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狼情人(上)(冰漾)

☆☆☆
 
哪有人這樣……
 
互通心意後竟然是……
 
靠在床頭上的他,瞪著身旁一臉饜足的「人」……
 

 
咕嚕。
咕嚕嚕。
咕嚕嚕嚕。
 
「褚,你餓了。」
 
紅著臉,褚冥漾瞪著罪魁禍首,「還不是你害的!哪有人一大早就……!」
 
後面說不出口的話,惹得颯彌亞噗哧一笑,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臉更紅更燙了。靠在床頭的他,像是受不了躺在身旁的人的視線,「哇」一聲,便把自己紅通通的臉蛋埋進曲起的雙膝間,拉過被子,鴕鳥似的想把自己藏起來。
 
「真是的,想把自己悶死?」望著喜歡的人這樣的舉動,颯彌亞有些不高興地扯開包裹著褚冥漾的白色棉被。
 
感受到微涼的空氣接觸到肌膚,褚冥漾倏地抬起頭,視線就這樣和颯彌亞對上。由於方才蓋著棉被,褚冥漾的頭髮更加凌亂了,亂翹的黑髮有一種隨意慵懶的感覺;一直悶著的臉頰更紅潤了,看起來十分美味可口。
 
咕嘟。
颯彌亞聽見自己吞嚥口水的聲音,赤紅色的眼眸從彷彿會將人吸引進去的黑色移開,慢慢往下、往下,先是頸部,然後單薄的胸膛,肌膚毫無遮掩地全映入眼底,明亮的紅色暗了些,他又聽到自己不自覺吞嚥的聲音,咕嘟。
 
「不、不要看!」過於熾熱的視線讓褚冥漾整個人快燒了起來,伸手就想將被子奪回來,無奈力氣不如人。「被子還我!」
 
「褚。」颯彌亞以低沉沙啞的嗓音開口,嘴角噙著一抹好看的笑容,「反正該看的、不該看的我全看過了,還舔過咬過,你就不用遮了,褚。」語末,輕輕地在褚冥漾的耳邊呼出一口氣。
 
「唔……!」低下頭的褚冥漾,忽地瞧見自己身上滿是紅紫色的痕跡,彷彿在證明著颯彌亞剛才說的話似的,他真的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
 
颯彌亞看著鬧彆扭的人,思考三秒後,他伸手將縮成一團的褚冥漾抱進懷裡,用棉被包裹著赤裸身體的兩人。他很喜歡肌膚相親的感覺,肢體的溫度會告訴他:他不是一個人。
 
靜靜的,他抱著自己,他抱著他,包圍兩人的是靜謐與和諧。
 
「為什麼……亞會突然變成狼?」褚冥漾開口,詢問著他一直很疑惑卻沒有時間問出口的問題。
 
親了一口褚冥漾後,他解釋:「滿月夜的時候,會無法維持現在的樣子,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沒有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
 
「亞……
 
以臉頰輕碰褚冥漾的,颯彌亞繼續說:「之所以會讓你去抓不存在的魚,一方面是不希望被你發現,另一方面是……我不能強留你。」
 
「所以才讓小雪球帶我去湖那邊?」
 
「對,牠告訴我你的朋友往那邊前進。」
 
「原來如此。」褚冥漾點頭,想著颯彌亞跟他說的那些話,直到……「亞!」
 
「怎麼了?」無辜地眨眨眼。
 
「還、還問怎麼了!你的手在做什麼?!」
 
「吃飯。」
 
「我不是食物!」褚冥漾怒喊,「況且我早就被亞吃得一乾二淨了吧!」
 
勾起不懷好意的微笑,「那就再吃一次。」
 
「哇!」瞬間被推倒的褚冥漾睜著大眼、不可思議地驚呼著:「這、這樣不對吧!」
 
「什麼不對?」
 
「順序!順序!哪有人一被告白完就被吃乾抹淨的!」
 
「一直都是這樣的吧?其他的狼也是這樣。」一臉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之後舔了舔唇──
 
──那,我要開動了。
 

 
互通心意後,竟然是被吃掉。
還不只一次,是兩次!
若不是自己強硬地阻止,絕對還會有三次四次……
 
側躺注視著身邊的他,褚冥漾無奈又好笑地望著滿臉饜足的「人」。
不過他也有忽略的地方,他喜歡的人,不是一般人。
 
颯彌亞會認為告白之後就是「吃掉」對方,那是因為一直以來,他都只能和小雪球或其他的狼溝通,根本不知道人和狼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樣。
只是這樣一來,就可憐了他的肚子……
 
他好餓啊!
 
……褚,你餓了。」
 
……」他剛才就說過了!不知道是誰害他沒吃東西的!
 
不曉得是因為生氣,還是肚子再度發出抗議的吼叫,褚冥漾羞紅著臉蛋,鼓起雙頰,瞋視著笑不可遏的颯彌亞。
 
兩人在床上嬉鬧一陣子後,這才離開房間去覓食。
只不過,在吃飯的時候……
 
「褚,你要回去?!不是為了我,你要留下來嗎?」颯彌亞吃驚,難掩受傷的表情。
 
「亞,我會留下來,作為你的愛人戀人情人,會一直陪著你直到生命的盡頭。」褚冥漾起身走到颯彌亞身後,從後頭緊緊抱著他,繼續說:「但是,只有這樣不行,我想要將亞介紹給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們認識,我想得到他們的祝福。」
 
「可是,我不是人……」狼耳朵垂了下來,有一種可憐兮兮的感覺,讓人莫名心疼。
 
「那又如何?亞就是亞,不論是什麼樣子,我喜歡的人就是亞,這是不會變的。」
 
褚冥漾一隻手抱著颯彌亞,另一隻手疊在對方的大手上,與之十指交握。
 
「褚……
 
低喃的聲音,有著些許的躊躇,但他最後選擇了握緊抓住他手的人,帶給他溫暖、不怕他,他喜歡的人。
 
「我們走吧。」
 

 
現在,褚冥漾和颯彌亞兩個人坐在桌子前,對面則是自家母親與姊姊。
 
「那、那個……」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褚冥漾。「他是我前幾天照顧的那位病患,叫颯彌亞,同時也是……」越說越小聲,臉也紅了,「我的情人。」
 
雖然音量不大,但所有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聽到的瞬間,大家反應各異:母親白鈴慈愣住了,一時之間嘴巴微啟,說不出任何話;姊姊褚冥玥挑高右邊的眉毛,渾身散發出和冷靜的臉蛋相反的強烈殺氣,像極了捍衛領地、家人的母獅子;身為情人的颯彌亞喜上眉梢,帽沿底下的紅色眼瞳愛戀地凝望著褚冥漾,手也悄悄地在桌子下面與對方十指交握。
 
……這、這樣啊……」好不容易找回聲音的白鈴慈,艱難地吐出這幾個字。
 
不是不能接受,只是衝擊太大,她需要時間消化。另一方面,她對眼前戴著帽子的陌生男子還不熟悉,實在無法安心地將自己的孩子交予對方,如果她寶貝的孩子因為視人不清而受傷,那該怎麼辦?
 
褚冥玥美麗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兩人,她注意到他們在桌子底下交握的手,也發現他們望著對方時的眼神滿是眷戀,只是…..
 
「嗯哼。」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褚冥玥臉上的笑容也加深了。「漾漾,你先去工作,不然千冬歲他們沒看到你,又會擔心。」
 
「可是……」不安地望了望颯彌亞,褚冥漾遲疑著。
 
「放心,我們會替你好好招呼他的。」褚冥玥將東西丟給褚冥漾後,就把他給推了出去,還不忘擺擺手,「好了,快去吧。」
 
目送自家弟弟的遠去,她終於收回視線,回過頭,臉上掛著美麗的笑容,肯定又毫不客氣地說:「我們來聊聊吧,狼先生。」


 
很擔心、很憂慮,但是褚冥漾還是往前走,不過三步一回頭,可見他其實是完全放心不下,只是礙於從小對自己姊姊的唯命是從,所以現在才會不曉得該怎麼去反抗。
 
他的姊姊強勢美麗又有能力,不知道會不會對颯彌亞做什麼?應該不會發現颯彌亞的祕密吧?雖然有時候任性、小孩子脾氣,但颯彌亞很聰明,能力也絕對不輸自家姊姊,所以,會沒事的……吧?
 
褚冥漾甩甩頭,決定不再繼續想像下去,他還是先趕去工作,畢竟現在早過中午了,如果他今天又沒到,先不說診所負責人會怎麼樣,光是那群好友他就應付不完了!
 
除此之外,他還必須向他們坦白,說自己有了喜歡的人……
只不過……他們是會歡喜接受?還是側眼相看?抑或是彼此以後形同陌路?
他,其實不敢面對第一個以外的答案。
 
但是,為了颯彌亞,也為了自己,他要說出口。反正最壞的情況就是和情人私奔、永遠隱居起來。
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至少有彼此相伴。
 
正當褚冥漾想著這些的同時,診所也出現在視線可及的範圍內了……




下一篇就結束冰漾篇囉!
希望大家還喜歡:D
話說,鮮網又無法更文了,一直顯示"
資料存入資料庫時發生錯誤"......
時好時壞啊~"~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