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五話 別留下他

☆☆☆
 
要快點!要再快一點!
快啊!
 
縱使小臉上爬滿了淚水,腳步卻依然不敢遲疑,再多的恐懼難過自責都迫使自己的雙腳往前邁,即使好幾次被絆倒了,仍舊堅定地向前。
不斷說服自己他們就在前面,緊咬到發白的唇、毫無血色的臉,儘管快要跑不動了,但從掌心傳來的絲絲疼痛,讓已經快要消散的意志勉強聚集。
 
聲音!
耳邊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
雖然是爭吵的聲音,但此刻卻宛如天籟。
 
在看到人的瞬間,雙腿立刻發軟、跪坐在地,但絮語顧不上休息喘口氣,急忙地便開口說:「雪、雪野同學……呼呼……褚同學他、他…………掉到山谷下面……」現在這個緊要關頭,能多一秒的時間都是寶貴的。
 
千冬歲先對和他爭吵不休的以提卡說:「聯絡阿利。」然後向仍氣喘不已的絮語問清楚方向後,便頭也不回地跑開了。
 
被留下的以提卡雖有些不悅,但還是乖乖地負責聯絡小隊長,事情有輕重緩急,雖然他們不對盤,但是對於千冬歲擔心朋友的心情,他還是能理解的……
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絮語,以提卡搔了搔頭。
 
好麻煩啊……
 
 
千冬歲照著絮語指的方向跑,本來坐在肩膀上的兩隻小精靈,現在只剩下一隻,有著銀髮的早在聽到自家主人出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夏碎,你也去幫冰炎。」
 
「不要。有冰炎一個人就夠了,更何況我的主人是你。」言下之意是:別人是好是壞,都不關我的事。
 
「是嗎?」雖然相信他們的能力,但事情攸關自己的友人,千冬歲還是忍不住反問。
 
「嗯。」
 
……夏碎,」狀似不經意問起,「你們有沒有辦法讓時間倒退……或是消除記憶……?」
 
「怎麼可能呢!」他們是精靈,不是神。就算是神也無法讓時間重來吧?
 
……說得也是。」心裡很清楚自己的問題很沒意義,但多少還是希望可行。
 
「因為剛才那件事?」
 
「嗯……」想法被揭穿,千冬歲有些不自在地推了推眼鏡。
 
勾起一抹邪笑,夏碎朝著千冬歲的臉靠近,「那……我來幫你吧!」
 
──用另外一種方式。
 
 
 
 
另一邊。
 
褚冥漾拉了絮語一把後,結果自己卻跌到山谷底。在下墜的時候雖然有試圖抓住些什麼,卻還是抵擋不住下落的命運。摔落至地時的痛楚讓他失去了意識,不過沒多久便悠悠轉醒。
 
輕輕挪動自己的身體,他發覺身上多處傳來疼痛,不過都無大礙,就只是大大小小的擦傷。試著轉了轉手腕與腳踝,他發現,他的腳扭傷了!
 
……看來是沒有辦法爬上去了。
 
嘆了口氣,褚冥漾靠著山壁,呆望著灰暗的天空。
他真的很不喜歡陰暗下雨的日子,就跟那天一樣。
 
是了,因為那天,同樣也是這樣的天氣……
 
想著想著,視線模糊了起來。
雨一滴一滴地落下,天空又哭泣了,宛如嬰孩般,哭哭停停的。
 
任憑雨水拍打在身上,褚冥漾一點也不在乎。
如果就這樣下去,他會不會也去了他們去的地方?
 
他真的,好想念他們,好想和他們團聚……
 
為什麼……只留下他一個人在這……
拜託別只留下他啊……
別留下他……
 
淚水雨水全混在一起,每一滴落下的水珠彷彿打在他的心湖般,掀起陣陣漣漪。他的心好痛,好像被人掐住一樣,握得很緊,卻又不讓他解脫。無助的眼淚不斷滑落,褚冥漾徬徨蒼白的面孔讓人心疼。
 
如果就這樣走了,就可以一家團聚了吧。
他忘不了,中秋佳節的團圓,是留下他孤單一人的日子。
為了趕回來、一家人一起吃頓飯,爸爸媽媽姊姊三人所搭乘的那架飛機,失事墜機,一家人從此無法團圓。
 
若是他現在去找他們,就可以再一次團圓了,還能就此不分開。
不過,大概會被罵到臭頭吧。
 
那就被罵吧,他好懷念被嘮叨、被命令的日子。
他想,他大概病了。
 
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褚冥漾覺得身體漸漸喪失感覺、漸漸冷。
這樣就好,對,這樣就好……
 
如此一來,他就不會再被獨自留下了。
真好,不是嗎?
 
 
忽然,褚冥漾想到了最近拜訪他家的小小精靈。
那個喜歡動手勝於動口的暴力紅眼精靈。
 
沒想到最後他們竟然是以吵架作為最終結果。
想到這,褚冥漾覺得有一點愧疚。
 
他知道冰炎很愛喝蜜豆奶,就連這次來隔宿露營也要他帶著。雖然他真的有替冰炎準備,但卻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將本來要給冰炎的東西給別人。
 
褚冥漾明白這樣做不對,但看到同組的絮語昏倒,他實在無法假裝沒事,於是就將蜜豆奶給了她。畢竟甜的東西不僅可以補充糖分,也能讓心情變好,他不希望因為以提卡的話語而讓絮語一直處在低落的狀態,卻沒想到冰炎因此和他賭氣,氣到一句話也不肯跟他說,甚至跑到千冬歲的肩膀上坐著。
 
或許沒有機會和好了,但是冰炎可以回到自己的歸屬、不用再被他束縛在這,這樣看來,其實也是不錯的?
 
揚起淺淺的笑,褚冥漾緩緩闔上眼皮。
其實好幾次,他都差點忘記冰炎聽得到他的心聲,不過幸好他都即時注意到。雖然思緒轉得很硬,但總比被看穿的好。
 
在某一次的機會下,他發現冰炎不是隨時都能聽見自己在想什麼,只要距離稍微遠一點,就會聽不到他的心聲。
他也因為如此,能夠保有自己的一點點私人空間,以及不願意分享的事情。
 
無力地將頭靠著山壁,褚冥漾想到了千冬歲及萊恩兩位友人。
能夠認識他們,真的很好,但是即使如此,他仍舊覺得孤單,這種寂寞不是朋友能填補的。偶爾舅舅也會打電話來關切,但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他啊,很寂寞……真的很寂寞……
就快……解脫了。
 
這次,不會留下他了吧……
 
 
「褚!」
 
快要消散的意識因為這一個字,又被拉了回來。褚冥漾撐開沉重的眼皮,看到的是熟悉的臉孔、銀紅交錯的髮絲,視覺所見的人是那麼的熟悉,卻又有一點不一樣,與記憶中的尺寸不同。
 
「你……冰炎……?」有些疑惑,有些難以置信。
 
「你這個笨蛋!」雖然嘴裡罵著,但動作卻是非常的溫柔。「別動,我幫你治療。」
 
「不……不行……」慌忙地阻止冰炎的動作,褚冥漾強撐著睡意,解釋著:「如果……毫髮無傷的話,會很奇怪……
 
「嘖!」
 
雖然不甘心,但是褚冥漾說的話並沒有錯,冰炎瞪了一眼虛弱的主人,蹲下身子讓褚冥漾靠在他身上,他背他走回去。
 
雨,一直下。
在冰冷的空氣裡,冰炎大口大口呼出熱氣。腳下的步伐很急,他感覺得到背上的人體溫很高,氣息粗重,可能是傷口發炎導致發燒了。
 
褚冥漾的臉靠著那寬廣厚實的背,彷彿回到了小時候,自己撒嬌要父母背他的情形。這個時候比他大幾歲的姊姊就會在一旁,嘴巴念著,卻又溫柔地牽著他的手。陷入回憶的他,下意識地蹭了蹭冰炎的背,淚水落在上面。
 
和雨水不同的溫熱液體,冰炎的心緊緊揪著。
他一邊加快腳步,另一邊認真聽著褚冥漾的心聲。
 
他明白了褚冥漾為什麼有時候會露出悲傷的氛圍,甚至有時候思緒會硬生生地轉到其他的地方去,那是因為對方還沒有走出親人離去的事實,將自己的心封閉起來,不讓人觸碰。
 
親人沒有回來的心情,他可以明白,因為他也曾經歷過。雖然他的沒有回來和褚冥漾親人的離去有著意義上的不同,但同樣都是無法見到面。那一陣子他的情緒總是不穩,是經過一段時間他才慢慢釋懷。
 
他知道,要馬上走出來很難,但他會陪著他的。
 
 
順利回到第一關的地點後,褚冥漾被緊急送往醫療室,而送他回來的冰炎也隨侍在旁。本來千冬歲和絮語也想要進去,但被阿利阻止,讓醫療的人員先幫褚冥漾看,之後他們再進去。
 
沒多久,醫生出來了,帶來了好消息。
千冬歲呼出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放鬆了;絮語則是淚眼汪汪,安心的她立刻衝進房間,想要道歉與道謝。
 
房裡,褚冥漾蒼白的臉緊閉著雙眼,冰炎則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知道有人進來了,但視線就是不捨得離開床上的人。倏地,緊閉的眼皮顫了顫,之後出現了一雙帶有迷濛的黑眼。
 
「褚。」
 
「咦……冰炎?」腦袋有些轉不過來,藉著冰炎的攙扶,褚冥漾坐著床上。他不明白為什麼冰炎突然變大了?但這個問題不適合現在問,他注意到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漾漾,沒事吧?」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眼裡的擔憂清楚可見。「還有哪裡會痛嗎?」
 
「千冬歲,我沒事。」彎起有些虛弱的笑容,語氣滿是抱歉地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下次再讓我擔心你就完蛋了!」千冬歲用惡狠狠的口吻說著,懸著的心此刻也完全放下了。
 
「學弟,你就好好休息。」小隊長阿利輕輕拍了褚冥漾的頭,溫和地開口。
 
似是注意到站在角落的絮語,阿利體貼地讓了一個位子給她。他明白這個小學妹心裡的自責,但作為一個旁觀者,他實在不適合多說什麼,更別提他說了對方還不一定會接受。
 
「那、那個……」有些扭捏,但絮語還是開口說:「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簡單的幾個字,此刻要她說出口卻是如此艱難。她還有好多想要說的話,但是聲音顫抖著、哽咽著,她無法完整表達她的想法她的心情她的語言,她懊惱卻也無可奈何。
 
「沒事的。」褚冥漾溫柔地笑了,「真的沒事,所以別在意。」
 
坐在床上的褚冥漾伸出手,輕柔地來回摸著絮語的頭,給予安撫。
 
或許是從自責的牢籠被釋放出來,也可能是褚冥漾太過溫柔,絮語哇一聲,嚎啕大哭起來。她伏在褚冥漾身上哭,淚水將褚冥漾的衣服和被子都打溼了。
 
褚冥漾被這樣的情況嚇到了,笨拙卻不失溫柔地拍著絮語的背,無措的目光先是投在冰炎的身上,得到的是白眼一枚加上撇開頭,一副就是「關我屁事」的神情;再把視線移到友人身上,只見千冬歲難得地盯著自家的小精靈,表情怪異,不知道在想什麼;最後,只能將希望放在唯一一個人身上了。
 
接收到那求救的眼神,阿利笑了笑,「學妹別哭了,讓學弟休息吧,活動還要繼續,連學弟的份一起加油。」
 
忽地她站直著身子,「嗯……好!我、我會連漾漾的份一起努力的!」雖然講話不怎麼順暢,一吸一頓的,但絮語的語氣很堅定,臉也紅紅的。
 
「放心,交給我吧。」回神後的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十足地自信。
 
「就交給你們了。」
 
褚冥漾以笑容送走了阿利、千冬歲和絮語,房裡只留下變大的冰炎和自己。
沉默漫延著,卻沒有一絲不和諧的尷尬,興許是太累了,褚冥漾沉沉地睡去……
 
坐在床邊的冰炎收回一直落在窗外的視線,停留在褚冥漾那睡得不安穩的臉龐。
 
會沒事的,還有我在。
冰炎推散褚冥漾緊皺的眉頭,嘴裡喃喃著。




聽說好像又要變冷了,大家記得小心保暖別感冒了唷!
另外,最近有點忙,下禮拜為不定更喔。
希望這樣的情形之後不會很常發生......
有事的話請留言,歡迎拍打餵食搭訕XD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