這也才曉得對方和自己年紀一樣,比其他人大兩歲。比較意外的是,他和弟弟千冬歲是一對戀人。這讓冰炎曉得,不論在怎樣的時空背景,相愛是不分性別的。
 
之後,冰炎也才明白為什麼每個人衣服的顏色不同。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工作性質。像是穿著藍袍的喵喵,是負責醫療方面事宜;紅色的千冬歲是收集情報、資料等後勤的工作,但實際上他也有著不容小覷的實力,只是因著個人興趣,選擇了情報部;白、紫、黑則是負責對外,依能力不同負責不同層級的工作,以黑色為最高。這些是在宮殿工作的人才會有的袍級之分,一般是沒有的。
 
由於天氣晴朗,喵喵建議大家到外頭享受下午茶,感受許久未佇足的悠閒,以及彼此都快忘記的歡聲笑語。
一行人來到湖邊草地,褚冥漾吃著喵喵做的蛋糕;萊恩忙著吞下一個又一個的飯糰,千冬歲及夏碎則吃著小糕點配著茶,舉止優雅;冰炎則接過袖珍型三明治,他不嗜甜;喵喵則兩隻手指頭拿著餅乾,邊吃邊分享最近的趣事。
 
只是,這樣美好的時光,總是有不知好歹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擾。
 
「為什麼?為什麼就是不能讓我享受一下和朋友相處的時光?為什麼就是非得來打攪?」
 
現在的褚冥漾只有滿肚子的不爽,通常在他極怒時,他會笑得很燦爛,不過只會出現瞬間,因為他的耐性通常下一秒就告罄了。那極燦爛的笑容宛如曇花一現,眨眼即逝,同時代表著怒氣來得快,去得快。
 
只見褚冥漾緩緩起身,身旁的其他友人依舊故我地吃著喝著聊天著,絲毫不擔心褚冥漾會不會受傷、需不需要幫忙。他們深信著,因為褚冥漾的能力他們再清楚不過了。
 
冰炎本來想講些什麼,無奈說了也沒什麼用,又幫不上忙,索性就坐著觀摩、從旁學習。
不過看著看著,他發現到,褚冥漾並不快樂。
在面對敵人的只是冷漠與淡然的面具,望進那美麗的墨色眼瞳,便會發現無奈以及……渴望——解脫束縛的渴望。
 
那是想逃離現況的眼神。
 
紅眸裡映著這樣的褚冥漾,讓他很揪心。
在對方16歲的這個年紀,自己只是認真的學習、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偶爾被父親逼問什麼時候要交女朋友,或哪個女生不錯需不需要他介紹這類的事情。
到底是要在怎麼樣的情況下,才會顯露出疲憊、想逃離,甚至是擺脫一切的渴望?
 
他蹙眉思索著,連人已經站在他前面了,他也毫無所覺。
 
「皺著眉頭會老的快喔!」
 
「褚,你……快樂嗎?」有些猶豫,但還是問了出口。
 
那時,褚冥漾只是笑而不答。
他旋過身便繼續和友人們嘻笑玩鬧,冰炎只是在一旁默默地觀察著。
他明白,這時候的他,是快樂的。
或許,他快樂吧。
 
 
當晚。
 
「為什麼你會發現呢?」
 
「因為我一直注視著你。」
 
聰明的冰炎很快就曉得褚冥漾指的是哪件事了。
他回答的答案也很妙,明明兩個人是今天第一次見面,這個「一直」也太短暫了點吧?但聽到這句話的褚冥漾卻也沒有懷疑,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冰炎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很認真的。他不認為冰炎會開這種無聊的玩笑話,所以,肯定認真。
 
「冰炎,你……」
 
「颯彌亞。」紅眸淡淡地望過去,很是確定。「名字給你,是為了讓你喊。」
 
「可是千冬歲他們……」
 
「他們是他們,你是你。」
 
既然本人這麼堅持,褚冥漾便不再辯駁,乖巧地妥協了。
他們回到原來的話題,褚冥漾說他不討厭那樣的自己,但如果可以,他還是想做真正、原本的自己。他並不喜歡殺戮、流血、受傷,大家都是人,都只有一條寶貴的生命,為什麼要把短暫的人生浪費在無聊的事情上?
他明白,偶爾的流血衝突是萬不得已,但有時候卻不然。總是有一些人,以奪去他人的唯一為樂。
 
冰炎只是默默聽著,當一個稱職的聽眾。
他明白對方現在需要的是一個傾聽者,等發洩過後、明白過後,他便能站在對方立場去思考,也比較能給予建議或從中發現盲點。畢竟,人最看不清的,還是自己。
 
褚冥漾一一述說,而冰炎靜靜聆聽,只是越聽越吃驚。
果然是身處在不同時空背景的人!
 
自己比對方年紀稍長,雖然只是兩歲的差距,心智上的年齡卻不曉得差了多少!
是環境使然,是紛亂使然,是自責使然!
在一切的迫使、無奈、不得已之下,褚冥漾只好成長,成長成這個時代所需、眾人之所能託付的人。縱使他不排斥這樣的成長以及自己,但內心深處仍是渴望單純的生活著。除了快樂還是快樂,除了幸福依舊是幸福,如此簡單。
但是,簡單的總是最為困難。
 
面對這樣的褚冥漾,冰炎在心裡暗暗發誓,他會實現褚冥漾的這份想望,保護他並且守護的他心,讓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前提是——他要先變強!
強到可以為他擋下所有的一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