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狼魔王(下)(冰漾)

 ★
 
高大的樹木不停地向後奔馳,一棵又一棵,彷彿正彼此追逐著。左腳右腳左腳右腳,森林裡的一道身影也同樣在奔跑。
 
褚冥漾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天色又更暗了,不僅因為太陽即將下班,更因為被直頂天際的群樹遮住。他覺得很疲累,在不曉得距離的情況下,疲勞的程度也加倍了。偌大的樹林裡,只有他和跑在前面的狼,說不害怕是騙人的。耳邊除了自己粗重的呼吸聲和心跳聲,就剩下風呼嘯而過所產生的各式各樣引人遐想的聲音。
 
眼前,忽然出現一片空地。難道這裡就是目的地?
 
思及此,褚冥漾的趕緊又加快腳步。只不過,在前方迎接他的除了湖泊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了。
 
「咦?」左看右看再左看,確定這裡根本沒有其他人,褚冥漾不解地望著雪白小傢伙所在的地方,卻愕然發現,狼早已去,連個影子也沒留下。
 
不是吧?難道只是為了把他騙來這裡?為什麼誰不好選偏偏選上他呢?!早上被自家姊姊整也就算了,現在連動物也要欺負他?難不成他的背後貼了一張「請來整我」的告示?
 
這麼想的同時,褚冥漾還真的轉頭拉自己的衣服確認。
 
確認自己沒有被惡作劇後,褚冥漾這才冷靜下來打量起四周的一草一木,以及中間的湖泊。
 
舉步走近,湖面掀起一波波的水紋,在月光照耀之下,自己的倒影也逐漸浮現在水面上。
他忽然想到了早上喵喵說過的話,禁不住好奇心的誘惑,褚冥漾半跪在草地上,探頭往湖面看去,只是,除了自己的樣貌之外,根本沒有所謂的「美人」的存在。
 
只不過,這樣的想法在下一秒就被推翻了。
 
一個銀髮紅眼的人映照在褚冥漾身旁,而他感覺到身上的月光也被那個人遮住,只留下一片黑,他反射性地回頭……
 
「狼人!」他低呼。
 
由於光線全被遮掩在那個人的背影之後,褚冥漾對那個人的面貌看得不是很清楚,頂多只瞧見寶石般的紅眼、綁在腦後的銀色馬尾以及,那一對毛茸茸、屬於狼的耳朵……
 
雖然很想就這樣給他翻白眼昏死過去,不過在他昏過去之前,對方就先他一步倒下了。就是在這個時候,褚冥漾才完全看清楚對方的容貌,不過在他注意到對方異常的體溫、雙頰不正常的泛紅以及粗重的呼吸聲,他明白對方感冒了。
 
正苦於不知道要將人帶到哪裡比較好的時候,雪白色的狼又出現了,彷彿是特地來引路的。褚冥漾將狼人扶起,吃力地跟在後面走,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牠很擔心這位生病的人。
 
好不容易將人帶到森林某處的房子裡,輕放在床鋪上後,喘口氣的時間都不給自己,褚冥漾熟練地從身上的背包拿出針筒替對方先打一針,然後詢問白色的小傢伙廁所在哪裡,準備了毛巾幫對方擦了擦臉頰,最後放在額頭上。
 
跪坐在地板上,褚冥漾望著狼人的臉龐,深深地被吸引住。
這樣的面容,的確沒有愧對於「美人」這樣的詞。
 
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他感覺到身旁有一個暖和的小東西朝他靠近,低下頭一看,是那隻雪白色的狼。牠撒嬌似的對他蹭了蹭,鮮紅色的雙瞳直瞅著他,彷彿在擔心,也宛如在向他道謝。
 
「很快就會好的,別擔心。」拍了拍牠的頭,褚冥漾肯定地說。
 

 
唔……睡得真舒服……
睫毛顫了顫,在眼皮底下沉睡的是一雙寶石紅的眼睛。眨了眨,擁有這雙眼睛的主人盯著再熟悉不過的景色,不是自家天花板是哪裡?
但是……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耳邊忽地傳來熟悉的聲音,姣好的唇劃上淺淺的笑容。他寵溺地揉了揉對方身上的雪白色的毛,眼角瞥見床底下睡著一個黑色短髮的人。那人跪坐在地,腦袋枕著床沿,微攏的眉頭,似是睡得不甚安穩。白皙的大腿在毫無防備之下露出了大半,只要一個大動作的翻身就會春光外洩。
 
──他是誰?
 
他立刻提高了警覺,但在一旁的小傢伙跟他說明之後,他曉得了對方是一名醫生,是牠特地帶他過來的。只不過……銳利的紅眸又上下打量了起來。
 
或許在他緊迫盯人之下,黑色短髮的人眼皮動了動,睜開了一雙帶有迷濛的墨眼。剛睡醒時的姿態表露無遺,先是揉揉眼睛、伸伸懶腰、抓抓有些亂翹的頭髮,末了,又打了個呵欠。
 
左右望了望,似乎疑惑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但當他一瞄見床上坐著的人以及那人身邊的小白狼,他頓時張大眼睛、昨天的事情也全部想起來了。
 
「你沒事吧?」邊說還一邊伸手碰觸對方的額頭,「還有一點燒,再吃幾次藥就會好了。」
 
「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褚冥漾。」發現對方輕聲應了聲之後,就一直狂盯著他上下瞧,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一件事。「啊!對不起,我擅自跟你借了一件衣服,因為昨天奔跑流了一身汗,就借了浴室沖個澡,後來又借了衣服……放心,我會洗乾淨再還你的。」
 
「嗯,沒關係。」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還是先吃個東西吧。」頓了頓,「狼人先生……」
 
「亞。」
 
「亞?」
 
「颯彌亞,我的名字,叫我亞就可以了。」
 

 
「亞,吃藥。」
 
「不要。」
 
「不吃不會好,來,快吃。」
 
「不吃。」
 
「好啦,乖乖吃藥好不好?」
 
「不好。」
 
「亞,你很任性耶!」
 
「哼!」
 
已經不只一次了。
苦口婆心說了半天,都講到口乾舌燥,卻依然沒有成果,只換來了無數的瞪眼。褚冥漾深深覺得颯彌亞比小孩子更像小孩子,為此,他感到十分的頭痛。
不僅如此,颯彌亞也很喜歡以欺負他為樂,像昨天……
 
「亞,不要抱我,我要炒菜!」
 
「唔啊啊!!!」可惡,說過這麼多次不要在他頸子上吹氣,為什麼就是不聽!正想回過頭去罵人的時候,只要一見到颯彌亞的笑容,他就什麼氣都消了。只能說,人……不,狼好看,做再怎麼過分的事,還是會被原諒。
 
雖然已經不只一次對自己說不可以輕饒對方,但他瞧見那絕美的笑容,他又不只一次輕易放過對方……
 
他深深覺得對方上輩子一定是惡魔,還是很會掌握人心的魔王等級,否則,怎麼會簡單就掛上漂亮的笑容?簡直比他吃飯還容易!
 
褚冥漾不知道的是,他那份無奈的包容,總是讓颯彌亞覺得很有趣,也就忍不住做得更多了……
 

 
待在這裡的幾天,褚冥漾也明白了那些傳說。
 
會讓人失去心智的湖,只不過是因為被颯彌亞的容貌給驚嚇到,因此而不斷喃喃念著「美人」。不過,褚冥漾覺得很奇怪,難道沒有人注意到颯彌亞頭上的那對狼耳朵嗎?他們都瞎了不成?
 
經過颯彌亞的解釋,這大概是因為人對於第一眼見到的事物太過震驚的時候,就會自動無視掉其他弔詭的地方,自然也就一直沒有人發現所謂的「美人」其實是一隻狼了。
 
至於為什麼颯彌亞會是那個樣子,褚冥漾得到的答案更簡單了。
 
「你問我我問誰?」
 
就這麼一句,就堵得他無話可說。
 
也是,如果這個世界每一件事情都要有一個解釋的話,那真的會沒完沒了。
 
摸摸鼻子,褚冥漾決定不多問,趕緊找周公來盤「生死鬥棋」還比較實在。不過在這之前,一定要先來一個例行公事才行!
 
「亞!快躺下!」
 
褚冥漾興奮地朝著站在床邊的人喊,就像是一隻小狗,搖著尾巴期待著。
 
由於颯彌亞的家只有這間房間有床和棉被,兩人就只好擠一張,幸好床很大張,所以還不至於塞不下兩個大男人。
 
一等颯彌亞躺好,褚冥漾迫不及待地來到對方身邊,舉起渴望的雙手,朝著目標狠狠逼近──
 
果然!觸感真好!
 
「亞的耳朵摸起來得感覺真好!」毛茸茸的,軟嫩溫熱的,真的很好玩。
 
「褚,你這樣好像變態。」有些鄙視地斜睨著對方一臉享受的臉。
 
「欸!哪有!摸起來真的很舒服嘛!」嘟嘴反駁。
 
「是是是。」敷衍。
 
可惡!這什麼態度!「哼!不理你了!」褚冥漾說不理就不理,一個翻身,他決定今天背對著颯彌亞睡覺!
 
殊不知,自己這樣的舉動,其實也跟小孩子無異。
 
望著那賭氣的背影,颯彌亞忍著笑聲從嘴邊傾瀉而出。等到確定不會笑出聲時,他抿了抿唇,輕輕地說:「晚安,褚。」嘴角帶著笑,是滿足的笑容。
 
真是的,他可不記得以前的自己這麼愛笑。
 
不曉得颯彌亞內心糾結、尚未睡著的褚冥漾嘴角上翹,在心裡回覆著:
 
──晚安,任性霸道的狼魔王。




還沒有結束喔!
這個系列,以三篇為一個連續。
我的狼魔王→我的狼殿下→我的狼情人
目前冰漾篇是這個樣子,希望大家會喜歡。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