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命定之人06(完)

 ★
 
褚冥漾愣住了。
 
本來追逐的敵人趁勢落跑,沒有趁勝追擊的原因是森林裡多了不少的腳步聲,而他很清楚,這並不是和他們同一陣線的聲音。
另一處也傳來了沙沙的聲響,聽著那聲音,估計只有一人,照方才箭射來的方向,九成九的機率是那名弓箭手。
 
確認處境暫且安全後,褚冥漾癱軟在地,顫巍巍地探出手,搖晃著替他擋下那一箭的人。
 
「亞……」聲音也在顫抖,宛如是找不到母親的孩子,很是不知所措。
 
「褚……我沒事……」伸出大掌輕撫著褚冥漾的臉頰,嘴角勾起笑容。
 
「為什麼……為什麼還笑得出來……為、為什麼要替我擋箭……?」褚冥漾哽咽著,淚水早已不受控制地滑落下。
 
「笨蛋,因為我愛你,更甚至愛過我自己,就和他們一樣。」真的很傻,竟然還不明白。
 
聽到突如其來的表白,褚冥漾先是微微愣住,隨後紅著臉回覆。「我、我也喜歡你……」
 
冰炎輕笑出聲,眼前的人兒真的是很可愛。
抬起右手來到口袋,將裡頭讓口袋鼓起的盒子拿出來。
 
盒子被打開了,裡面靜靜躺著一對戒指。大方俐落的設計,可見設計的人花了不少巧思。
褚冥漾從來沒有見過這類型的款式,聽冰炎解釋後他才曉得,這是對方為他們兩個設計的。冰炎特地請師傅幫他訂製,兩人花了不少時間在討論上;而材料也是最好的,冰炎透過每次和褚冥漾完成任務的錢,一點一滴慢慢存起來的。
 
就是因為這對戒指,冰炎才一直沒有開口告白。他想等到戒指完成後,再向對方表明心意,順便將人永遠套住在自己身邊。
不過世事難料,因為褚冥漾突然轉變的態度,而遲遲拖到現在。
 
「嗚……亞……」
 
「傻瓜,別哭了。」細長的手指溫柔地拭去晶瑩的淚珠。「和我在一起一輩子,好嗎?」
 
「好,只要你好起來,我們就一直在一起!」
 
兩人互相替對方戴上戒指後,冰炎掛著幸福的笑容昏死過去了。
 
 
冰炎這一昏迷就是兩天,經提爾的說明,最主要是因為冰炎胸前的項鍊才沒有因為那一箭而致命,但還是傷得不輕,鮮血汩汩流出像不用錢似的。
 
將人帶回去醫療部的那一天,褚冥漾就一直守候在冰炎身邊,直到他醒來。他不是盯著冰炎蒼白俊美的臉龐發呆,就是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不吃也不喝。若不是千冬歲他們硬逼著褚冥漾吃一點東西,下一個倒下去的人大概就會是褚冥漾了。
 
等待的過程,很是漫長。
褚冥漾不曉得對方什麼時候會清醒,希望對方醒來時自己是第一個知道的。在等待的時候,他想了很多,若是冰炎就這樣一睡不起,那他該怎麼辦?心底深處,他早已養成對冰炎的依賴,一顆心也早就繫在對方身上,他很清楚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他厭惡自己。
厭惡因為害怕對方突然的離去,而選擇壓抑情感、保持淡漠的自己;厭惡只懂得縮在自己的貝殼裡,不敢面對感情、害怕受傷害的自己。
 
那天和千冬歲的談話內容,他意識到對方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只是意外闖入者,或許是個過客,也可能是個永久居留者,但是,誰都無法肯定。
這讓他下意識想和冰炎保持距離,好減少哪天對方突然消失的空虛寂寞,以及孤獨害怕。只要不要放太多的情感下去,受到的傷害就會少一點吧?
 
還有一點,就是千冬歲帶給他的預言。
那段預言的意思是褚冥漾最近會失去一樣很重要的東西,可能是物件,也有可能是……人。所以褚冥漾想,只要自己一個人去解決艱難危險的任務,就不會害到任何一個他所在乎的人,不論是家人還是朋友,都不會。
 
但,他還是害到對方了,讓對方面臨生死關卡。
 
雙手緊握對方棉被底下的手,褚冥漾虔誠地拜託著——
 
快醒來吧,求求你!
這一次,我會懂得去珍惜現在——
求求你不要離開我!
求求你——
 
 
冰炎醒來了。
 
樣子很虛弱,但是他不在乎,只是微微轉動著腦袋,想知道自己現在在何處,以及自己心心念念掛懷的人,是否好嗎?
 
偌大的空間,放眼望去瞧不見半個人影,直到視線來到右邊的時候,他才發現掛念的人就在他的身邊。想移動右手碰觸對方的睡顏,這時他注意到自己的手被人緊緊握住,像是只要一鬆手,就會永遠失去似的。
 
嘴角泛著笑意,他想起昏迷前的對話——他終於是他的了!
 
想看褚冥漾的臉,冰炎輕輕翻了個身,好讓對方的面容映入眼簾。但或許是因為這樣輕微的震動,褚冥漾被驚醒了,睜著一雙還在迷茫的墨眼,呆看著冰炎那載滿柔情的赤眼。
 
「褚,早。」冰炎緩緩坐起身,久未進水的喉嚨,吐出來的聲音是沙啞難聽的,但對褚冥漾而言,卻是最好聽的天籟。
 
「亞!」褚冥漾不顧一切,撲進了冰炎的懷裡,絲毫沒有想過這樣做可能會讓對方的傷口裂開。
 
「別哭了,好嗎?」安撫著懷裡的人,一下一下拍著對方的背,像在哄著嬰兒入睡一般。
 
似是哭夠了、宣洩完了,褚冥漾抬起爬滿淚痕的小臉,露出燦爛靦腆的笑容。
紅撲撲的臉頰、泛著水光的黑曜色眼睛,冰炎克制不住自己,往那紅嫩的小嘴襲去。
 
兩人的唇緊密地貼合在一起,冰炎一手摟著對方纖細的腰肢,一手放在對方腦後,逐漸加深這個吻;褚冥漾的兩隻柔荑也來到冰炎的肩頸,環繞著,雙腿也爬上了病床上、跨坐在冰炎的腿上,想和對方進一步地貼近。
 
冰炎沒費多少力氣就敲開了褚冥漾的貝齒,快狠準的捕捉到對方的小舌,挑逗、誘惑地勾引對方與之嬉戲、纏綿。大掌來回撫摸著褚冥漾的腰,時不時輕捏,有越來越往下的趨勢……
 
正當褚冥漾因為這個熱吻快要喘不過氣、不斷拍打對方以示抗議時,門被打開了,來人除了獅頭的提爾,還有褚冥漾的友人千冬歲及喵喵,至於萊恩,大概就在後頭、飯糰飄浮的位子吧。除此之外,還有不認識的一男一女以及背後為數不多的護衛。
 
「褚、冥、漾!你現在這個姿勢能看嗎!還不快下來!」不認識的美麗女子率先開口,嚇醒了因為突發狀況而暫時陷入當機的褚冥漾。
 
紅眼淡淡瞄過去,本來想讓褚冥漾不要理她,但隨後聽到褚冥漾對對方的稱呼,那一句話就硬生生鯁住、吐不出口。
 
俐落地翻下床,褚冥漾吶吶的開口:「姊……」
 
「漾漾啊,你怎麼好像瘦了?有沒有好好吃東西?」
 
「然表哥……」
 
「難道,漾漾你還在糾結那件事……?父皇的死去不是你的錯啊!這是他的選擇,他不後悔,我們卻因為這事來責怪你,這不就等於否定了父皇的這個決定?」名叫然的男子急急地說:「而且我們愛你,更甚至愛過我們自己,但你卻這麼不珍惜自己……你……」
 
話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他看見褚冥漾的淚水。
 
這個小表弟自從舅舅、也就是他的父親因為保護他而過世後,就每天不停地鍛鍊自己、讓自己成長茁壯,到如今已是鮮有敵手了。那一天過後,愛哭愛笑的他,變得喜怒不是那麼明顯,唯有放鬆的時候才會恢復原來的本性。這一切然和褚冥玥全看進眼裡,和對方說不是他的錯、希望他能釋懷,無奈褚冥漾根本聽不進去,他們無可奈何,也只能多注意對方、就怕他想不開。
 
如今,在這個場合下,褚冥漾輕易落淚了,這是不是表示小表弟對當年那件事已經慢慢放下了?不管怎麼樣,他這個可愛的小表弟真的該好好哭一場,宣洩一下長年下來累積的壓力,與對自己的逼迫。
 
然想走上前去安撫表弟的情緒,卻有人比他動作更快,搶先將人攬入懷中,細語安慰。撲了個空的然沒說什麼,只是一對眸子不停地打量著床上銀髮、看起來還有些虛弱的人。
他知道對方是誰,從千冬歲那裡得到不少情報的他,對對方並不陌生。
 
不在意對方近乎敵意的打量,冰炎只是輕哄著懷裡的寶貝,腦中組織著方才得到的訊息。
父皇?代表這個被褚稱作然表哥的男子應該是現在的一國之君,看他穿著的衣裳與舉手投足間的氣質,加上背後那群護衛,應該是。至於這名女子是褚的姊姊,容貌上有些相似,但眼前的女子沒有懷中人兒的如水溫和,只有與他相同的自信和霸氣。
原來褚的身分是個王子呢。
 
但那又如何?他愛的是褚冥漾這個人,又不是那虛假的名稱。
 
「亞,我沒事了,謝謝……」抬起頭,對給予他安慰的人一個笑容。
 
褚冥漾只是聽到了然和冰炎說了一樣的話,而一時難過起來。原來一直以來,他都讓他們擔心了。長期以來一直被自責譴責的心擺脫了枷鎖,然說的沒錯,如果因為那件事耿耿於懷,就是懷疑了舅舅當時所做的決定。他是被愛著的,所以應該更珍惜自己,而不是做一些會讓人操心擔憂的事情,他終於想開了!
 
回過頭,露出陽光般的笑容,褚冥漾輕聲說:「然表哥,謝謝。」
 
然深深地凝視著褚冥漾,想從裡頭瞧出一些端倪,最後發現那雙眼睛是坦然、是釋懷、是輕鬆,他懸著的一顆心也放下了。瞥了一眼床上的人,然知道,是對方讓小表弟想開的,視線不經意來到兩人交握的雙手,手指頭的戒指讓然明瞭一切。對銀髮紅眼的人幾不可微地點了點頭,和對方快速交換個眼神後,回過頭和褚冥玥相視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那快速交換的眼神訴說著:就交給你了。
 
 
自從清醒後,冰炎將救了自己一命的項鍊重新戴上。褚冥漾禁不住好奇便開口向戀人詢問,冰炎沒有馬上回答他,反而是要褚冥漾親他他才願意說,明擺著一個吻換一個答案。
 
在褚冥漾害羞地在他臉上落下輕輕的一吻後,雖然冰炎不是很滿意這個吻——他希望是親在自己的唇上——但還是信守諾言告訴對方,這是自己父親送他、要他戴上的。
 
當時,他並未留意到褚冥漾聽到這句話後小臉閃過一抹黯然。
 
直到可以離開醫療部後,冰炎察覺到了不安,黑髮墨眼的人散發出來的不安。
經過他再三的詢問,這才知道褚冥漾是害怕他會像來的時候一樣突然,莫名其妙就消失不見、回去自己的時代了。
 
這個問題他也曾經想過,不過既然能跑到這裡又回去,那為什麼他不能再跑來?而且他有種很強烈的預感,他來這裡就是為了和褚冥漾相遇。他們這輩子注定會在一起,走過許許多多的年月,相偕相伴到老。他如此深信著。
 
他在對方耳畔低語,滿載深情的話語讓褚冥漾眼眶泛紅,且深深相信著。他知道身旁的男子絕對不會欺騙他。
 
我愛你。
你是我這輩子的命定之人。
就算要走,我也會帶你一起回去——
 
——命定之人,注定到死不分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