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狼魔王(上)(冰漾)

☆☆☆
 
他是褚冥漾。
是Atlantis小村的一介平民老百姓。
自認為是一名路人甲,長相平凡,能力平凡,隨便一抓就會有一大堆的那種。
 
不過,那都只是自認為……
 
在旁人眼裡,他長得雖然不是傾國傾城或是潘安再世,但他清秀的外表加上散發出來的特殊氣質,總會讓人不自覺地放鬆,彷彿被流水洗滌一般;在家人眼中,他是個聽話的乖孩子,個性溫和到讓人擔心他是不是會在外面被人欺負卻什麼都不說;在朋友眼裡,如水的包容、體貼與溫柔,不自覺會讓人想要親近,單純和單蠢,總讓他們這些友人擔心他會不會傻到被賣掉還替人數錢!
 
這是一個屬於他的故事……
 

 
「我出門了。」
 
「褚漾漾,你不要你的午餐了?」
 
「啊……謝謝姊。」
 
從自家姊姊手中接過母親做的餐盒,沉甸甸的,裡頭肯定全是自己喜歡的菜色,是母親用滿滿的愛心為自己準備的,想到這,褚冥漾本來匆忙的神色劃上了一抹笑容。
 
「還發呆,不是快遲到了?」
 
「哇啊啊啊啊啊!!!!」
 
「呵,接著。」
 
準備奪門而出的他聽到褚冥玥說的話,反射性地回過頭,接住了對方拋過來的另一個東西。他的姊姊就喜歡這樣,看他慌張、手足無措,卻也真的對他很好。前提是,他必須先熬過前面的煎熬。
 
低頭望著手裡的布包,空氣中飄著一股若有似無的甜味,他知道,這是餅乾。他猜這樣東西大概又是褚冥玥眾多追求者之一送來的吧。可惜,最後全進了他的肚子裡。在追求他姊姊的時候,怎麼沒有打聽對方並不嗜甜呢?一般女孩子喜歡甜食沒錯,但那是「一般」啊!他家的這位可不「一般」啊!
 
「再不走,你真的要遲到了。」褚冥玥涼涼地在一旁說著。
 
「哇啊!我走了!」
 
「路上小心呀。」
 
注視著自家弟弟狂奔的樣子,她眼底滑過一抹溫柔。
雖然老是笨手笨腳的,但心思卻格外地細膩;對自己的事情總是能看得很淡然,然而對家人朋友的小事卻特別的上心;明明已經見過不少世面、看過許多邪惡或現實的險惡,卻依舊保持著單純以及對他人的信任。有這樣的弟弟,她這個做姊姊的能不替他擔心嗎?哪天被拐了都不知道!說不定還會袒護對方呢!
 
要避免被人欺負,不是自己變強,就是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靠山。這可是一個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褚冥漾無法改變他那單純天真的本性,那就只好由她這個做姊姊的來保護他,與其被人欺負,她寧可選擇欺負人,強勢才符合她的個性。
無論如何,她是不會允許別人欺負她的家人,哪怕……要成為「惡鬼」也在所不惜!
 
揚起一抹「危」笑,她進門準備等一下要工作的東西。
 

 
「漾漾,早!」
 
「呼……喵、喵喵,對不起,我、呼呼……我遲、遲到了……」扶著膝蓋,上氣不接下氣地開口。
 
很有朝氣的女孩一臉疑惑,實在不是很能理解友人說這句話的意思。「遲到?漾漾並沒有遲到喔,反而是早到了呢!」
 
「欸?」完全沒有想過會聽到這個答案的褚冥漾一怔,絲毫無法消化這句話的意思。沒有遲到?是早到了?墨色的大眼眨呀眨。
 
「大概是被冥玥姊整了吧。」站在女孩旁邊的戴眼鏡的短髮男生,推了推眼鏡,語氣肯定。
 
「怎、怎麼這樣……」欲哭無淚。
 
他這麼辛苦地一路狂跑是為了什麼?而且為了整他,有必要把家裡的時鐘全部調快嗎?!只是想看他慌亂而已,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不知何時,從空氣中浮現出第四個人,他緩緩遞出一顆粉紅色的三角飯糰,「來,元氣飯糰,吃了之後打起精神來。」
 
「萊恩,謝謝你……」等他一接過飯糰,褚冥漾看見友人慢慢地又融入的空氣中,與背景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褚冥漾吃起了萊恩給他打氣的飯糰,聽著友人們分享昨天發生的趣事或是發現了什麼稀奇古怪的人事物,這就是他們每天早上的開始。
 
他們幾個好朋友約定每一天的早晨、在開工前的短暫時光,要一同共進早餐。畢竟,只要一忙碌起來,他們有時候甚至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更遑論像這樣輕鬆自在地聊天了。
 
「喵喵今天早上從報紙上看到,又有人因為晚上看了森裡裡那座湖的湖面倒影而迷失了心神,嘴裡一直喃喃念著:『美人……美人……』傳說真的只是傳說嗎?」睜著一雙閃亮亮的眼睛,在裡頭流轉的不是對傳說的恐懼,而是對未知事物的好奇以及,想要去一探究竟的心情。
 
「嗯……」習慣性地又推了推眼鏡,彷彿陷入思考般地沉吟著。末了,他開口:「我認為那應該是真的。不是湖裡有什麼,就是那座森林埋藏著不為人知道的祕密。」
 
「喵喵也這樣覺得!」露出可愛的笑容,喵喵說出了她的渴望。「要不,我們明天進去看看?」
 
不等眾人回答,屋內的人探出頭來喊了聲:「上工囉!」
 
「「「「是!」」」」
 
他們四個人都是在同樣的地方工作。
喵喵和褚冥漾是負責替人診治的醫生,兩人的醫術好得沒話說,加上前者的開朗、後者的溫潤,讓病患不僅得到最好的治療,也同時沉溺在兩人的魅力下;萊恩是這間診所的保鑣,畢竟這間診所的名氣很大,總會吸引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為避免遇上處理不來的麻煩事,特別雇用了一名保鑣;而習慣推眼鏡的千冬歲則是藥劑師,不單只是替病患配藥方,也是研究新處方的重要研究員之一。
 
他們總是會像這樣在診所外聊天吃早餐,等到診所的負責人喊他們時,他們才會上工。若是負責人自己睡過頭,他們就會繼續聊,反正門也是鎖著、進不去,那就讓他們繼續享受一下悠閒的時光吧。至於那些住進來的病患也不需要擔心,他們有其他人照看,而且地點也不是在這,而是在較遠另一處,畢竟病患需要的是一個安靜的空間,好好靜養。
 
在他們進去之後,天空忽然飄起陣陣細雨,讓整個環境籠罩在霧茫茫的一片,陰沉沉的氛圍彷彿讓整個大地陷入了不祥的預兆之中。
 

 
天空依舊飄著細雨,綿綿的感覺不會讓人覺得反感,反而是拂過肌膚的涼意使人稍稍減緩了酷暑的炎熱。
 
褚冥漾緊緊抱著懷裡的包裹,踩著步伐快速朝著偏遠處的目的地前進,這是上頭交代他的工作,只要將東西送達,今天就可以下班了。他小心翼翼地護著包裹,裡頭裝的東西是病患的藥以及一些醫療用品,若是意外弄髒了、摔著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當他受託時,外頭的天空一度放晴了,看似清澈的天空欺騙了大家,讓人誤以為不會再下雨了,殊不知,一切只不過是假象,一個美麗的偽裝。
 
趕著路,褚冥漾一心一意祈禱著能將手中的東西平安送達,就在快要到病患們安靜養傷的房舍時,他眼角瞥見一隻雪白色的動物。
 
「咦,那是……?」他覺得那個小傢伙正盯著他看,紅色的眼睛微瞇著,彷彿在打量什麼。褚冥漾喃喃自問:「怎麼了嗎?」
 
猶豫著要不要靠近,耳邊就傳來了呼喊。
 
「褚醫生!」
 
就因為這麼一喊,雪白的狼轉身就跑開,離去前,又深深地看了褚冥漾一眼。望著對方跑去的方向,褚冥漾搔搔腦袋,有點不明白,他總覺得牠有話對他說。既然現在牠跑走了,那就先處理正事吧,等結束後再來看看好了。
 
打定主意後,褚冥漾便隨著方才呼喊他的男護士走進去,掛著笑容,一一和裡面的病人打招呼、詢問著近來可好與是否有出現不適的情況,態度既認真又親切。
 
而這一切,全部都落在遠方陰暗處的一對紅色眸子裡……
 

 
等褚冥漾要離開時天已經黑一半了,正以為無法找到那隻雪白色的小傢伙的時候,與灰黑色相斥的白色出現在眼角,他一眼就認出來是來時見過的那隻。他舉步朝牠前進,但對方似是察覺到他的逼近而漸漸往另一端跑去。追逐了一陣子,一黑一白的他們來到了擁有許多傳說的森林邊界。
 
停下腳步,褚冥漾將視線暫且離開白色的目標,抬頭左右看了看整片森林的外面。在這樣下去就要跑進森林裡了,該怎麼辦?是追還是不追?
 
察覺到後方的人停下了腳步,領在前頭的白色也跟著停下腳步。紅色的眼睛彷彿看出褚冥漾的猶豫,雪白色的小傢伙就這麼低吼了一聲,打破了陷入苦思的黑色身影。
 
經過這麼一聲,褚冥漾也下定決心了,他要繼續往前走。從房舍到森林,中間的路程他好幾次因為體力不足而佇足,然而白色的小傢伙也停了,就像是在引領著他一般。既然如此,他絕不能在這裡就放棄,小傢伙肯定有靈性,說不定要引領他去救人呢。
 
稍稍喘了一口氣,褚冥漾又繼續往前追。




這一篇本來打算雙十節丟上來,但剛好連續兩天都晚班,所以拖到今天......
最後停留的地方有點奇怪,就別在意了。
如果發現錯字or奇怪的地方,請留言告知,謝謝!
目前的打算是將這篇中短文更完之後繼續著手「我的王子」那篇。
有任何想法or意見,歡迎大家盡量留言!
雖然可能沒辦法一兩天立刻回覆,但颯楓保證一定會回的!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