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三話 隔宿露營

☆☆☆
 
衣服、褲子、襪子、牙刷……嗯,該帶的都帶了,就等著明天集合。想到這,褚冥漾就忍不住嘆口氣,唉~本來不打算參加隔宿露營的,要不是千冬歲的威脅、萊恩的推波助瀾,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情況呢?!
 
當時,在那位「爽朗」學長說完那句話之後,一年級的新生窸窸窣窣地動了,與同桌或前後排的同學談論起來,頓時嘈雜滿布整間教室,雖然音量極大卻掩不了語氣裡的一絲雀躍。即便大家認識還不深,但只要一提到活動,不熟的瞬間也能熱絡交談。
 
他在聽到的當下沒有什麼興奮的感覺,只是想到又要花錢。上一份打工剛辭職,在下一個工作還沒有著落的前提下額外多了一筆開銷,似乎不太好。不是缺錢,只是不想給人添麻煩,所以除了學費外,他都是自己打工賺錢養活自己,至於戶頭裡扣除學費後的生活費,他從沒動過。
 
相較於其他同學,他們這一桌的人算是相當安靜,而且對活動好似全無感覺,彷彿台上的人剛才說的內容只是今天天氣很好罷了。
 
「宿營……」推著眼鏡,千冬歲喃喃念著讓全班瘋狂的那兩個字,隨後問著同一排的人。「漾漾,你會去吧?」
 
「我……」正想回答不去,卻見到千冬歲嘴角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他瞬間挺直了背脊,感到一陣惡寒。
 
「嗯?」千冬歲的嘴角依舊在上揚。
 
雖然只是單一個音節的字,聽在褚冥漾耳裡就變成四個字:你敢不去?此時的千冬歲在他眼裡,是一個戴著笑假面的生死判官。
 
唉,想當初認識他的時候,還不是這樣子的說……
 
 
褚冥漾和千冬歲以及萊恩現在之所以會這麼熟,是在專屬於他們這個班的茶會之後。新生的茶會是在開學之前的暑假,由學長姊特別替學弟妹辦的活動,其實也就只是網路上召集學弟妹,約定時間地點,來個簡單的團康活動以及吃些小點心、喝茶而已。
 
他們三個會比較熟稔是因為團康活動分成兩小組,而他們三個剛好是同一組成員又恰好坐在隔壁,種種機緣巧合之下,注定了他們會成為朋友的未來。
 
會對彼此印象深刻是因為當時的某一個活動,這個活動是那一天的尾聲。
 
在眾多的同學間,有學長姊加入其中,一組一個、一男一女,要他們猜出是哪兩位。毫不猶豫,褚冥漾和千冬歲同時說出相同的人名,當下不僅其他人錯愕,就連他們本人也很意外,完全沒有料到會有一個人和自己這麼有默契,且都說出同樣的名字。
 
千冬歲是因為他的情報網,雖然還沒見過班上的同學,但他早就記住全部人的名字以及長相,大至曾就讀過的學校,小到何年何月何日發生過的糗事他都一清二楚,自然誰不是他們班的人,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保持沉默、沒有揭發;而褚冥漾則是透過觀察,他發現同班的同學中有兩位的態度極不正常,時常和學長姊交換眼神,即便只是相交後立刻轉開,他還是細膩地察覺到些微的不自然以及微妙的氣氛。
 
之後,在結束時,他們彼此留下了手機號碼,約定了下一次的吃飯,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他們彼此都因為忙碌無法見面,即使如此,他們仍然透過手機簡訊或電話往來,然後就是開學第一天的再次相見。
 
 
思緒回到被變相脅迫的當下,那時面對千冬歲笑容滿面的威脅,褚冥漾很可悲地就點頭答應了。他那人權就像萊恩一樣,存在十分薄弱,總是若有似無,一不注意就和萊恩一起消失的無影無蹤……
 
或許他的人權和萊恩,是好朋友,隨時隨地就結伴消失……褚冥漾無力地想。
 
「嗤。」
 
回到現在,褚冥漾瞄了一眼對他的腦殘嗤之以鼻的小精靈,他更無奈了。沒想到沒了人權,就連自己沒營養的腦殘也要被人監聽,怎麼他身為人的基本權利都沒了?
 
正當褚冥漾想說些什麼的同時,家裡的電話響了。
 
不用想他都知道是誰,會打他家裡電話的人不多,就在冰炎紅眼睛的注視下,褚冥漾以很快的速度講電話,前後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就結束通話,末了,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回頭看了寶石般的眼眸一眼,褚冥漾一句話都沒說,甚至什麼都沒想,只是機械式地拎著衣服,走進浴室。
 
嘩啦啦的水聲在門關上之後喧譁起來,門隔絕了與外在的一切,連同他的心,一起。
 
 
 
 
「你、不、能、來?」語氣兇惡到周遭的人都本能的退後一步,以策安全。
 
「只是因為這樣?」眼鏡後瞪大的雙眼寫滿了不相信,「萊恩史凱爾!你以為我是第一天認識你嗎!肯定是有飯糰的誘惑!」
 
「哼,算了。」忿忿地闔上手機,雖然生氣,但是也無可奈何。
 
「千冬歲,別生氣了。」一直默默站在千冬歲旁邊的褚冥漾,柔聲說著。「萊恩是怎麼了?為什麼不能來?」
 
從方才千冬歲的態度,褚冥漾感覺得出來絕對不是因為感冒生病之類的理由,但如果說是因為沒有飯糰,千冬歲也許諾過會幫他準備,那到底是為什麼?不過,也因為這樣,他對千冬歲又有更深一層的瞭解了,總是冷靜聰明的他,其實也會有失控的時候,那副模樣和自家姐姐對自己發火時一樣,讓他有些懷念。
 
「萊恩說他弟弟來找他,所以就不、過、來、了!」咬牙切齒地繼續說,「而那傢伙威脅萊恩,如果今天不陪他,那萊恩就沒有特殊口味的飯、糰吃了。」
 
結果都是因為飯糰。
這還真是「成也飯糰,敗也飯糰」啊!
 
不過千冬歲竟然以「那傢伙」稱呼萊恩的弟弟,難道他們處得不好嗎?他記得千冬歲和萊恩是幼稚園認識的,幾乎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照理說和萊恩的弟弟應該也認識、甚至是相處不錯才對吧?
 
「唉。」早知道他也隨便找個藉口不來了。
 
「既然萊恩無法來,我們就自己玩得愉快吧。」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完全誤會了對方嘆氣所代表的意思。
 
「呃嗯……」不然他還能說什麼呢?
 
「呵。」
 
本來坐在褚冥漾肩頭和夏碎聊天的冰炎,突然笑了出來,讓跪坐在千冬歲肩膀的夏碎一頭霧水,但在見到褚冥漾哀怨地瞪了冰炎一眼後,隨即了然。
夏碎饒有興趣地望著冰炎,後者已經恢復成面癱臉,彷彿剛才的笑容是錯覺。他真的沒想到冰炎也會笑呢,總是冰冰冷冷的臉竟然也有融化的一天,看來他遇上了一個不錯的主人。雖然冰炎總是罵他的主人腦殘,但其實受對方影響頗深的。
 
抽回放在友人身上的思緒,夏碎聽見了自家主人難得充滿個人情緒的想法。他的主人是很認真的一個人,閒暇時也都一直在思考記錄,不是替自己規劃行程,就是忙著算次數、記錄,再者就是想著課業上的事情,偶爾邪惡一下、捉弄自己的朋友。真正起伏特別大的,就是這一次。那快速盤算過的東西,多到讓夏碎都有些咋舌。
 
不過,他覺得很有趣,他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主人。過分認真的態度,讓他不自覺想欺負;總是冷靜理性的臉,他想看看那面具底下的慌亂;偶爾調皮又不傷大雅的小邪惡,讓他也想參一腳,跟著一塊使壞。沒錯,他承認,他的確很壞心。
 
至於現在,既然聽到了千冬歲的這些計畫,他也應該貢獻一下,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可以錯過呢?
 
 
人陸陸續續地來了,生面孔熟面孔半生不熟面孔全聚集著,等候學長姐進一步的指示。
 
「我是你們這一次的總領隊,現在請各小隊的小隊長召集自己的小組成員,集合完畢後就要出發了,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開始動作!」
 
現場陷入一片混亂,新生們完全不知所措。沒有公布名單,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屬於哪一隊,況且在場人數這麼多,自己班都沒記得幾個,更遑論還有別班的同學,最好他們有辦法十分鐘內就結束啦!
 
有的抱頭亂竄,有的結伴原地聊天,有的站在角落,有的冷靜毫不擔心,眾人在面對問題時的態度,此刻全表露無遺。
 
此時,一道人影逐漸逼近正在和冰炎賭氣的褚冥漾以及和夏碎討論計畫的千冬歲身後……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冰炎,畢竟那道人影離他是最近的,他小小的身體完全被那個人的陰影覆蓋住。褚冥漾是第二個察覺到的,誰叫他賭氣的對象頓時黑了起來,讓他瞬間以為自己又要被巴頭了。
 
「哈囉,學弟。你是褚冥漾,而你是雪野千冬歲,對吧?」來者露出潔白牙齒,笑容可掬地對著兩個學弟說,名字絲毫沒有說錯。
 
「啊!原來是陽光……」褚冥漾想到了對方是誰,但是話還沒說完,就因為後腦傳來的力量與疼痛,讓他差點往前撲倒。穩住身形的他,毫不猶豫地轉頭怒瞪著罪魁禍首,「幹嘛巴我?!」
 
「你剛才想說什麼?」和褚冥漾怒沖沖的語氣相反,冰炎一派冷靜地反問。
 
被這麼一問,褚冥漾先是一呆,然後重複著:「說什麼?不就是……啊!」偷偷瞄了一眼方才被他遺忘的人,他差點就要脫口而出自己對學長私底下的稱呼,陽光學長……幸好冰炎即時止住他,雖然是以那樣的方式……
 
「抱歉,冰炎,還有謝謝。」小小聲道謝,褚冥漾發現自己剛才被情緒左右了,忘記了一般人是看不到隱藏的精靈……也就是說,他剛才的舉動看起來就像是在自言自語、對著空氣發火……
 
一旁的學長笑看著眼前學弟的一舉一動,雖然很疑惑,也不時拋詢問的眼神給另外一個學弟,但都沒得到回應,只是收到看好戲般的微笑。不懂名為褚冥漾的學弟為何要自言自語,或許是對方看得到另一個世界的人,抑或是其他原因,不管如何,他選擇了不追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可告人之事,過度的好奇心不見得是好事。
 
「學弟,你剛才說陽光……?」那個問題或許不方便,但這個應該就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聽到這個問題的褚冥漾乾笑著,向千冬歲投以求救的眼神,卻換來「你自己解決」的笑容。沒辦法,他只好自力救濟,「哈哈……我是想說今天陽光好大喔……」
 
「可是今天是陰天喔……漾漾。」千冬歲吐槽。
 
現場氣氛有些僵持,如果忽略掉摀住嘴巴笑到快摔下肩膀的兩隻小精靈的話。
 
「呵呵,冰、冰炎,你的主人還、還真有趣,呵……」
 
「嗯。」
 
冰炎附和著,嘴角不自覺又往上揚了。
 
褚冥漾繼續乾笑,但眼角餘光瞥見有一個纖弱的身影往前撲倒,他反應很快地往右邊邁出一大步,穩穩地抓著那個人的手臂。
 
「妳沒事吧?」褚冥漾關心地問。
 
那名女孩抬起頭,望著褚冥漾,小臉瞬間紅了起來。「謝、謝謝……不小心絆到了……」說完,女孩吐了吐舌頭,很是可愛。
 
「嗯,小心點。」嘴角掛著溫和的笑容。
 
「真的很謝謝你。」女孩禮貌地鞠躬,看得出來家教十分良好。
 
正當女孩轉身欲離開時,陽光學長出聲了。
 
「學妹,妳是絮語,對吧?」
 
「我是。」小臉歪了歪,有些疑惑。
 
「妳和旁邊的這兩位同學是同一隊的,而我是你們這組的小隊長。」伸手指了指角落聚集的幾個人,「剩下的組員在那裡,我們過去集合吧。」
 
在這個不起眼的角落,聚集了將近十個人,男女人數各半。每個人輪流介紹了自己的名字,當中,有幾個人特別讓人印象深刻。以鼻孔看人、彷彿其他人是螻蟻的以提卡;腔調很重的林;身高不高、有著可愛娃娃臉的裘裡斯.洛可華。
 
最後,是身為這個小隊的小隊長的自我介紹。
 
「我是阿斯利安,叫我阿利就可以了。接下來的兩天還請你們多多指教,有問題歡迎隨時來找我。」




最近有點忙,但颯楓還是會努力更文的!
在此奉上一篇,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