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命定之人05



就因為有體會過,所以才更不願意下手。

記得還小的時候,褚冥漾總是調皮地喜歡到處亂跑,在尚未紛亂的那個年代,是可以的。但一年後接踵而來的綿延戰禍,完整的自由是不存在的。為了活下去,犧牲一點自由是在所難免。當時,混亂的當年,小孩子被強制待在家裡不准亂跑,然而,正值好動的他們,怎麼可能因為這樣一個警告就定下心?而褚冥漾便是其中一個。

趁著大人在忙著商討事情的時候,藉著自己的矮小體型輕鬆地通過了破裂的牆角上的洞,來到了城牆外。小心翼翼地左右張望著,他最後選擇防守就為鬆散的右邊,直直地跑了過去。沿途雖然有遇上幾個守衛,但那天不知道是運氣特別好還是怎麼樣,全部的危難都被褚冥漾給躲過了,不是碰上有阻擋物或小洞,就是那個人剛好被其他人叫去幫忙。

如果知道最後結果是那樣,他寧可被抓回去痛罵、懲罰,甚至是禁止甜食他都願意。
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褚冥漾邁著短短的腿,左腳右腳左腳的不斷跨步。他曉得右邊的路會通往一大片的森林,在炎炎的夏日,那裡是個不錯的好去處。一想到濃密的樹葉高掛、底下大片陰影所圍成的區域,置身於那裡,彷彿待在天堂,消暑又解熱,真是夏天的解熱劑。
光是想像那個畫面,走路所帶來的炎熱似乎降了些,不再那麼難受了。

露出可愛的酒窩,只是試想著等一下的涼爽,褚冥漾的腳步更加地迫不急待了。

終於,小小的身子來到大大的綠林。濃林密蔭下,陽光勉強撒了下來,刻出粒粒金黃。
哼著不成調的兒歌,褚冥漾一蹦一跳地往深處去,嘴角揚起的弧度和在面對甜點時一樣,甜得快滲出蜜了。

年紀小、閱歷淺、警覺性低的孩子,根本不會留意到隱藏在樹後的陌生人影,更不會發現影子上面還有另外一個影子。
他們只知道自己的心情,只在乎自己想要的東西。

越往深處走,圓圓的光點變成了絲絲光線,小路也越來越暗,但卻越發地涼爽。
這時的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正逐漸步入危險中,更讓他在意的人陷入危機——

此刻,褚冥漾緊靠著冰炎,表情平淡地敘述著過往,只是聲音裡,藏不住悲痛以及對小時候的自己的憎厭。
冰炎只是用著有力的雙臂摟住人兒,憐惜又心疼。那是他沒有參與的過往,但未來,他能保證,一定會有他的身影存在。

故事還在繼續。
當褚冥漾明白自己有多麼愚蠢、多麼幼稚,事情早就發生,更無法挽回,一切都是在那不斷淌落的刺眼腥紅,滴答滴答聲中,敲醒了現實的殘酷。

沒有疼痛感,世界彷彿同時也靜了,直到鮮血承受不住地心引力的誘惑而奔向它的懷抱,觸碰到的瞬間,聲音回來了。
小時候的他,不明白為什麼喜氣的顏色在此刻竟然異常的刺目,艷紅的色彩讓他害怕,身體無法抑制地顫抖著。

在絢爛的顏色下,他覺得他會失去什麼,而他,最後真的失去了。

感覺不到疼痛,是因為有人替他擋下,擋住了皮肉之痛,卻擋不住的是往心上狠狠刺上的那一刀!
那一刀很深很深,傷在看不見的地方,沒有藥可醫,只能讓時間輕柔地撫慰、結成一道醜陋的疤。

當下,懊惱、悔恨浮出,重重撞擊他的心。為什麼那時候的他不乖乖聽話?如果待在家裡這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可不可以重來,這次,他一定會安靜待著,不吵也不鬧,可不可以?

可惜,時間就是一條河,永遠不懂得逆流而上,只曉得不斷向前行。
褚冥漾的願望無法實現,只能面對時間的殘酷帶給他的衝擊,與難以忍受的結果。

淌著血、為自己擋下傷害的人笑著,輕輕摸著小小的腦袋,替小巧的臉抹去縱橫的淚水。溫柔的手指滑過臉頰,小小褚冥漾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淚水攻佔了整張臉。
一滴一滴,滴滴滴在那鮮紅的血灘上,濺起小小水花,紋上陣陣漣漪,也在那小小心靈上,刻下了自責的記號。

聽到這裡,冰炎忍不住提出疑問。

「那最後你是怎麼脫身的?」

「這個啊……」

原來,早在對方以身體擋下攻擊、護住他的時候,皇宮裡的士兵也隨之到來。
只是,慢了一步。

致命的傷口讓生命力迅速流逝,然而和褚冥漾滿臉鼻涕淚水的表情相反,受傷的那人不僅臉上沒有浮現出一絲疼痛、怨懟及恐懼,反而是平和、溫柔與微笑。彷彿他根本沒有重傷,宛若一切只是一個玩笑罷了。
只是對方逐漸冰冷的身軀和意識逐漸被抽離,在在顯示出不久後即將離開人世的警訊。

褚冥漾永遠不會忘記,那人是帶笑離開的。

「……都是為了保護貪玩的我!都是我讓然沒有爸爸!都是我害死舅舅!都是我!!!」

褚冥漾悲痛地抱著頭,淚水再次潰堤,整個人瀕臨崩潰邊緣——

冰炎制止著褚冥漾狂亂的舉止,以及那自殘的行為。他曉得褚冥漾心裡很痛很痛,痛到必須以痛止痛。雖然不認同這樣的行為,但他畢竟不是對方,無法光靠想像體會那樣的哀慟;若是要他作為一個旁觀者,任由對方宣洩,他也做不到。

「如果我不存在該有多好!該有多好!!」

被圈禁在冰炎雙臂間的褚冥漾,憤怒絕望地吼著,同樣的話不停地重複,宛若壞掉的唱片,只會播放著同樣的段落。
決堤的眼淚,無力的搥打,心裡頭的傷痕怎麼樣都無法減輕疼痛、無法癒合,只能任由其紮根,然後,腐爛。

冰炎輕輕拍著褚冥漾纖細的身軀,他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安慰,更或許,什麼都不用說,這樣就是最好。
或許是累了,懷中的掙扎動作漸緩,只聽到癱軟在他懷裡的褚冥漾幽幽地繼續道來。

「……我不懂為什麼……」茫然的語氣,「然不責怪我、姊姊不罵我,更甚至是……舅舅……為什麼他是笑著的……?」

幾秒的寂靜瀰漫,對等著答案的褚冥漾而言,猶如一世紀般的漫長。

冰炎將懷中人兒擁得更緊,他很高興對方告訴他那梗在心尖上的往事,也明白對方的那道傷會真的結痂,而不是表面癒合、藏在下面的部分繼續潰爛。
俊臉湊到對方耳際,他只是用著充滿感情的嗓音,薄唇輕吐出幾個字——

「以後,你會懂的。」



自從那一天之後,兩人的關係急速拉近,平日裡也多了不少親暱的動作。
但是,沒有人告白。

簡單的說,兩人的關係一直維持在曖昧階段,沒有正名。
牽手、擁抱、親吻、同床共枕都有,就是沒有一句「我喜歡你」。

只是,這樣的情況就在某一天,平衡被破壞了。

那一天,一如往日,褚冥漾和冰炎剛處理完上頭交代下來的事情,正準備要打開木屋的門、回到他們溫暖的小窩時,千冬歲出現了。
一向冷靜的他,臉上是難得的慌張。這讓褚冥漾很擔心,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夏碎出事了。

聽到褚冥漾這樣問,千冬歲緩緩地搖了搖頭,低聲說了句:「哥沒事。」隨後和冰炎道了個歉,拉著褚冥漾就往外走,而褚冥漾也順著千冬歲,跟著離開。

離去前,褚冥漾讓冰炎先進去洗澡休息,他等等就回來,要他別擔心。

之後,就變了。

冰炎明顯感覺到對方的態度有很大的轉變。

這陣子的親暱不再,褚冥漾也變得異常沉默,墨色的眼染上濃濃的不安以及焦慮。就算開口問也是白問,對方根本不理睬他這個問題,每當他一提出,褚冥漾就選擇性失聰、裝作沒聽到。
誘哄拐騙都沒用,褚冥漾的嘴就像是貝殼,不開口就是不開口。

還不只這樣。
最近上面給的任務,只要危險度極高的,褚冥漾就極力反對冰炎跟去,明說沒用就偷跑,幸好他的警覺性經過這裡的磨練提高不少,甚至已經比對方還來得高了,否則,以褚冥漾貓一般輕盈的身手,他大概是不會察覺到。

最讓冰炎不能接受的,是褚冥漾故意疏遠的冷漠。
親暱舉動沒有也就算了,雖然會有些不滿,但基本上他們就還不是那樣的關係……他是打算過幾天在向褚冥漾告白,順便把人永遠綁住,但如今可能得暫時延緩這個計畫了。
明明就不想要這樣,為什麼要做違心之事?冰炎不解。

那天,他們到底是談了些什麼?



「褚,你想要去哪?」

「亞……」

「別想甩下我。」

褚冥漾無奈地嘆口氣。
這麼長時間相處下來,他多少也摸清冰炎的脾氣,說一就是一,十分固執。明白自己不可能獨自一人前往,他只好等著對方起床梳洗,一道前去。

俐落地從床上爬起,有意無意地瞥了對方一眼,確定他不會留下自己一個人出發後,冰炎便快速走進浴室盥洗、換衣。

穿上黑色袍子的冰炎走到褚冥漾身邊,與之並行。

兩人來到森林深處,樹葉繁茂,將陽光幾乎都遮掩住了,視線也不是那麼清楚。如果有敵人埋伏偷襲,這裡絕對是絕佳的場所。自己的影子和樹的陰影完全融合,密密麻麻高大的樹幹是藏身的好地點,加上這裡光線不足,視力範圍有限,所有的一切都對埋藏者有利。
敵暗我明,這可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從一踏進晦暗的陰影裡、逐漸遠離背後的陽光,冰炎一直維持高度警戒。
風呼呼吹過,樹葉沙沙響起,有心人只要利用這些聲音,絕對可以輕易掩藏住細微的腳步聲。

冰炎打起十二萬分戒心,略為落後褚冥漾一步之距,好方便看好眼前的人,不讓他受傷。同時間,他的右手不經意放在口袋上,像是在確認什麼,最後安心似的將手移開。

什麼事都沒發生。

一切都平和的不太尋常。
冰炎甚至是注意到,這裡沒有一隻鳥存在,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其他的生物。
光就這一點就很不對勁。

褚冥漾也有注意到,正想停下步伐、詢問冰炎意見的時候,突如其來的一股力量將他撲倒在地。
身上的重量與溫度,以及他想念的那股清香,他知道是專屬於冰炎的。然而,現在不是眷戀的時候,不,是他早該捨棄、不能再留戀了。

掙扎著爬起身,他發現方才的位子上留有一支箭。若不是冰炎反應快,那支箭現在應該是插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刺入泥土。

「敵人不多,當中的弓箭手比較需要留意。」雖然視線不是很好,冰炎還是能掌握情勢,況且,對方的條件應該也是一樣的。只是,那名弓箭手就麻煩了點。

「嗯。」

恢復慣有的冷靜,褚冥漾淡淡地掃過四周。
一點鐘方向有一人,七點鐘和十點鐘方向各有兩人,五點鐘的地方則是有三人。一個起步,褚冥漾先是往人最多的地方跑去,邊移動邊抽出自己的愛劍。

冰炎也不遑多讓,拿出烽雲凋戈,便往七點鐘方向衝,手起刀落,很快地就解決了敵人。

眼見對方只剩一人,褚冥漾飛快地跑了過去,不給他逃跑的機會,在專注著前方的蟬的同時,絲毫沒有察覺到背後躲著的黃雀。
一支箭就這樣朝著褚冥漾飛奔前進,等他注意時,已經慢了一步。

回過頭,褚冥漾只見一個銀色的弧度溜過眼前,然後箭就這樣狠狠穿了進去,最後映入眼簾的是鮮紅的色彩以及那一聲碰的倒地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