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狼殿下(上)(冰漾)

☆☆☆
 
兩天了。
扣除第一天被小雪球帶來替亞看病之後,他又待了兩天。
 
這幾天裡他也沒閒著,不僅要當個專業的醫生,就連煮飯打掃也都樣樣來,讓他一度懷疑自己待在這裡到底是要照顧病人?還是要當幫傭?抑或者是幼稚園老師必須軟言軟語地哄小朋友吃藥?
 
只能說,這年頭醫生不好當,除了專業技能,還必須是個兼職保姆、誘哄小孩!
 
望著餐桌對面慢條斯理吃著早餐的颯彌亞,褚冥漾無奈又好笑地搖頭。
 
「有什麼好笑的?」好看的眉頭聚攏著,微微瞇著的紅眼緊盯著對面的人。
 
褚冥漾慌忙地擺手,「沒,沒有。」他怎麼可能把剛才想的說出來?要是知道自己稱呼他為小孩子,不被扒層皮才怪!
 
亞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壓根不相信褚冥漾說的,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忽地,頭上的耳朵動了動,像是聽到什麼聲音似的,這樣細微的舉動沒有逃過褚冥漾的眼睛,他正想開口,卻發現對方的視線落在了門上。
 
沒多久,一道雪白色的影子從門的另一邊飛撲過來,讓褚冥漾一個不穩,就這樣從椅子上被撲倒在地。
 
「唔……」屁股好痛……
 
褚冥漾一臉吃痛地揉揉與地板親密接觸的屁股,另一隻手放在害他摔下來的「罪魁禍首」頭上,溫柔又寵溺地來回摸著。
 
「小雪球,下次不可以這樣,很危險。」和手上溫柔的動作相反,語氣有些嚴厲。
 
「嗷……
 
望著被自己取名為小雪球的狼可憐兮兮地垂下耳朵,褚冥漾的心就軟了。
 
「我不是不高興,你朝我撲過來我很開心,只是剛才坐在椅子上,從上面摔下來很容易受傷的。」放軟聲音,褚冥漾解釋著。「所以下次要撲過來可以,但不能衝太快。」
 
小雪球的眼睛亮了起來,方才的悶悶不樂也一掃而空,開心地往褚冥漾的懷裡鑽,惹得褚冥漾一直呵呵笑著。
 
目睹一切的亞覺得心情微怏,面無表情讓人讀不出他的情緒,只能靠著散發出來的磁場察覺到他的不對勁。他瞇了瞇眼,注視著一人一狼親暱的舉動,有種想要發火的衝動。
 
不要靠這麼近!
他是他的!
 
這樣的想法一閃過,讓颯彌亞愣了愣。
……他憑什麼是他的?
 
過了今天,他們就……
 
複雜的情緒快速閃過眼底,原本還有生氣的雙眼黯淡不少。
他強迫自己裝作不在意,垂下眼簾喝了一口湯,隨口說:「褚,我今天要吃魚。」
 
「欸?」抱著懷裡的小傢伙,褚冥漾訝異地眨眨眼。平常不是想要吃什麼食物都會自己出現,怎麼今天突然開口提?
 
「我要吃湖裡的魚。」抬頭望進那黑的漂亮的眼睛,似是讀出褚冥漾的不解,颯彌亞補充說明:「你去抓。」
 
「耶?抓魚?!」眼睛睜大,瞪著對方的紅眼認為他是不是在開玩笑。
 
「對,牠會帶你過去。」以眼神示意著褚冥漾懷裡的雪白動物,不知道是對誰幾不可為地點點頭。
 
「是是是,殿下。」褚冥漾無奈卻包容地接下這個莫名其妙的任務。
 
待在颯彌亞家的這幾天,褚冥漾偶爾會戲稱對方「殿下」。若是撇除掉頭上的那對耳朵,颯彌亞不論是禮儀還是知識,絕對都配得上「殿下」這個稱呼。只不過,隱藏在殿下前面的兩個字,他毫無勇氣開口說。
 
「真是一位任性自我的殿下啊……
 
褚冥漾一邊感嘆著,一邊收拾著桌上的餐盤,等到打理好一切後,他朝著坐在沙發上的人開口:「那,我出門囉。」
 
發出一個單音示意自己有聽到,接著颯彌亞聽到漸行漸遠的腳步聲,結束在砰的關門聲之後。一直垂首看書的颯彌亞忽地抬起頭,朝隔絕內與外的那扇門望去,視線遲遲收不回來。
 
埋藏在心裡的酸澀湧出,多到滿溢,他明白那是什麼樣的情感。一個不該闖進自己世界的人,給予自己溫暖與笑容,隨著他的離去,心似乎也被帶走了、不完整了。
 
可是,他不能自私地將對方強留下。
褚冥漾有自己的家人、生活以及所有美好的一切,他沒有權力、更沒有資格要求對方為他留下。
他是誰?他只不過是一個偶然生病,遇到一位好醫生的病患,除此之外,他誰都不是……
他誰都不是……
 
強迫自己收回不捨的目光,颯彌亞赫然發現,原來,自己由始自終,心早已繫在那人身上,連書拿反了都不曉得。
不過……
 
……這樣就好。」亞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低喃著。
 
對,這樣就好……
他反覆說服著,早已背叛自己的心。
 

 
跟在小雪球的後面,褚冥漾好奇地四處張望。
 
第一天剛來,天色昏暗加上怕跟丟,他毫無心情觀賞四周的一草一木;後來的日子他忙著照看任性的病人和料理家裡的事物,食物什麼的也不需要他煩惱,反正都會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出現,所以他一直都是待在屋裡。
 
如今,有機會可以一窺大自然的奧妙,他自然是不會錯過。而且,等到颯彌亞的病完全康復後,他也就沒有理由繼續待在這裡,所以,他想記住颯彌亞家裡附近的路,這樣一來往後他就可以常常來找他了。
 
嘴角揚起開心的笑容,褚冥漾想像著以後來拜訪時,颯彌亞臉上出現的錯愕與喜悅,以及,不會再是孤孤單單一個人,享受著寂寞的滋味。雖然有小雪球的陪伴,但是那絕對是不夠的。
 
一邊欣賞,一邊記憶,很快地,一人一狼來到了湖邊,當褚冥漾興奮地跑近湖邊,想回頭招呼小雪球和他一起時,他忽然發現,自己找不到那抹雪白色的身影。
 
「小雪球……?」
 
偌大的空間,只剩下他一個人,環顧四周的景色,明明還是一樣美,他卻莫名地覺得心慌。
他試著安撫自己焦躁的心,說服自己小雪球只是去附近走走,等一下就回來了。但直覺告訴他,牠不會回來了!
 
褚冥漾無視這個想法,往湖裡望去,想抓一條最肥最大條的魚回去給颯彌亞,只是望了老半天,他連一條魚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不由得,他感覺他的心似乎被掐住了,難以言喻的疼痛讓他幾乎快要喘不過氣。
 
這時,他聽到了沙沙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往這邊前進。沉重的心似乎輕了些,他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往聲音來源望去,輕輕地說了三個字。
 
只不過這樣的心情,在見到來人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漾漾?」
 
「啊,是千冬歲你們啊。」看到友人們出現,褚冥漾沒有往日見到時的愉悅,反而覺得苦澀,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
 
「終於找到你了!」
 
「你都不知道,你消失的這幾天,冥玥姊發了瘋似的命令人找你。」
 
「就是就是,喵喵還在想是不是自己提到傳說的事情,所以漾漾一個人跑來尋找呢。」
 
傳說……他就是見到了傳說的那個人物,明白了傳說不只是傳說,卻也僅止於傳說。說對是對,說錯是錯,錯錯對對加在一起的傳說,他的確是親眼見證了。只不過……並不是為了那樣的理由。
 
「沒事,只是替一個人看病,照顧他幾天而已。」露出抱歉的笑容,褚冥漾乖乖道歉:「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走吧,回家了。」
 
回家?對,他是該回家了。
只是……在不知不覺中,他把只住了短短時日的房子,當作自己的家了。而他,已經開始想念那個家了。
 
那個住著一隻任性霸道,卻又溫柔愛撒嬌的狼殿下的家……
 

 
門開了,外頭站著一個自己日夜擔心的人,微熱的眼眶泛紅,似是下一秒便會掉下眼淚,激動的情緒促使她二話不說擁抱著眼前的人。
 
「漾漾!我的寶貝孩子!你終於回來了!」
 
見到母親這麼開心,也因為他未歸的這幾日而顯得有些憔悴的臉龐,褚冥漾愧疚地低著頭,喃喃重複著:「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門外門內的人,都感動地注視著在家門口相擁的兩人,也慶幸自己的友人或弟弟,能平安回來。
 
千冬歲他們先行告退,把時間和空間留給他們自家人,反正明天工作時,還會碰到面,到時候再來……哼哼哼,逼問也不遲。
 
褚冥漾的母親白鈴慈喜悅之情溢於言表,抱怨似的問著這幾天怎麼沒回家,也沒有事先告知,害她擔心之類的話語,看似抱怨,實則關心。
 
挑了幾個大的原則講,細部分諸如對方是狼人、住所,甚至是自己的心情,他一概不提。只簡單地說:「工作結束後,剛好碰到生病的人,因為情況有點急,就來不及告知了。這幾天也是待在那個人的家裡幫忙、照顧他,所以才一直沒有回來。」
 
「這樣啊……」白鈴慈點點頭,叮囑著:「下次記得要說一聲,不然會擔心的。」
 
「嗯,對不起。」
 
在一旁默默聽著的褚冥玥,漂亮的眼睛瞇了瞇,她覺得事情並不是像褚冥漾說的那樣簡單。就算當下來不及通知,隔天總有時間吧?照顧一個病人有需要二十四小時隨時在側?不能親自回家說明,也能寫封信或口頭請人幫忙傳遞吧?
 
不僅如此,褚冥漾的那個表情,一點都沒有回到家的喜悅,反而有著淡淡的哀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母親因為太過高興而忽略了,但不代表她褚冥玥會跟著沒注意到!看來,有必要好好觀察調查一下!
 
漂亮的眼睛裡閃爍著光芒,這樣的美麗讓人忍不住退避三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