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 專屬

 寧靜的夏夜。
太陽比較晚下山,讓人有一種現在其實還很早的錯覺,事實上,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穿著寬大的白色衣服和藍色短褲,褚冥漾坐在床邊、面朝窗外,白皙的小腿晃呀晃,看著夜空中的一彎明月,雙眸也跟著彎了起來。
吹著從窗戶溜進來的薰風,褚冥漾哼哼啊啊地唱了起來。
 
從浴室走出來的冰炎,看到的就是這一幅景象。
夜色的天使哼著輕柔的小調,撒在身上的月光,形成一層淡淡的銀色薄膜,增添朦朧的美感,是如此的神聖不可侵犯。
 
這是他的戀人。
 
只不過溢滿溫柔的眼眸在看到那延著頸部緩緩滑下的水珠後,紅眸換上了無奈與寵溺。
旋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拿了一條乾的毛巾後,才緩緩步到黑髮戀人身邊。
 
米白色的毛巾放在黑髮瀑布的源頭,冰炎細長的手指熟練地替戀人擦試著仍有些濕的頭髮,指腹隔著毛巾按摩對方的頭皮。
 
「亞……」閉上眼,舒服的低喃著。
 
「真是的,不是叫你要吹頭髮嗎?」
 
「我有吹!」睜開明亮的黑眼,青蔥的手指指著一旁被閒置的吹風機,還插著插頭呢。
 
冰炎好笑地搖了搖頭,他知道他的戀人不喜歡吹頭髮,只要有「稍微」吹過,就算是有吹。
但那又如何?褚冥漾不喜歡的,他樂意接手。
 
在對方白皙的額頭落下一吻,冰炎彎腰拾起地上的吹風機,讓褚冥漾坐在椅子上,溫柔地幫可愛的戀人吹頭髮。
 

 
他們同居一年多了。
 
畢業典禮當天,除了和褚冥漾的爸媽攤開兩人的關係、得到認可外,對冰炎來說,更重要的是爭取和戀人同居的機會。
他並不像黑髮戀人那樣單純、神經大條,他隱約有察覺到白鈴慈的發現,以及默許,所以他壓根不擔心會得不到褚冥漾家人的認同;而褚冥玥和然,最難纏的莫過於他們,但只要多花點心思和他們周旋並證明給他們看,相信他們為了褚冥漾好,也會選擇接受。
 
褚冥漾讀的大學離褚家有一段距離,搭車通勤的話必須很早起,還要變換交通工具才能抵達學校。相反地,距離冰炎家就很近,更重要的是,如果褚冥漾沒有和他同居的話,他們兩人根本不可能像以前高中時期一樣,幾乎能天天見面、碰觸到對方。
為此,冰炎必須去爭取,他實在是無法忍受久久才能見上戀人一次面。
 
被搭檔知道這件事後,還被嘲笑好一陣子!
那陣子常會聽到夏碎分享和他弟弟千冬歲平常多恩愛,同居有多好多好,早上起床能有個早安吻,睡前再來個晚安吻,三不五時還可以洗個鴛鴦浴,還有他的寶貝皮膚多嫩多滑,全部都是故意說給冰炎聽,只為了刺激對方。
 
後來,他們也同居了。
生活也像夏碎說得那樣,很美好,但是不同生活習慣的兩人同住在一起,剛開始免不了會有小摩擦,看不慣對方的一些習慣會出口指責,也有過不少次的口角冷戰,最後再言歸於好。
長時間下來彼此調適著、改變著,於是才有現在的美好生活。
 
然而,小小的爭執還是有,不過偶爾吵架可以增進感情,不是嗎?
 

 
「好了。」
 
「謝謝亞!」起身,在冰炎臉頰親了一下。「換我幫亞服務!」
 
兩人交換位子,不過冰炎不讓褚冥漾站著,而是讓對方跨坐在自己腿上。
 
「亞?」
 
「就這樣吹。」
 
「可是這樣不好吹……」
 
「沒關係。」
 
「喔。」
 
既然銀髮戀人這麼堅持,褚冥漾也就乖乖地順從了,只是小臉渲染成緋紅色。雖然這裡只有他們兩個,但這樣的坐姿還是讓他很不好意思。
 
冰炎雙臂摟著褚冥漾纖細的腰肢,心想著對方吃了這麼多蛋糕甜食還是沒長什麼肉,糖分都吃到哪裡去了?
一邊思索,一邊捏著,惹得褚冥漾發出陣陣低呼。
 
「亞!會、會癢啦!」
 
沒理會腿上戀人的不滿,雙手繼續不安分的從衣服底下鑽入——
 
「嗚啊!」好冰!
 
將褚冥漾往自己的方向拉,好讓彼此能更貼近,冰炎的薄唇也來到戀人的頸部,細碎的吻瘋狂地落下,一路向下來到鎖骨,吻變成了用牙齒輕嚙慢咬,留下深淺不一的紅痕。似乎還覺得不夠,冰炎的唇繼續往下,舌頭也不甘落後地出來,舔著對方白皙的肌膚、感受著對方節節昇高的溫度。
 
「唔嗯……」褚冥漾管不住聲音,有些隱忍卻又克制不住其從齒縫流瀉而出。
 
「褚,我想聽你的聲音。」低沉魅惑的嗓音在空蕩蕩的房間響起,曖昧的語調惹得褚冥漾的臉更紅了,耳根子也不爭氣地泛紅。
 
最後冰炎頭髮到底有沒有吹乾?嘛,誰知道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