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四話 闖關開始

☆☆☆
 
所有小隊都已經各自出發了。
 
以阿斯利安為首的這一隊伍往東走,一路上都沒有碰到其他小隊。本來瀰漫在彼此間、因不熟而產生的隔閡,隨著時間的演進以及小隊長熱情開朗的談話,而使得彼此距離拉近許多。不過……還是有例外的時候。
 
「我說往這邊!」以提卡看了看出現在眼前的兩條路,指了右邊的那條。
 
「左邊比較好!」裘裡斯.洛可華也發表自己的意見。
 
「右邊!」認為其他人都不如自己的以提卡,說什麼也不肯讓步。
 
「好了好了,都不要吵。」阿斯利安跳出來排解紛爭,順道提出解決方法。「不然……我們丟銅板決定吧?」
 
「嘖,沒辦法。」
 
最後結果是往右邊。
 
高傲地睨了裘裡斯一眼,得意洋洋的以提卡率先往前走,沒有看到對方在自己轉身的瞬間扮了一個鬼臉。其他人也沒說什麼,只是相互看了看,無奈地聳聳肩,卻也還是提起腳步跟著走。
 
「嘖,眼睛都長到頭頂上了。」
 
「嗯。」褚冥漾還想說些什麼,但眼角餘光瞄到阿斯利安正在看著他,他就突然閉口了。
 
從出發到現在,褚冥漾和千冬歲兩個人總會不自覺地和自家小精靈聊天,偶爾會四個人相互交談,在其他人眼裡,就好像在自言自語,不過都沒有人注意到,除了阿斯利安。
 
阿斯利安本來以為只有褚冥漾學弟會有對著空氣喃喃自語的習慣,沒想到一路走來,這才發現另一位學弟也會有這樣的情形,不過相較之下比較輕微。他真的很好奇,究竟在他看不見的空氣裡,躲藏些什麼?
 
不是沒察覺阿斯利安不斷投射過來的目光,只是在彼此還不熟悉的狀況下,他們並不想多說些什麼,更遑論是向對方解釋小精靈的存在。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與人分享,每個人心中或多或少都藏著祕密,所以雖然很抱歉,但他們暫時還是無法對對方攤開這件祕密。
 
沿路的風景很漂亮,青草綠樹,只可惜沒有藍天與陽光,有的只是灰壓壓的雲朵,似是快要下雨了。
 
看了看天空,褚冥漾皺著眉頭說:「我們加快腳步吧,要下雨了。」
 
天空像是要印證褚冥漾說的話,滴滴答答的就開始下起大雨。一小隊人在泥濘的路上奔馳著,濺起了一團又一團混著水的土壤,濕滑又時有陷下去的感覺,既沒有安全感,又很噁心。
 
「隱形真好,都不會淋濕。」褚冥漾以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嘟噥著。
 
前方忽地出現了遮蔽物,一干人默契地交換眼神,立馬飛奔過去躲雨。雨勢依舊很大,若是再跑個一分鐘,估計就全濕了。不過他們現在也沒好到哪裡去,滴著水珠的頭髮,模樣有些狼狽。
 
「哈啾!」
 
淋了雨,加上不斷吹來的風,有好幾個同學已經打起噴嚏了。雖然有帶傘,但是為了方便活動,大家就把行李集中起來,連同傘一起,放在了集合的大廳。身上背的,就只是裝有手機、錢包、衛生紙等貴重或必需品的小型背包。
 
褚冥漾將視線從左至右掃過一遍,最後定格在一個人的身上。皺著眉頭,他想起從小家裡的教育告訴他的事,隨後就把身上穿的外套脫下來,披在那個人的身上。
 
「喂!」冰炎怒瞪著沒有先告知、害他差點從肩膀上摔下來的人往前走。
 
察覺到有道陰影覆蓋在自己身上,之後便感覺到肩膀上多的重量,她回過頭,「咦?這是?」疑惑地瞅著為她披上外套的人。
 
「雖然有點濕,不過還是穿著吧。」褚冥漾別開眼,「……小心別感冒了。」
 
這樣的情況讓千冬歲瞇起了眼,不懷好意地看著對話完、走回來的褚冥漾,發揮收集八卦……不,情報的精神,趕忙上去詢問,眼鏡後的雙眼閃爍著光芒。坐在他肩膀上的夏碎也一臉很有興趣的模樣,在看到冰炎巴褚冥漾的頭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也更大了。
 
「對人家有意思?」
 
「啊?」揉著被冰炎打的地方,褚冥漾滿臉問號地望著千冬歲。「什麼意思?」
 
「絮語,」視線往後方移動,褚冥漾也瞥了一眼。「你喜歡她?」
 
「喜歡她?」褚冥漾很訝異,他知道對方這裡指的喜歡是哪種喜歡,所以他連忙否認:「沒有。」邊說還邊搖頭。
 
「真的?」千冬歲不相信。「那你為什麼把外套披到她身上?」
 
「因為她剛才打噴嚏了,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穿白色的衣服。」
 
「就只是這樣?」懷疑地瞇了瞇眼。
 
「對。」點點頭,「不然你覺得是怎樣?」
 
搖搖頭,千冬歲不語,那副模樣看起來有些惋惜。
 
褚冥漾看見這樣的情形,無奈地嘆口氣。
他是真的沒有其他意思,只是遵從家裡面告訴他的:要善待女性、要對女生好、要體貼女孩子、要關心要包容女生……林林總總加起來有百來條。小時候只是要求他背下來,等他慢慢長大了,便開始一一實行,也因為這樣讓他有時候在無意識間身體就會自然有動作。
 
「你以後該不會是妻奴吧?」默默聽著褚冥漾心聲的冰炎又回到對方的肩頭坐下。
 
「嘛,誰知道呢?」
 
 
「好了,大家過來這邊集合。」阿斯利安向自家小隊的學弟妹招手,等人都過來之後便宣布:「這裡是我們的第一關。」
 
聽到小隊長這麼說,底下的人嘰嘰喳喳地交談起來。阿斯利安也沒有生氣,只是提高音量繼續說。
 
「這一關是排球比賽,我們必須在旁邊等待另一小隊出現。」微微笑了,「剛好就趁機會躲雨休息。」
 
沒多久之後,另外一小隊出現了,模樣比他們剛來時還要狼狽。等待對方整理過、休息一下後,負責這一關的關主出來說明遊戲規則。這一關規則並不難,上場人數是全部,獲勝的關鍵是絕不能讓球落地,先獲得兩分的隊伍即贏得勝利。
 
「輸的那隊會有懲罰哦!」
 
所有人看到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對於勝利的渴望頓時暴漲,個個眼裡寫著:絕對不能輸!
氣勢十分驚人,似乎都燃起了熊熊火焰,視死如歸。
 
「不錯!就是要有這個氣勢!」激賞地點頭,「那麼就——開始!」
 
關主將手裡拿著的巨大球體對準中間分隔的網子、用力向上一拋,由命運決定球會先往哪裡掉。球首先落到了阿斯利安的這一小隊!
巨大的球光靠一個人是無法打回去的,必須仰賴所有人一同合作,而且這顆球不如排球堅韌,單只運用擊打的方式不僅打不高,反而更容易讓球脫軌演出。
 
第一次玩的手忙腳亂、抓不到訣竅,很快就讓以阿斯利安為首的這一組吞下了第一筆敗仗,讓對手搶先奪得一分。看來幸運女神第一球是送給了對方。毫無退路的他們,只能硬著頭皮迎接下一場的挑戰。
 
「放鬆放鬆。」擔任加油團的是隊長阿斯利安,他趁著下一場開始前的空檔不斷在旁邊替學弟妹們打氣。贏或輸並不重要,宿營的活動最主要是希望同一個系所的他們,能夠彼此好好相處,相互扶持協助。
 
第二場比賽開始了,所有人的視線一致地投射在白色的大球上,目不轉睛。或許是要證明自己是公平的,幸運女神這次將球落到了對手那裡,只不過結果不同,球被推了回來,跑到了他們的範圍,本來在看好戲的他們便慌慌張張地死命把球往回推,兩方僵持不下。
 
「要不要許第一個願望?」冰炎看見這樣的情況,對褚冥漾說:「不然你們就輸了哦。」
 
「冰炎,你在說笑嗎?」揚起自信的笑容,「不會輸的。」
 
「哦?」勾起很感興趣的笑容,微微瞇著紅色的眼睛,「拭目以待。」
 
黑色的眼睛快速瞄了一眼他的小精靈後,褚冥漾對著千冬歲說了幾句話,然後兩人分開到球的兩側,默契十足地在心裡數著一二三,球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往回走,悄悄落地。
 
比數現在是一比一,只要再一局勝負就已定了。
 
球出發了,還是先往阿斯利安這一小隊前進,正當褚冥漾和千冬歲想故技重施的時候,意外狀況發生了。
 
眼角不經意的一瞥,褚冥漾瞧見了一抹身影如斷了線的娃娃要倒下去的時候,他反射性地接住了對方,也因為如此,球落地了,確定了他們要接受處罰的事實。
 
「真可惜,雖然因為意料之外的事情,但輸了就是輸了,要乖乖接受懲罰哦!」關主這麼說的同時,派了其他學姊帶著昏倒的學妹到陰涼處休息。
 
褚冥漾將昏倒的絮語交給了朝他走來的學姊,由學姊將人帶去休息,自己則是留下了準備接受等一下的懲罰。
 
「都是你!我們才會輸!」會這麼說的也只有一個人——以提卡。
 
「不然要讓她直接摔倒在地?」挑眉。
 
「那也只不過是躺一下地板而已。」撇了撇嘴,絲毫不覺得這樣說有什麼不對。
 
在一旁聽著的千冬歲忍不住開口:「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沒心沒肝?」
 
「你說什麼!」話裡的不屑無疑是火上澆油,以提卡不滿地揪住千冬歲的衣領,一副誓不罷休的表情。
 
「來啊!」眼鏡後的雙眼瞇了瞇,「難道還怕你不成!」
 
戰火一觸即發,卻也沒有人上前阻止,大家樂得看一場好戲,誰叫某人的個性這麼差勁,是時候該吃吃鱉了!
褚冥漾則是有些擔憂地望著對峙中的兩人,會產生這樣的情況是以提卡和他的問題,而不是千冬歲,實在不應該讓友人擋在他面前、成為以提卡攻擊的對象。
 
此時,一道溫潤的聲音傳來,「別吵了,難得同組要好好相處,嗯?」阿斯利安面帶微笑的勸阻,只不過那個笑容並不普通啊……
 
以提卡和千冬歲同時禁聲,不爽地互瞪一眼後就分開了。只不過……接下來的懲罰遊戲讓他們的仇……結得更大了……雖然一切只是一場意外,卻讓他們仇上加仇了……
 
或許,上輩子是仇人,這輩子絕對還是仇人!
 
 
 
 
「明明就是你的錯!」
 
「是你!」
 
「有錯的人死不承認自己有錯,承認有這麼難嗎?」
 
「沒有錯卻要我承認,我比竇娥還冤!」
 
「哼……憑你也想和竇娥比?」
 
「那個……先別吵了,我們還是先找到這一關要的藥草吧?」
 
「閉嘴!還不都是妳害的!」以提卡用粗暴的口吻對著勸阻的人大吼。「如果沒有妳的話,我們就不會輸,也不用接受懲罰,一切都會很完美……為什麼偏偏就是有妳在?!」
 
「我……」絮語一臉泫然欲泣,小巧的臉瞬間刷白。
 
「你這麼說也太過分了吧!」
 
「我說的是事實。」
 
排球那關結束後,阿斯利安便帶領他們繼續往下一處走,途中,千冬歲和以提卡一直爭吵不休,而現在因為下一個關卡的要求而被迫拆散成四人一組尋找藥草,偏偏很不幸的,他們抽到了同一組,此時沒有阿斯利安的居中協調,他們吵得更兇了。
 
褚冥漾看著眼前越發激烈的爭鬥,言語也越來越尖酸刻薄,像是非傷害到對方不可的銳利語句,讓旁人聽了也不寒而慄。
 
他們四人抽籤同組,是上天的惡整吧?
褚冥漾無奈地望了望依舊灰濛濛的天空,嘆了一口氣。他真的不喜歡這樣的天氣,本來就很煩躁紊亂的心,加上不停爭吵的謾罵話語,更浮躁了。
 
好煩好煩好煩!!!為什麼可以煩成這樣?!!
 
似乎還嫌他不夠心浮氣躁,受不了以提卡言語攻擊的絮語摀著嘴巴,哭著跑開了。沒多猶豫,褚冥漾立刻追了上去。雖然下過雨、泥土濕滑,卻一點也不影響他奔跑的速度,只是煩悶的感覺一直卡在心頭,讓他不自覺皺著眉頭。
 
沒多久,褚冥漾追上了跑在前頭的絮語,不過……
 
「哇啊啊!!!!」
 
「小心!」
 
在最危急的一刻,褚冥漾拉住了絮語,然而反作用力的關係,他們只能無能為力地瞪視著對方逐漸縮小的身影,終至消失。




最近有點忙,這一篇會更比較慢......(好像沒快過?!)
嗯,總之,會先放中短篇的文上來,請多包涵。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