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8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賭身立誓(冰漾)

☆☆☆
 
晨曦劃破天際,樹上站了一個人。
黑髮黑眼,溫暖的笑容掛在唇畔。
 
從樹上一躍而下,靜謐的校園裡迴盪著他的腳步聲。
躂、躂、躂。
 
沐浴在早晨的陽光下,他神清氣爽地散步。
足跡遍布久違的環境,說不出的情緒盈上心頭。
 
似乎是太久沒有回來,他總覺得空氣裡有股甜甜的味道。
走著走著,來到某處的石桌旁,熟悉的人正站在附近的一棵大樹下。
 
似是聽到聲音,那身影緩緩轉身,勾起溫和的笑容說:「.…..回來了啊。」
 
「嗯,我回來了。」
 
「亞殿下很想念你。」眼裡是疼惜與明白,「考試結束後,好好聊一下。」
 
「會的。」
 

 
繼續走著。
然而興許是因為畢業考試,以往冷清的這個時間點,突然多出了不少人。三三兩兩群聚討論,或是捧著書本苦讀,就怕差那麼一點點,便踏入必須留級的命運。只不過......
 
「妖師!你還有臉回來!」
 
「滾出去!」
 
「邪惡的種族不該存在!」
 
還是有人這麼無聊......
有些事情,不論過了多久,還是不會改變啊......尤其是人心......
 
原本以為自己在外頭的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可以讓反妖師的人一改想法、不再認為妖師一定是邪惡與黑暗的,看來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笑容變得很無奈,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笑著。
在外旅行,他學會以笑容面對一切。
 
這世界,有人挺你,就有人反你,極端的結果總有兩個。如果老是因為那些反自己的人而不開心,那活著也太辛苦了!
 
更何況......
他們真的明白妖師是什麼?真的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反對?
如果連自己都說不清楚,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那也太可憐了。
 
耐性很快耗盡的他們,直接動手。看到這樣的情況,無奈苦澀的笑容更深了。
看來不動手是不行的。
 
輕聲說了句:「抱歉了。」他便以飛快的速度朝他們奔馳而去。
 
他只是將人放倒,並沒有讓他們受傷,畢竟還有畢業考試在前方等著。
動作十分輕盈俐落、毫不拖泥帶水,讓後來抵達的人群為他的能力大感訝異。
 
「漾漾變得好厲害……
 
「實力逼近黑袍。」
 
「心腸太軟了,對方敢動手就是已經有了付出代價的覺悟,根本不需要留情。」
 
「褚……
 
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同時,褚冥漾已經解決完反妖師的學生,並送他們到醫療班。轉過身,他笑看著友人們以及,他的戀人。
早在他們出現,他就注意到了,只是那時候的他不曉得該以怎樣的表情面對他們,這才拖到現在。
 
「各位,我回來了。」
 

 
喵喵是第一個撲上去的。
 
「真是的,漾漾知不知道我們很擔心!這麼久才傳簡訊報平安!」喵喵鼓著雙頰,語帶威脅地繼續說:「下次再這樣,喵喵會讓你一年吃不到蛋糕的!」
 
一年……蛋糕……
褚冥漾驚嚇地連忙保證,「不會有下次,絕對不會!」
 
「說到做到喔!」
 
「當、當然。」開玩笑,一天吃不到蛋糕他都覺得快要他的命了,更何況一年?!
 
得到滿意的答案後,喵喵開心地退到一旁,接下來上場的是兄弟檔──夏碎和千冬歲。
 
「唔……千、千冬歲……」情不自禁地,褚冥漾退後了一步。
 
「漾漾,相信你已經知道我要說什麼了,下次不可以喔。」推了推眼鏡,笑容十分地燦爛。
 
搖頭兼擺手,「不會不會!絕對不會!」天哪,千冬歲是修羅在世嗎?
 
相較之下,一旁的夏碎則是簡直是神!
笑容和藹,全身散發著刺眼的亮光……
 
「多虧你,我才能休息、和歲好好相處,需要幫忙的話別客氣。」頓了頓,話鋒一轉,「不過還是不要有下次,好嗎?」
 
本來還覺得對方是好人的褚冥漾,頓時有一種深陷在冰天雪地環境的錯覺,無法克制地,他輕輕顫了一下。
 
「是、是!」嗚,好可怕……
 
送走了可怕的兄弟兩人,下一個是……一顆飯糰!
 
……謝謝你,萊恩。」
 
「不會。」
 
然後,剩下最後一個人了。
 
「褚。」
 
冰炎和褚冥漾相視,目光是思念是眷戀,是想將對方刻進心底般的熾烈。有好多話想說,有數不完的事情想要分享,有無盡的想念需要傾吐,但是都不及此刻的安靜、將對方深深烙印在自己的眼底。只可惜……
 
噹噹噹──
 
「唉呀,畢業考試的預備鐘。」
 
「嘖!」聽到夏碎那看好戲的語調,冰炎發出不滿的聲音。
 
無奈之下,想說的話只好先忍著,放這個自己心念已久的人再次離開。反正這麼久的時日都熬過來了,還差這幾個小時的時間?
雖然如此,但心情還是有著說不出的鬱悶。
 
就在褚冥漾經過冰炎身邊時,他以只有兩人聽得到的音量留下四個字:
 
──黑館等我。
 

 
考試一結束,褚冥漾立刻開啟傳送陣回黑館,一分一秒都不想要浪費。他和冰炎已經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來確認,夠多了,真的不需要再多了。
現在,是時候把橫在兩人中間的問題解決了,是繼續在一起,還是形同陌路,即將揭曉──
 
久違的黑館,褚冥漾完全沒有心思去留意,此刻,除了他的戀人以外,什麼事情都無法佇足於他的腦海。環視了房間內,在潔白的床上發現了佔據他的心的人。他悄聲走近,映入眼簾的俊美容顏滿是掩不住的疲態,眉頭緊皺著,似是睡得不安穩。
 
褚冥漾心情有些微怏,他不喜歡戀人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就算還很年輕,即使身體再強壯健康,他還是無法苟同這樣的行為。
 
「學長……」喃喃低語著對冰炎的稱呼,聲音輕的彷彿羽毛拂過一般。
 
呢喃的同時,褚冥漾一邊將想念已久的輪廓用手指勾勒,心裡跟著抱怨:任務任務任務,為了任務就可以不顧自己的身體,不在乎別人的擔心,睡眠也可以拋棄,甚至把自己搞得這麼累……任務真的有這麼好嗎?可惡的紅眼殺人兔,一點都不在意我……
 
什麼時候才可以,把我放在第一位呢?
 
似自嘲,又似嘆息,褚冥漾輕輕搖了搖頭,嘴角揚起一抹無可奈何的弧度。
陷入思緒的他,沒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人,用充滿戀慕的眼神注視著他。
 

 
早在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冰炎就決定不再聽褚冥漾的心聲了。
 
他以為,就他對褚冥漾的瞭解,就算不用再聽對方的腦殘,他也能明白他在想什麼,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所以,他決定等褚冥漾回來後,他要繼續聽。雖然有時候可能會讓自己發火,但是他無法再次忍受褚冥漾可能會離開他的這件事情。
 
無論如何,他絕對會將妖師學弟牢牢綁在自己身邊。
即使一切必須重頭,他也一定會再次抓住。
 
 
其實在褚冥漾出現在房裡時,冰炎就察覺到了。只是他不想從床上起來,於是就繼續假寐,沒想到黑髮學弟竟然以為他睡著了……
不過也因為如此,他才可以聽到戀人的心聲、最真實的想法。
 
原來,他一直是這麼想的……
 
悄悄睜開眼睛,紅色的雙眸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略顯消瘦的臉蛋,然後,一把將人攬入懷裡,頭埋入對方的肩頸、汲取著屬於他的清香。
 
「褚……
 

 
「學、學長……?」整個人被抱上床,褚冥漾有些吃驚地開口。
 
「褚。」冰炎收緊手的力道,不斷重複說著:「褚…………我的褚……
 
聽著冰炎飽含情感的嗓音,褚冥漾覺得有種想哭的衝動。銀髮戀人的低沉聲音,似是在訴說著滿滿的愛戀、眷戀、思念,擁抱自己的溫度與力道,讓人忍不住沉淪。
 
如果這是最後一次,那就讓他好好感受吧。
 
「這絕對不是最後一次……!」冰炎略顯激動的反駁。
 
感受到懷裡的人一僵,冰炎稍稍放鬆些力道,大掌安撫地拍著褚冥漾的背,傾訴著。
 
「我愛你,這份心意絕對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拉開了些距離,冰炎直視著褚冥漾夜色的眼眸,他的心意如同他的眼神一般堅定。
 
……在你離開前,我一直忙著任務,是因為我想要給你一份驚喜,我們未來的藍圖。只是還來不及實踐,你就離開了……」頓了頓,「我以為你都懂,就什麼都沒說……這是錯的,愛要說出來,也需要溝通,這是兩個人的事,我卻認為只要照我想的做就是對、就是好……對不起……
 
對不起,因為我的自以為,讓我們錯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對不起,因為我的不體貼,讓你難過讓你傷心讓你選擇離開。
對不起,因為我的不表達,讓彼此不斷擦身而過差點永遠錯過。
 
「學、學長……
 
哭了,褚冥漾聽到這些話,淚水撲簌簌地淌落。
他以為,他們的感情即將結束,原來,是繼續延續下去。
而且,自己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第一位。
這樣就足夠了。
 
伸手抱住對方的腰,單單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褚冥漾卻覺得好幸福。
幸福,其實可以很簡單。
 
……我也覺得很幸福。」
 
「耶?」為什麼會覺得有點似曾相識?明明沒開口,卻……
 
驀地,褚冥漾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瞪著冰炎。
 
冰炎姣好的唇勾起淺淺的笑,「我臉上的倦容不是因為任務,從你離開到現在,我一次任務都沒有接。」將柔軟的雙唇靠近褚冥漾發熱的耳際,「是因為你不在我身邊,我睡不好。」
 
「在沒有你的氣息下睡覺,我睡不安穩;你消失那麼久卻一次都沒跟我聯絡,又怎麼可能睡得好?」嗅著熟悉的味道,冰炎覺得這些日子的疲倦一口氣湧了上來,用有些倦意的嗓音說:「褚,其實你可以任性一點。」
 
聽到冰炎的說明,褚冥漾更肯定戀人學長聽得見自己的心聲,雖然又喪失了自己的人權,卻也不討厭,甚至覺得這樣也不錯。
或許,他病了,得了名為冰炎的戀愛症。
 
強撐著睡意,冰炎承諾:「褚,以後不論遇到什麼事情,我會說出來、和你一起面對,所以,不要離開我。」
 
褚冥漾很開心,這就是他想要的。
他一直都希望能和戀人面對、共同承擔所有的事情,所以……
 
「好。」
 
沒有人開口,剩下的只是規律的呼吸聲。
他們相擁著,在最熟悉最令自己安心的味道下,沉沉睡去。
 
他們都還在戀愛中成長,彼此磨合。
相信明天一定會比今天更好。




這篇主要是以「溝通」為主題。
是從第一部學長掛了之後、他替漾漾鋪了後面的路而想到的。

他會想很多,兩人的未來、將面臨的問題等等,但是他從不會去說。
即便立意是好的,但學長沒有考慮到漾漾的心情......
颯楓以為,相愛的兩人,溝通是很重要的,不要認為這是為對方好,就什麼都不說。
是在這樣的想法下,寫下了這篇。
至於漾漾,其實他可以任性一點,所以他後來美其名為給彼此空間思考,實則是任性地擅自離開。
總之,就是在一大堆的思緒下完成了這篇。

希望大家會喜歡。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