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狼殿下(下)(冰漾)


 
晚上。
亮著昏黃光線的小屋,三個圍繞著桌子吃飯的家人,滿桌豐盛的食物,全是褚冥漾的最愛。
 
母親白鈴慈不停地替孩子們夾菜,臉上的笑容從褚冥漾回家到現在,沒有絲毫的褪色;褚冥玥安靜地吃著晚餐,時不時拿漂亮的眼睛瞄著自家弟弟,似乎在盤算著什麼;至於褚冥漾則是無心於吃飯這件事情,小小的腦袋想著遠方的那隻狼,理解不出來這樣的情緒到底是什麼?更不懂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漾漾,你有沒有跟那個人說一聲你要回來?」忽地,褚冥玥開口了。
 
「呃……」
 
「……應該沒關係吧?」白鈴慈看見兒子這副模樣,就已經知道答案是什麼了,但是她希望他今天能待在家裡,所以說:「明天再去探望他就可以了吧?相信他會諒解的。」
 
「說不定那個人就在今天病情加重了。」
 
「唔……」眉頭緊皺,褚冥漾很擔心,畢竟,那個人拒吃藥啊……
 
「也有可能他很擔心漾漾,結果出門找人,最後昏倒在半路上。」
 
「不、不會吧……」褚冥漾不禁開始想像颯彌亞昏倒的樣子,越想他越覺得心驚。
 
「小玥,妳到底想說什麼?」蹙眉,白鈴慈不解女兒怎麼會說這些話。
 
「沒有,只不過……」頓了頓,美麗強勢的雙眼直盯著褚冥漾。「這些都是有可能的,不是嗎?」
 
「好,我吃飽了,先回房間。」
 
窈窕的身影先將碗筷拿至廚房,隨後消失在門的轉彎處。
 

 
褚冥漾躺在床上,黑曜色的大眼直瞅著天花板,腦裡盤旋著的都是方才褚冥玥的話。如果,如果說颯彌亞真的昏倒了怎麼辦?不乖乖吃藥讓感冒更嚴重了怎麼辦?為了出來找我而被發現是狼人怎麼辦?
 
但是,亞這麼聰明,應該是不會有事的……吧?
不行!不管怎麼樣就是很擔心啊!!!
 
只是,回去的話,會受到歡迎嗎?
畢竟,颯彌亞要他去沒有魚的湖裡抓魚,這不是擺明著要他不要回去嗎?若是自己傻傻地跑回去,會面對到什麼樣的態度?厭惡?討厭?
 
光是想像,他就覺得自己被掐住了脖子似的,呼吸困難,胸口緊到疼痛。
 
可是,應該不會吧?
颯彌亞對他的態度一直都很好,也很親暱,雖然偶爾會耍耍任性,但那也只是他對自己撒嬌而已。絲毫看不出對方對自己有任何的反感,甚至是排斥。
 
那,是為了什麼,颯彌亞要自己去抓一條根本不存在的魚?
想不透的答案,他決定暫時先擱在一旁,現在,他必須好好理解自己的心情。
 
對他褚冥漾而言,颯彌亞應該是他作為一名醫生所照顧的一位病人,兩人的關係也僅止於此。等到對方生病好了之後,他就必須要離開不是嗎?就和以前他診治過的病患一樣,彼此的交集只有當病魔纏身的時候,才會產生交疊。
 
然而,這次很不同。
他竟然打算在之後還要來拜訪颯彌亞,若是朋友,這樣的想法也很正常。但是朋友的話,原則上不至於讓他忘記自己還有家、要回家的這件事情才對,更不會把對方的家當成是自己的家。
 
除此之外,現在的他,很想念對方。
 
明明才半天不見,為什麼會這麼思念?自己和千冬歲他們更久沒見到,卻也不會這麼的想念,反而心緒全繫在颯彌亞身上。
 
對於颯彌亞,他總會不自覺地包容著,想到對方時會忍不住露出笑容,有時候還會因為對方的舉動而感到難為情和心跳加速;此刻,自己則是因為猜不透對方的心思而覺得浮躁,擔心關心對方卻又害怕被討厭,甚至是被拒絕於千里之外。
 
複雜的心情是以往從未有過的。
 
忽然,他想到之前讀過的一本書。
他明白了自己這樣的情緒,是一種名為喜歡的情感。
 
短短幾日,他就喜歡上了颯彌亞?
褚冥漾不可思議的瞠大雙眼,隨後便很快地接受了。
 
是啊。
若不是喜歡,他怎麼會有酸澀的情緒,會覺得自己被對方給拋棄了?
若不是喜歡,他怎麼會心心念念的都是對方,食不下嚥?
若不是喜歡,他怎麼會念著對方,甚至害怕對方是自己孤單一人?
 
是啊。
一切都是因為他喜歡上了颯彌亞。
 
明白自己心情的褚冥漾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從床上跳了起來,他換上了外出服,便毫不猶豫地離開了。
 
不顧一切,只想立刻飛奔到那個人的身邊。
那個任性霸道、很漂亮卻不是公主的王子殿下。
他喜歡的那位狼殿下。
 

 
夜色昏暗,即使有手電筒努力的照路,仍然嫌不夠。
不過這樣依舊無法阻撓褚冥漾想要往前的決心。
 
他腳步飛快地交替著,即使偶有滿月的月光穿過樹葉灑下,讓他得以窺見森林的面貌、更加確定自己行走的方向沒有錯誤,心思全懸在遠方那人的身上,完全沒有留意到後頭傳來細微的沙沙聲響。
 
除了呼嘯而過的風聲、窸窣的腳步聲,褚冥漾只聽得見自己紊亂的心跳聲以及大口喘氣的呼吸聲。
 
他想著,不管颯彌亞見到他的態度為何,他都一定要向對方表明自己的心意,以及詢問,為什麼要他去抓一條根本不存在的魚?
 
不論最後得到什麼樣的答案,至少,他不會不明不白、帶著遺憾走到最後。
握緊了拳頭,褚冥漾毫不猶豫地往幽暗的前方奔去。
 

 
由於視線的不清楚,加上森林裡錯綜複雜的道路,褚冥漾多繞了幾圈才終於抵達颯彌亞的家門口。
他站在門前喘了口氣,想讓自己因奔跑而急促的呼吸與心跳平穩下來,等到稍微平穩後,他忽然覺得很緊張。
 
他……到底在幹嘛?
毫無考慮的就跑到別人的家門口,會給別人造成麻煩吧?
不對不對,他是擔心颯彌亞才來的,總不會拒絕別人的關心吧?
 
唉,奇怪,剛才不是還很肯定自己要來關心對方以及告白的嗎?怎麼一到達這裡他就退縮了?
褚冥漾!振作一點!
 
再次提起不斷因為自己的猶豫與畏怯而舉起又放下的手,褚冥漾暗暗深吸一口氣,然後閉著眼睛,不給自己多想的機會,敲了敲門。
 
一秒兩秒……一分兩分……
為什麼沒有幫他開門?是因為知道是他,所以故意的嗎?還是……颯彌亞已經……
 
腦海裡的畫面一浮現,方才的顧忌全被拋諸到腦後,褚冥漾直接轉開了本來就沒有上鎖的門把,慌亂地往屋內衝。
 
邊跑邊留意其他颯彌亞可能出沒的地方,可是什麼都沒有看到,就連小雪球也不見蹤影。褚冥漾心裡的不安逐漸擴大,他突然發現,自己好怕失去颯彌亞。
 
原來,不知不覺……
他陷得這麼深……
 
最後,他來到了這幾天和颯彌亞一起睡覺的房間。
依舊沒有見到他心心念念的臉孔。
 
拖著有些沉重的步伐踏進房內,褚冥漾有些無力地靠著房門口的牆壁上。
忍著眼裡的酸澀,正想要轉身離開時,忽地,一個細微的晃動闖進了他的視線中。
 
「……亞?」聲音有些乾澀沙啞。
 
他抬起腳,往門的反方向前進,想一探究竟。
緩緩地靠近床的另一側,映入眼簾的是一隻雪白色帶點銀色彩的狼,鮮紅色的眼睛直瞪著褚冥漾。
 
褚冥漾知道這隻狼不是小雪球,牠比小雪球還要大一些,而且幾綹紅絲在額前,讓他聯想到了他喜歡的人。
雖然眼前的這匹狼很陌生,卻也讓他覺得有些熟悉。瞪著他的雙眼他沒有感到害怕,反而讓他想到了颯彌亞那倔強的脾氣,說著不吃藥時的那個眼神。
 
掛著笑容,褚冥漾向牠招了招手,然後抱著這隻陌生的狼,和牠一起躺在颯彌亞的大床上。
 
起初,那匹狼有些掙扎,但是在褚冥漾的目光下,最後還是敗下陣了。
牠安靜乖巧地當褚冥漾的毛茸茸抱枕,耳朵抖動了幾下,聽著褚冥漾自言自語的般的傾訴。
 
「吶,你覺得人有沒有可能只透過幾天的相處就喜歡上對方?我啊,沒想到真的只經過短短幾日的相處,就喜歡上對方了。是不是很好笑?雖然不知道你聽不聽得懂,但是可以把你的耳朵借給我、讓我說嗎?」
 
褚冥漾感覺懷裡的狼用尾巴輕輕拂過自己的手臂,似是在催促自己往下闡述。
輕笑了聲,褚冥漾蹭了蹭狼的脖子,溫潤的聲音緩緩吐露自己對那人的戀慕。
 
「……其實,我是今天才發現我喜歡他的。明明回到久違的家裡,我卻覺得這裡才是我的家;見到幾日不見的好友們,我沒有太大的喜悅,反而有種被人拋下的落寞;吃著以往愛吃的食物,卻品嘗不出來它的美味;靜下來的時候,腦海裡想的都是他……」
 
頓了頓,褚冥漾為這段話下了結語:「後來我才明白,原來這就是喜歡。」
 
「發現了這樣的心情,卻可能無法再見到他,我很慌張,不顧一切的跑來,卻不見讓我掛心的人。」
 
「我好害怕,害怕他討厭我、躲避我,所以故意把我支開……不過,我更害怕他感冒加重、甚至是受傷……他啊,是個不會照顧自己又怕吃藥的小孩子呢……偏偏我就是喜歡他……偶爾賴在我身上撒嬌、固執地拒絕自己討厭的東西、溫柔地替我蓋棉被、霸道地抱著我睡覺……只是,我們是不可能的……」
 
「因為,我喜歡的他,不僅跟我同性別,還不是個人類呢。」勾起苦澀的微笑,抱著狼的手臂默默地加重力道。「但是我還是想說……向他表明我的心意……」
 
「喜歡你……颯彌亞……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
 
喜歡你到……心好痛……
 
褚冥漾越說越小聲,最後終於沒了聲音。
他睡著了。
眼角噙著一顆淚。
 

 
狼低頭注視著睡著的人,凝視了好一會,最後將視線移往窗外。
 
烏雲漸散,明亮的滿月高掛天空,柔和的光線撒在整個大地。
透明玻璃的另一端扶疏的葉影隨風吹拂搖曳,影子與影子共舞,前轉後跳,這是屬於夜晚的舞會。
 
銳利的紅色眼眸瞇了瞇,注視著角落的一塊,眼裡帶著異樣的情緒。
末了,收回視線的狼,緩緩闔上雙眼,宛如鋒利的劍收進鞘裡,只剩下沉寂。
 

 
早晨。
陽光從窗戶打進來,照亮了室內,帶來溫暖。
 
床上黑髮的人因為擾人的光線皺起眉頭,隨後有些不情願地睜開雙眼。迷濛的黑曜色眼睛眨了眨,想讓刺人的光柔和些,意識尚未清楚的他,往熱源鑽去。
 
好溫暖。
臉頰貼著的地方很滑順,雖然不夠柔軟,但也不會硬到不舒服,規律的跳動彷彿是溫柔的低語,讓人很有安全感。
 
不過腰部附近有個東西一直抵著自己,而且有越來越過分的趨勢,讓黑髮的他有些不開心,強撐著快要閉上的眼睛直視前方──
 
那一瞬,他只覺得自己的呼吸停了,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大概在做夢吧?
 
或許是在他的瞪視下,阻撓他睡覺的緩緩睜開了雙眼。
赤紅色的眼瞳。
 
「褚,早。」聲音是剛睡醒時的低沉沙啞,讓人聽了忍不住心頭一顫。
 
「早……不、不對!為、為什麼你、你在這裡?」因為慌亂而結巴。
 
「這裡是我家。」好整以暇地凝視著懷裡的人,嘴角含著淺淺的笑意。
 
「我、我不是說這個!」褚冥漾滿臉通紅,眼神隨便飄就是不敢直視面前裸露的精壯胸膛。「那隻狼呢?我不是指小雪球,是另外一隻狼,我昨天抱著牠睡,牠怎麼不見了?」
 
「你說呢?」
 
「我說?我怎麼會知道!」
 
注視著滿臉通紅的褚冥漾,颯彌亞終於決定好心地替他解答:「那隻狼就是我。」
 
「騙、騙人!」不會是真的吧?他昨、昨天可是告白了耶!
 
「是真的。」紅眼滿是愉悅以及情感,「我聽到你的告白了。」
 
「需要我重複一遍嗎?」颯彌亞露出了有點惡質的笑容。
 
天哪!
褚冥漾現在只想要逃跑,他現在有什麼臉可以留在這裡?!
 
看出了褚冥漾的企圖,颯彌亞先是一個翻身把人壓在自己的身下,然後兩手撐在對方頭的兩側,不給予任何逃跑的機會。
 
「別想逃。」
 
「褚,我喜歡你。」颯彌亞認真的口吻讓褚冥漾情不自禁地對上了那深邃的紅眸,深陷其中。
 
「作為我的愛人,留在我身邊。」平時銳利的眼眸,此時就宛如夕陽般溫柔,「為了我,留下來,褚。」
 
深情的語氣,讓人耽溺的目光,褚冥漾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好。」
 
颯彌亞臉上的笑容更大了,俯身將唇貼上對方的,輕輕柔柔宛若羽毛拂過一般,讓褚冥漾覺得有些癢,但隨即的深吻又讓他差點喘不過去,想張口呼吸,卻被對方靈巧的舌趁隙溜了進來。
 
輕淺深情的吻,久久才停止。
褚冥漾用力地呼吸著,水潤的墨眼滿是笑意地瞅著上方的人。
原來,他們兩情相悅。
 
現在,你是屬於我的,狼殿下。




其實漾漾一直很想喊公主殿下(笑)。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卻因為隨著對象的距離縮短,決心也開始打折。
人似乎都是這樣?
總之,恭喜兩位終於心意相通!(還不是你在拖!)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