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7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黑色(番外)



冰炎視角(第一人稱)
 
☆☆☆
 
我坐在床邊靜靜地守著,紅色的眼睛瞬也不瞬,不想錯過對方身上任何細部的動作。我凝視著對方蒼白無血色的面孔,心陣陣抽痛,這就是所謂的心疼吧。
真是的,自從遇到你,你總在不知不覺間喚醒我未曾有過的情感。
 
吶,你可知道你影響我多深?
所以,快醒來,好嗎?
 
彷彿聽到我的呼喚,他長長的睫毛輕顫著,然後順應我的期待悄悄地睜開了。我情不自禁地呼喊他,喜悅之情滿溢,因此沒注意到不尋常的地方。
 
看著他因為想說話卻說不出來,而導致喉嚨不舒服時,我制止了他。熟練地將他扶起、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像平常一樣──然後遞給他他愛的精靈飲料。
 
此時,我聽到了他腦中的疑問,很是吃驚。
 
我……是誰?
難道……「褚,你……」
 
我想問,不過問不出口,心裡的苦澀不是幾句話可以帶過的。
怎麼會沒有發現呢……早在褚冥漾醒來時我就該注意到,知道我聽得到他的心聲的人,是沒必要執著於開口。
 
我滿臉複雜地望著他,雖然明白這只是短暫的,只要等提爾來就可以解決,但是,心……好痛。
原來,這就是最愛的人忘了自己的感覺……
 
我皺眉思索著,一邊盡可能地無視掉對方的腦殘!
腦殘怎麼不會隨著他的失憶而一併遺忘呢?算了,這也是他可愛的地方。
 
沒多久,我聽到門外傳來的腳步聲,應該是夏碎和千冬歲他們。畢竟褚會這樣,千冬歲一直很自責。
而我自己,雖然很心疼自己的戀人受傷,卻也不會想去責怪千冬歲,因為這是自家戀人想要做的事情,是即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的朋友。
 
門開了,不意外是那幾個人,至於萊恩,這裡沒有他的氣息,大概是出任務吧。
看到褚冥漾醒著的他們,臉上的喜悅之情不亞於我,只不過……
 
我沉默地望著一切,好不真實。
戀人就在自己的懷裡,卻沒有辦法好好觸碰。
 
他不記得了……
他不記得我了……
這樣的想法一直盤旋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
 
直到褚冥漾悲傷的思緒敲醒了我,那些過往經歷彷彿歷歷在目,那樣的理所當然,那樣的沉痛背負。我心疼地加大力道摟著他,想給他力量,想告訴他一切有我在。
 
我深深地望著他。
只要你願意,我永遠在這裡,所以,不要悲傷。
 
此時,夏碎故意咳嗽,嘴角掛著調侃的笑容。「咳咳!請不要旁若無人的放起閃光。」
 
「夏碎。」我知道,不用明說,身為多年搭檔的他絕對明白我的意思。
 
果不其然,他注意到了,我正想開口解釋,房門又開了,站在外頭的人是褚冥漾的親人──白凌然和褚冥玥,以及辛西亞。
 
不知道情形的他們開心的眉眼都彎了,白凌然笑著快步走來,然而迎接他的,是和我一樣的錯愕與心痛。
 
「呃……那個,請問你是誰?」
 

 
聽到這句話,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眼前滿臉笑容的白凌然就這樣僵住在那裡,似是還有些恍惚。
 
我可以體會他的心情,因為自己不久前也是這樣,甚至是到現在都還無法平靜下來。
挪了個姿勢讓戀人可以靠得更舒服,一邊無奈對方在這個時候還有心情腦殘?
 
不過米可蕥怎麼這麼慢?提爾是有這麼忙嗎?平常不是閒得很,都還有時間繡花?怎麼一到緊要時刻卻遲遲不見人影?
 
才這麼一想,兩個人就出現了。
完全不用我動口,巡司就氣勢洶洶地對提爾下命令。
 
「小朋友身上的詛咒……」
 
看著提爾緊皺著眉頭,看來並不如我想像中的容易處理,不過也就只是難解決了一點,我想並不會構成太大的問題,況且還有巡司和妖師首領。
 
只不過對喪失有關守世界所有記憶的褚冥漾而言,他完全不明白,而且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雖說是亂七八糟的想法,但那或許是一直埋藏在他心底深處,真正的想法。
 
──詛咒?
──我想我的出生就是一種詛咒吧。
──或許就此消失了,對誰都好吧?
 
「我不准你這樣想!」我強硬地打斷他的思緒,我感受到他的驚訝,畢竟,現在的我,只是個陌生人……
 
……不是親密的戀人,不是信賴的學長,誰都不是,只是陌生人……
 
我艱難地開口:「對我而言,你比誰都重要,我不許你這樣看輕自己。」加重了擁抱的力道,但是控制在不弄疼對方的程度,我輕輕地說著。
 
褚,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隻身一人來到這裡,是你帶給我溫暖、歡笑、愛戀、甜蜜,我不敢想像沒有你的世界……
所以即便你忘了我也不要緊,我只要你好好活著……
 
我感覺到懷裡的人顫動了一下,隨即發現到戀人不停地眨著大眼,微紅的眼眶說明著他的感動以及快承受不住的淚水。
 
傻瓜,哭出來也無所謂的。
我心裡覺得有些好笑,卻怎樣也壓不過滴滴滲出的酸澀感。
 
之後聽到巡司在介紹每個人,輪到我時,我打斷她:「我是冰炎,你的代導學長。」其他什麼都沒說。
 
耳邊聽著他們的對話,我只覺得視覺所見是一片黑白。
繼續保持沉默,直到白凌然喊了我,我才應聲。
 
從他的眼裡,我讀出同情與鼓勵,而我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致謝,一切盡在不言中。
 
發覺我和白凌然交換的眼神,褚冥漾開始思索起來。他其實不笨,只是不喜歡去動腦,而他從方才的不自然之處,想了起來。他想回憶起我們的關係,我很開心,只不過他越回想越痛苦。
 
我不忍心他痛苦,用手遮住他的雙眼,輕聲說:「別想了。」
 
看到褚冥漾不舒服的模樣,提爾跳出來說:「漾漾小朋友,放輕鬆就好,等找到藥材就會恢復的。」之後就把我們一干人等趕出去,讓病人好好休息。
 
所有人包含提爾,全部都離開了,我深深地注視了褚冥漾一眼,將人安置好後,轉身正欲離開,卻赫然發現身上傳來的力道,讓我止住了往前的腳步。
 
「褚?」
 
「對、對不起,我……」褚冥漾急忙鬆手,支吾地道歉。
 
我望著他黑曜色的雙眼,像是要看到他靈魂最深處般。
最後,我決定留下來。
 
「我就在這。」怕對方不相信,我再次強調並許諾,「一直都會在這。」
 
望向一臉安心、失憶的戀人,我在心裡再次許諾。
我會永遠陪著你,直到世界盡頭。
然後,抑制不住的情緒從我嘴邊流洩而出……
 
「我的褚,我最愛的,褚……」
 

 
我帶著褚冥漾走回黑館,路上那些人嘰嘰喳喳說著讓人厭煩的話語。每次都重複這些,有完沒完?如果不是之前心軟答應戀人,我現在絕對立刻馬上把他們全部送進醫療班,相信九瀾應該不會拒收吧?
 
嘖,越聽越煩,還是請千冬歲幫忙處理一下好了。
 
不知不覺間我們回到了黑館,推開門後,大廳坐著兩個人。
和他們閒談幾句後,我便先帶戀人回房。
 
果不其然,褚冥漾問了我為什麼不能用自己的浴室?我故意沉著臉回答他:「……你不會想知道的。」幸好他只腦殘了一下子就乖乖進去洗澡,不然我真的無法確定自己有沒有辦法忍住不抱他。
 
水聲傳入耳裡,讓我有種戀人還並沒有失憶的錯覺,一切都和往常一樣,他總是用滿是愛戀的眼神望著我,動不動就容易害羞的個性……
好喜歡……真的好喜歡……
 
所以當他的目光不再,我……
 
我閉眼搖了搖頭,決定看書,以阻絕自己不斷冒出的負面想法。
真是的,我可不記得以前的自己有這麼悲觀啊。
 
果然……只要一遇到戀人的事情,一切都會亂了調……
 
水聲停了,一陣窸窣後,門開了。門後一片氤氳,褚冥漾則是兩眼水潤、臉頰紅撲撲的,很是可口。
 
「冰炎晚安。」褚冥漾向我道晚安,聲音聽起來有些疲倦。
 
「晚安。」頓了頓,我又喚了對方,「褚,有事我就在隔壁。」所以,不要害怕,更毋須擔憂,天塌下來都有我替你扛著。
 

 
夜深了。
 
我輾轉難眠,擔心憂慮不停湧上心頭。
唉,我對自己的事情都沒這麼困擾過,只能說真不愧是褚……
 
左翻右轉,終於有些睡意,然而卻只能淺眠,睡得很不安穩,直到突如其來的惡意從隔壁房間傳來,我猛然驚醒。
 
褚!
 
二話不說,我立刻從床上跳起來往隔壁房間衝。
隨著和褚冥漾的距離縮短,我也逐漸聽見他的想法。
 
──沒錯……他們說得沒錯……
──我不該活著的……我不該存在的……我最好……
──永遠消……
 
「褚!!!」我驚呼出聲,在心裡祈求著千萬不要,妖師的言靈是絕對的……!
 
幸好,褚冥漾霍地睜開眼睛,雖然剛清醒視線仍有些模糊,不過總算是醒了,本來聚集在他身邊的那些惡意也因為他的清醒而瞬間消散。
 
我簡單向他解釋自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然後聽著他的腦殘和其他想法,在心裡默默鬆了一口氣,第一次覺得能聽他的腦殘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如果剛才……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嗯……只是做夢了……」褚冥漾吶吶地說。
 
「什麼樣的夢?」我急忙問,如果能曉得的話,絕對會有幫助的,只可惜褚冥漾一絲一毫都記不得,彷彿剛才的一切只不過是錯覺。
 
「別想了。」我望著皺眉的他,安撫似的拍了拍對方的頭,「現在還很早,再睡一下。」
 
「可是……」褚冥漾顫抖,明顯表現出他的害怕。
 
「不用害怕,我就在這。」手指輕輕滑過褚冥漾的臉,隨後逼他看著我。
 
然後我聽到褚冥漾的想法。
 
原來……賽塔說過那樣的話……
大概是我在想事情沒注意到吧。
 
既然他已經知道我們兩個本來是戀人的關係,那今晚就……
我彈了他的額頭,讓他回過神,不然再這麼下去,就真的不用睡了。
 
鑽進他的被窩,順手將他拉過來、抱在懷裡,就像那些我們相擁而眠的日子一樣。
讓他靠在我的胸膛,感受彼此的溫度,聞著他身上甜甜的香味,那些浮躁的感覺也漸漸沉澱,睡意也悄然來襲。
 
聽著他的擔憂,我覺得有些好笑,「快睡,在你想起來之前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然後,我的意識就逐漸遠去……睡著前最後的念頭是:
──原來,沒有抱著戀人是睡不好的啊……
 

 
翌日。
 
當褚冥漾在廁所邊梳洗邊腦殘的時候,我接到一通緊急電話,是說有一個困難的任務要我和夏碎去幫忙。本來想要拒絕,畢竟戀人現在變成這樣,留他在這邊我很不放心,不過真的是因為人手不足,所以我沒有拒絕的餘地。
 
來到門邊,褚冥漾也剛好出來了。
我把鑰匙留給他,簡單交代幾句便準備匆匆離去。
 
「嗯,自己小心。」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一句話,讓我很驚訝,抑制不住心裡愉悅的情緒,嘴角微微上揚。
 
我會的,褚。
 

 
離開後,我從晚我一點抵達目的地的夏碎那裡聽說已經找齊藥材了。這個消息讓我為之振奮,想趕緊結束任務回到戀人身邊,不過沒多久後的得到的結果讓我狠狠從天堂跌入地獄。
 
記憶……沒有恢復……
怎麼會這樣……?
 
「振作點!冰炎!」夏碎拍了拍我的肩膀,「不會有問題的,歲會照顧褚,而且巡司他們也會想辦法。」
 
「嗯。」我朝他點頭。「謝了,夏碎。」
 
 
在那之後,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任務已經完成大半了,只差眼前的部分就結束了。
 
這時,我接到了千冬歲打來的電話,換得夏碎一記哀怨的眼神。
如果說千冬歲直接打電話給我,那就代表褚冥漾的情況不好,要不然按照他的個性,會打給夏碎,然後請他轉達給我。
 
我很快地接起電話,千冬歲的語氣很擔心,也告訴我這幾天對方的淺眠,以及那不斷纏身的惡夢。
掛斷電話後,我不顧自己會不會受傷,只希望能盡快趕回戀人的身邊。
 
妖師的言靈是絕對的。
好怕……那晚的夢會在哪一天延續……
 
揮舞著手中的長槍,我直直往前衝,顧不得其他人的驚呼,也不在乎自己身上多了幾道傷、流了多少血,再多的痛覺也比不上害怕失去的恐懼。
 
大約半個鐘頭的時間,總算是解決了,夏碎黑著臉帶我回醫療班治療,回報的工作則是麻煩其他人。
 
醫療班的人看到我們出現,急忙跑來要幫我們治療,不過我根本沒那個心情,我只想飛奔回去那人的身邊,我所掛心的那個人。
 
我滿臉焦躁,凶暴地想要離開。忽地,傳送陣出現,而我所要找的人就在那裡。
 
「褚……」
 
見到褚冥漾的瞬間,讓我以為他已經恢復記憶,是那個為了我專門去考藍袍的戀人。不過隨即我便回到現實,眼裡的光芒頓時暗了下去。
 
我盯著他的臉,注意到他的黑眼圈以及……掩藏不住的疲態。「褚,你沒有好好睡覺嗎?臉色怎麼這麼差?」
 
「颯彌亞!你是笨蛋嗎!都受傷了還不乖乖治療!想跑哪裡去?!」褚冥漾不悅地瞪著我,手上也不忘動作。
 
我愣愣地注視著褚冥漾俐落的動作,加上那個稱呼,難道……
不顧一切,我只想將這個人擁入懷中,而我也做了。
 
「我的褚,歡迎回來。」




這篇是以冰炎的角度來看漾漾失憶
這件事情。
冰炎的心情其實很複雜,而且他會把事情想得很遠。
如果他的戀人失憶了,颯楓認為他不會主動去說,反而會用最一開始的身分和戀人來往。
他會把情緒藏起來,會思考出很多的可能結果,會為了對方不顧一切......
只要對方好,不論多苦澀,他都會默默忍受著,他大概就是這樣一個溫柔的人吧。

不過,用冰炎的角度來寫真的不好寫,一不小心很容易......
嘛,反正就是這樣~
有錯字或不懂的,歡迎留言~

唔,話多了。
那就──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