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番外 忙裡偷閒

 外頭銀雪紛飛的景色,光看就讓人覺得一陣寒意,恨不得把自己裹得緊緊,就怕一絲冷風灌入,但──這是一般情況。
身處於室內的他們,雖然不至於因為寒冷的天氣而發抖,卻也不會羨慕外頭的寒風刺骨,但若是待在很熱很熱的地方呢?只怕會想念那足以凍傷人的低溫。
 
隔著大大的窗戶,裡外各是兩種極端的溫度。白雪皚皚覆蓋的一片,被隔絕在窗子的另一邊,而這一邊則是熱氣騰騰的高溫,足以逼人流汗的溫度。
 
「哥,別、別鬧了……」
 
「歲,你這個樣子真是讓人忍不住……」貼近對方的耳邊,噴灑著自己氣息的唇吐露著誘惑的話語:「想、吃、掉、你!」末了,還伸出舌頭沿著耳骨舔了一下。
 
「唔!」
 
看到自家寶貝已經全然招架不住了,夏碎揚起了愉快的笑容。這副模樣只有自己見過呢,是專屬於自己的。想到這,笑容更大了。
不過今天來這裡是為了讓千冬歲放鬆休息,他這個弟弟,如果他不好好盯著,根本不會照顧自己,只懂得照顧別人!
 
「這樣就不行了?」不意外接到一記狠瞪,但在現在的情況下,根本毫無威力,反而讓人覺得這是誘惑。
 
「哥!」
 
「呵。」拍了拍對方的頭,寵溺地望著戀人。「我先去叫人送吃的,你可以再泡一下。」
 
「這、這個我來就好,哥你繼續……」正想起身,卻被對方制止了。
 
伸出食指抵在千冬歲柔軟的雙唇上,不讓對方說下去。「不行哦,歲今天就乖乖讓我服務吧!」故意地揉亂對方的髮絲,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頂著一頭亂髮的千冬歲,愣愣地趴在溫泉池邊,看著夏碎精壯的背影,慢慢地走出他的視線之外……
 

 
今天是聖誕節的前一天,夏碎帶著千冬歲來到山上的某家附有溫泉的旅店,兩人打算在今明兩天度過這次的聖誕節。
會決定來這裡,是因為在體育祭時夏碎贏得了溫泉二日遊的免費券,然而不是因為天氣太熱就是因為太忙,才會一直拖到今天才有機會使用。
 
兩人雖然住在一起,但是上學、睡覺的時間幾乎占了大半時間,再扣除掉吃飯洗澡學習,夏碎和千冬歲真正能擁有對方的時間很少,但是他們很滿足,至少對方一定是待在自己的身邊。
 
只是,偶爾會有點欲求不滿。
 
這樣的情形不只發生在夏碎身上,千冬歲有時候也會。
夏碎會忍到周末再一口氣爆發,導致兩人常常在床上度過那日;千冬歲則是會變得很愛撒嬌,通常是一句話不說地依偎在夏碎的身旁或是主動抱住對方,感受著彼此肌膚相貼傳來的溫度的那種真實感。
 
所以,當夏碎決定和千冬歲兩人獨自過著佳節時,後者也不反對,反而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好久沒有放鬆了,就趁聖誕節放假的這兩天,認真休息一下,也遠離一切擾人之事、過過兩人世界。
 
只是在離開家前,千冬歲沒注意到的是,夏碎撥的那通電話,以及嘴角那不懷好意的笑容……
 

 
回憶完來這裡泡溫泉的緣由,千冬歲勾起了笑容,然後想起了今早。
 
從早上一路坐車來到山頂,他們沿路吃沿路玩,沿路逛沿路買,享受著這一天的快活。來到旅店後,他們也不急著泡溫泉,反而是手牽手在雪地了漫步,偶爾拍照,記錄兩人相處的重要時光、捕捉戀人每一瞬間的神采。
 
所有的照片、回憶,都是他最珍貴的事物,雖然經歷了一些不愉快的童年,但他很高興今日以及往後的日子,都有夏碎陪伴,他們一定會很幸福的!
 
耳邊傳來了開門聲,不用想也知道是自家哥哥兼戀人。
千冬歲緩緩起身,拿起旁邊的浴袍覆蓋上他裸露的身軀,只不過……
 
碰!
 
一個巨大的聲響劃破了寂靜,緊接在後的是慌亂的腳步聲。
 
「歲!」急忙衝進浴間的夏碎看到自己最在乎的人扶著牆、跪在地上。「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有些慌了手腳的夏碎,沒有平時遇到事情時的冷靜,兩手來來回回在千冬歲身上忙碌,一下量體溫、一下檢查有沒有受傷,恨不得多生出兩隻手來幫忙。
 
「哥,我沒事……」將手放在對方的手背上,揚起安撫的笑容。「可能是溫泉泡太久了,頭很暈、沒什麼力氣……」
 
聽到千冬歲這麼說,夏碎懸著的心也放下了一半,恢復冷靜的他迅速地將人抱起,走回床邊。
夏碎沒有將人放在床上,反而是自己坐了下來,讓千冬歲坐在自己的大腿、靠在曲起的右腿上。
 
千冬歲兩腿伸直放在床的一側,將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夏碎的身上,聽著對方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他頓時覺得好安心。
眼角餘光,看見了桌上的那些食物,他好感動,全是自己愛吃的。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感受著對方,享受著靜謐的氛圍。
 
夏碎用方才順手拿的毛巾替千冬歲擦拭溼答答的黑髮;千冬歲則是闔眼感受著對方手指傳來的溫柔。
 
「歲。」
 
「怎麼了,哥?」聽到呼喊,千冬歲微微抬起頭,沒有戴眼鏡的他眨著眼睛詢問。
 
好可愛!
這個念頭閃過夏碎的腦海,他有些懊惱,怎麼自己這麼容易被影響?
 
「……下次小心一點。」
 
「嗯!」用力的點頭,然後想到什麼似的又開口:「對了,哥,我明天可以去泡大眾池嗎?」
 
「為什麼?」不答反問。
 
「因為只有大眾池有室外的啊!」
 
「這樣啊……」狀似在思考,其實他心裡早就有答案了。「不行!」
 
果不其然,千冬歲一張臉就這麼垮了下來,不過他還是順從他哥的決定。
 
「好吧……」
 
「別這種表情,之後會帶你去的。」神祕一笑。
 
「真的?」看到夏碎肯定的點頭,千冬歲忍不住雀躍的心情歡呼:「哥最好了!」
 
千冬歲抱著夏碎,甚至在對方臉上印下一吻,開心的不得了。
 
瞄了一眼抱著自己的千冬歲,又看了看桌上的食物,夏碎喃喃自語:「看來吃正餐前,還是先來點前菜吧……」
 
「嗯?」聽不真確的千冬歲,鬆開了緊緊抱著戀人的雙手,詢問著:「哥你說什麼?」
 
一個翻身,自家的寶貝就轉而在他的身下。他俯身一吻,然後魅惑地輕咬對方的耳骨,用低沉沙啞的聲音道:「你說呢?我親愛的歲。」
 

 
後來,千冬歲才知道夏碎當時說的「之後」並不是指在聖誕假期的那兩天,而是再更之後。
 
原來早在出發來這裡時,夏碎就請好假,連同千冬歲一起,直到元旦過後。夏碎毫不擔心自家戀人會跟不上學校的進度,就算真的有不懂的問題,他也能替對方解決。
 
「……哥都計畫好了啊……」千冬歲悶悶地說。
 
「這可是一個驚喜呢。況且,溫泉對消除『疲勞』和『痠痛』都很有效,你說是不是,歲?」
 
只有一點,是夏碎沒說出口的。
為什麼拒絕讓千冬歲去大眾池?
當然是──他怎麼可能讓其他人男人看到只有他能看見的胴體呢?
那可是他專屬的!
 

 
另外一邊──
 
「褚同學,我想問這一題……」
 
「漾漾,這個我解不出來,可以請你教我嗎?」
 
「褚冥漾同學,這一題好奇怪,是不是題目有問題……?」
 
望著圍觀自己的人,褚冥漾哀號著:「千冬歲拜託你快點回來啊啊啊!!!」
 
喵喵和衛禹兩人對看,在對方眼裡讀到了無奈與同情。
 
沒辦法,誰叫最後一次段考前的緊張時刻千冬歲要請假呢?所以問題的解題者就只剩下褚冥漾一人,而他們所能做的只是祈禱──
 
──千冬歲拜託你快點回來啊!他們也有問題要問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