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色(上)(冰漾)



漾漾視角,第一人稱。

☆☆☆

 
眼前是一片亮眼的白。
而自以為往前伸直的手臂靜靜地和身體平行躺著。
頭和身體沉的不像自己的。
 
熟悉的只有,消毒水的味道......以及,那過分的倉白。
 
「褚!」
 
一聲緊張的呼喚引起了我的注意,有些吃力地轉頭,映入眼簾的是那銀紅交錯的髮絲、白皙絕美的容顏以及......和夢裡一樣的純黑色。
 
對上那紅寶石般的雙眼,裡面滿載的情感讓我有點喘不過氣。眨了眨眼,我想說句話,無奈支吾老半天,一個字都吐不出來就算了,還換得喉嚨的一陣劇痛。
 
「不要說話,先喝點這個。」
 
銀髮紅眼的人制止我,一邊說一邊熟練的將我扶起、讓我靠在他的肩膀。他的左手扶著我左邊的肩膀,右手則是將不知名的飲品遞了過來,讓我順著吸管慢慢地喝。
 
這人是誰?
為什麼和我動作這麼親密?
 
「褚,你......
 
他滿臉複雜地看著我,一副欲言又止。
從我醒來到現在,他的眉頭一直都是緊皺著的,真是難得他生得一張俊臉。如果多點笑容的話,後面肯定會有一堆女生跟在後頭,不對,就算不笑,肯定倒追他的人也不少,肯定能從台灣頭排到台灣尾,說不定還夾雜著許多的男生呢!
 
正當我胡思亂想之際,一直緊閉的門忽然打開了,站在門另一端的,是兩男一女,看到我醒著還靠在另一個男生的身上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滿臉欣喜。其中,頭髮紮起來的人勾起的笑容,似乎還帶了點調侃的味道。
 
「漾漾!你終於醒了!」當中唯一的女孩子興奮地說,「啊!喵喵去找輔長來!」
 
話一說完,人也不見了。
真是……人如風,到哪都匆匆。
 
不過……漾漾?我和她認識嗎?為什麼會知道這個只有家人才會喊的稱呼?
 
我正想開口詢問,只是有人快我一步說話了,是那個戴著眼鏡的短髮少年,他直直地看著我,眼裡滿是歉疚。
 
「漾漾,對不起」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後說:「如果不是我疏忽了,你也就不會因為我而受傷了,對不起
 
受傷?
我因為他而受傷?
確定不是他因我而受傷?
 
我瞪大著雙眼看他,實在不曉得他到底在說什麼啊……
注視著他滿臉認真的眼睛,看起來不像是說謊,但是我還是很難相信,因為一直以來只有別人說我害他們受傷,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對不起,我害你受傷」這類的言詞。
 
想到了從小到大的不堪回憶,心裡突然覺得很苦很澀……忽地,肩膀上傳來的力道像是要給我信心,我抬頭看著從剛才就一直摟著我的人,紅色的眼眸裡盡是......憐惜?
 
我不懂,我明明什麼都沒說,為什麼他一副好像很懂我的樣子?
 
「咳咳」紮起頭髮的人故意咳嗽,用有些調侃的語氣說:「請不要旁若無人的放起閃光。」
 
閃光?
我看了看那個人,又回頭看著一直抱著我的人,現在到底是在演哪齣?
 
「夏碎。」
 
摟著我的人說話了,似乎是在喊對方的名字。不過他的表情很糟糕,不是在生氣,而是一種更為複雜的情緒,似是在忍耐什麼,好像有什麼地方很痛很痛......他的另一隻手始終是握著拳頭,看得出來握得很用力。
 
似是察覺到對方的不對勁,名為夏碎的人收起了調侃戲謔的笑容,一本正經。
 
「冰炎,怎麼了?」
 
微啟的唇正要說話,門又開了,來的人不是方才出去找輔長的女孩,而是一個我十分熟悉的人和另外兩個我不認識的一男一女。看到那人,我的心情很複雜,很放心卻又很害怕……
 
「漾漾,你沒事吧」溫和的微笑出現在那個不認識的男子身上,他朝我靠近,「我有準備了你最喜歡的綠豆湯喔!」
 
迎向那張笑臉,我鼓起勇氣說出我一直想要說的話。
 
「呃……那個,請問你是誰
 

 
聽到這句話,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眼前滿臉笑容的人就這樣僵住在那裡,彷彿是個人形立牌,動也不會動。
 
「褚、冥、漾!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姊,我哪敢在妳面前說笑話……」我抓了抓臉,吶吶地說。「這裡除了妳之外,其他的人我都不認識啊!」
 
「漾漾你……
 
所有人都被我突如其來的話語嚇住了,一股奇妙的沉默瀰漫在空氣中。不過我覺得有些好笑,看到所有人同時石化,其中還有我那處變不驚、永遠不動如山的姊姊在內,這真的是奇景啊!
 
不知道能不能把這個景象拍下來?很值得紀念的一刻呢!
 
「來了來了,喵喵把輔長帶來了!」打破僵局的是說要去找人的活潑女孩。
 
「快!快點給我檢查!」自家姊姊凶狠地對著捲毛獅頭、被稱作輔長的人吼。
 
「是是是,巡司。」敷衍的態度在替我檢查過後,換上了和方才截然不同的嚴肅面孔,很有醫生威嚴的模樣。「小朋友身上的詛咒……」話只說了一半就開始猛搖頭,彷彿我得到的是癌症,已經無藥可救了。
 
詛咒?
我想我的出生就是一種詛咒吧。
或許就此消失了,對誰都好吧?
 
「我不准你這樣想!」
 
咦?
我驚訝地望著一直抱著我的冰炎,只見到對方臉上是憤怒、是受傷、是疼惜。我感受到被擁抱著的力道加大了,彷彿我是很重要的人……
 
他用只有我聽得到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聲地說:「對我而言,你比誰都重要,我不許你這樣看輕自己。」話說得很輕,然而文字的力量卻又比什麼都來得強大。
 
我一呆,這樣溫暖的話語宛如寒冬中的陽光,讓我心中一暖,眼眶一酸。眼睛眨呀眨的,想把快要忍不住的眼淚眨掉,我絕對不要在這裡哭出來,那太丟臉了!
 
我將自己靠在冰炎的身上,耳邊聽著褚冥玥為我一一介紹被我遺忘的人。雖然我不記得大家,但是我感覺得出來大家是真的很關心我,而我此時靠著的人,他讓我覺得很安心、很信任。
 
「漾漾,對不起……都是我害的……」這個不停向我道歉的人名叫千冬歲。
 
「很抱歉我不記得你是誰,不過,」我露出笑容,「我想當時的我會替你擋下,代表我很重視你,我才會寧願自己受傷,所以,請千萬不要自責,好嗎?」
 
「可是……
 
打斷他的話,我笑咪咪地說:「不然,你請我吃蛋糕,這樣就一筆勾銷,如何?」
 
「蛋糕……」聽到我這麼說,千冬歲呆住了,「該怎麼說呢……真不愧是漾漾?」
 
我依舊滿臉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對於發生了「失憶」的事情,我竟然可以冷靜面對?或許在被我遺忘的這幾年裡,經歷過現在的我無法想像的一切吧。
 
目送去買蛋糕的千冬歲以及夏碎的離開,我將視線轉到了據說是我表哥­­——白凌然——身上。
 
「對不起……」我垂首,他那時候因為我的一句話而……
 
「沒關係,」拍了拍我的頭,「我和小玥還有辛西亞會想辦法讓你回復記憶的。冰與炎的殿下,我們家漾漾就麻煩你了。」
 
「嗯。」
 
從旁看著他們彼此凝視的眼神,我總覺得然的眼裡微微透露著同情與難過……同情失憶的我嗎?但又不像……反而像是在同情冰炎?而且剛才褚冥玥在幫我介紹他們時,冰炎打斷了她的話,只簡單的說自己的是冰炎、是我的代導學長,如此而已,可是我有一種感覺,我們的關係絕對不僅止於此……
 
為什麼會這樣?
我一直努力去回想我和他們的關係,可是越是去想,頭越痛……
 
「別想了。」
 
冰炎微冷的手放在我的眼睛上,迎接我的黑暗不但不會讓我害怕,反而很安心……是因為這個人的關係嗎?
 
「漾漾小朋友,放輕鬆就好,等找到藥材就會恢復的。」
 
提爾如此說著,接著就把大家趕出去要讓我好好休息。
就在冰炎放開遮住我雙眼的手、將我輕放在床上安置好後,他轉身正待離開。
 
「褚?」
 
他走不了,因為我的手抓住他黑色袍子的一角。等我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後,我急忙鬆手,道歉。
 
「對、對不起,我……
 
只見他深深地凝望著我,像是要把我看透一般,然後從旁邊拉過一張椅子,坐下。
 
「我就在這。」再一次地重複著,十分肯定。「一直都會在這。」
 
「嗯……」我安心了,闔上眼,任由睡意朝我襲來。
 
失去意識前,我聽到了冰炎那好聽的嗓音溫柔卻悲傷地呢喃著:
 
——我的褚,我最愛的,褚……




說白了這篇就是「失憶」這個梗。
一不小心寫太長了,所以分成上下篇。
希望大家會喜歡~

至於「我的王子」那篇,目前卡文中,所以......
讓颯楓慢慢來吧!(合掌)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