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身以後(冰漾)

☆☆☆
 
偌大的房,寂寞的床。
他第一次對自己的房間有這樣的感覺。
 
一種孤單與寂寥的氛圍。
 
想來也好笑,這一陣子不都這樣?
他忙,他也忙,最多的交集是他們在睡覺的時候。
不過就快要結束了,之後,他們有更多的時間能在一起。
 
只要熬過現在。
 
輕撫另一半邊的床,冰炎勾起一個淺淺的微笑。
 
 
難得沒有任務,冰炎乖乖地去上大學部的課。
教室裡的人一見到他,反應各異,有的開心,有的憎厭,但他毫不在意,隨意地挑了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安靜地看著自己的書。
 
「我還以為你會翹掉呢。」敢主動跟他搭話的,也只有他的搭檔了。
 
「夏碎。」瞪了對方一眼。
 
「歲他們中午會在白園吃飯,要去?」
 
「嗯。」褚會在那裡,一想到自家學弟,臉部的表情柔和了不少。
 
「嘖嘖,這副模樣,剛認識你時,如果有人跟我說有一天你也會有這種表情,打死我都不信。」揚起有些礙眼的笑容,夏碎肯定地說:「果然是因為褚。」
 
「囉唆。」撇開頭,冰炎將視線移向窗外。
 
是啊,他也不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表情。
不過事實就是事實,他不會去否認。
 
他突然好想念褚,他們有多久沒有說話了?哪怕是一句簡單的問候。
 
記得上次任務前褚有話跟他說,是什麼呢?雖然戀人可能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但他還是察覺到對方很失落。
他一度想要留下來聽黑髮學弟說完,只是時間有些緊迫,所以還是選擇先離開。
他想,之後有的是時間可以聽對方說,也就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錯過了當下,有時候機會便要很久以後才會再來拜訪。
 
 
冰炎和夏碎來到風之白園,熟悉的地方今天似乎有些冷清,熟悉的幾個身影吃著午餐,但少了以往的笑聲。
 
聽見後頭的腳步聲,他們回頭看到了冰炎與夏碎。夏碎愉快地走過去抱住自己的寶貝弟弟,而冰炎則是皺起眉頭。
 
「褚呢?」
 
「漾漾去旅行了。」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冰炎學長不知道嗎?」
 
冰炎臭著一張臉,搖頭。
那個笨蛋,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都不說?!
……等等,該不會褚那天就是要說這件事,卻被自己拒絕了吧?
 
一想到可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冰炎的怒火瞬間消失了大半,不過,他還是很不爽。自己戀人的事情竟然要透過第三者才知道,他這個戀人是不是當的太失敗了?但是這些目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他去哪?」
 
「漾漾沒有說。」千冬歲有些抱歉地搖頭。「只傳了一封簡訊說他去旅行,畢業考那天會回來,要我們不用擔心。」
 
「簡訊?」
 
「對,他出發那天早上傳的。」頓了頓,「之後我想跟他聯絡,卻怎樣都聯絡不上。」語氣有著說不出的擔憂。
 
在一旁聽著的夏碎忍不住插話:「冰炎,你完全都不知道?」
 
冰炎瞪了他一眼,如果知道的話,還用得著在這邊問?
 
一個眼神就讓夏碎明白了,但他還是不解,「你們吵架了?」
 
「沒有。」
 
一陣沉默蔓延著。
凝滯的氛圍,打破僵局的是夏碎。
 
「冰炎,你是不是都沒有和褚溝通?」
 
「溝通?」
 
夏碎嘆了一口氣,看這個反應,十成十是沒有溝通。
他開始解釋,即便是相愛的兩個人,彼此如果沒有交流的話,很快就會形同陌路。有些話不說,對方是不曉得的;若是彼此之間都靠相互猜測,最後一定會分開。
 
「褚很好理解,就算不說,光讀他的表情和動作,我想你大致可以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對褚而言,你就不是那麼容易明白。如果長時間下來,人很容易胡思亂想,最後會做出什麼決定就不曉得了。」
 
不要以為對方都懂,就什麼都不說出口。
不要認為是對對方好,就什麼都隱瞞著。
交流是雙向的,好好想想,你的心情是什麼?你想要的是什麼?
夏碎語重心長地說。
 
「冰炎學長。」千冬歲用複雜的眼神看著冰炎,「你有沒有想過,每當你轉身以後,漾漾是以什麼樣的心情看著?」
 
什麼樣的心情?
這個問題,他真的沒有想過。
 
微微向他們點頭,冰炎沉思著先離開了。
 
 
回到黑館的冰炎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回想著交往前、交往後,以及到現在的種種。試著想了一下,他的心一疼,有種苦澀的味道蔓延開來……原來在他轉身以後,褚是以這樣的心情待著,獨自安慰著。
 
每次他轉身以後,注視著離開背影的那個人,會有種兩人越來越遠的錯覺,中間似乎隔著無形的牆,而這面牆隨著他轉身的次數增加,似乎也跟著加厚了。
先是看得到的距離變遠,逐漸地,兩人的心也越來越遠……
 
冰炎想到千冬歲說的話,他是到了褚離開的當天才知道對方要離開,所以,從中可以發現,褚本來是想要第一個告訴自己要離開一陣子,不過一直沒有機會。
而這個沒有機會,完全是因為自己的拒絕。
 
想到褚當時的心情,落寞難過絕望,他覺得自己的心被擰著。
他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只顧著自己想的事情,自以為自己的想法就是最好的,他為兩人的未來做了打算卻忽略了另一半的意見,想要給對方最好的卻連最基本、最簡單的都做不到……溝通真的很重要,而他這個戀人做的真是失敗……
 
所以褚才會一直拖到了離開的那天,選擇默默離開,只以簡訊的方式告知吧。
 
睜開了寶石紅的雙眼,他知道褚的離開是想要釐清他自己的想法,也讓身為戀人的自己去想一想。有時候,他真的覺得褚比自己勇敢。雖然擔心害怕,但還是會為了更好而去改變。
 
回來的時間是畢業考當天,在這期間,他會帶著對他的思念,好好想一想。
 
不論褚最後的選擇為何,自己都一定會再一次把他抓住。
緊緊的,再也不放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