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話 意料之外

☆☆☆
 
結束了。
隔宿露營結束了。
……
 
為什麼他有一種什麼事情正要開始的感覺?
而且自己似乎還很期待?
 
不懂對方那時候的舉動,是惡意?是玩笑?
猜測這件事對他來說,好困難。
 
不懂自己這時候的心情,是眷戀?是渴望?
複雜及異樣的思緒情感,摸不透。
 
問不出口的話,他在腦海裡問,只是……得不到答案。
這是為什麼?
 
 
千冬歲闔上日記本,雙手撐著頭,坐在桌前苦思著。
 
 
 
 
隔天早上,千冬歲一如往常,起床梳洗用膳,每分每秒都在他的掌控中,規矩的儀態、優雅的舉止,旁人看起來平常的動作卻不曉得潛藏在背後的思緒其實異常的雜亂。連環炮般的問號接二連三,知道的只有自己與能聽到自己心聲的小精靈,偏偏能給予解答的後者裝作一副什麼都沒有的模樣,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
 
這是第幾天了?疑惑得不到解答讓他心情浮躁,已經明顯到粗神經的萊恩都覺得自己不對勁。他的冷靜呢?他的專注呢?他的從容呢?
 
現在是上課時間,然而枯燥乏味的內容,加上教授的教學方法之差,讓千冬歲煩上加煩,整個人處在一個即將爆走的邊緣。
 
他無奈疲累地呼出一口氣。
真是的,不習慣無法掌握事情的感覺……
 
揉揉有些發疼的頭,他決定睡覺,或許一覺醒來他會發現,原來一切不過只是夢一場……
埋首於雙臂間的他,絲毫沒有注意到身旁的小人正一瞬也不瞬地凝視著自己。
 
 
其實,不只千冬歲在疑惑,夏碎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自己當時的舉動。雖然因為當下的衝動而做出了那件事情,但他不後悔。對於以前的主人,他不會這樣,通常會謙和有禮的避開且保持適當距離,但這次,試圖拉近彼此距離的人,是自己。
 
所以,當他聽到明顯是在問自己的話時,他裝作不知道,一如往常地和對方相處,不過……千冬歲似乎太過在意了。
 
他當時看到千冬歲苦惱不已的表情,才讓他一時衝動吻了對方,至於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與對千冬歲的看法,他自己也不清楚,不過絕對不到愛情。
 
而且,只要一想到對方當時的反應,他就覺得有趣。
真的是一個很認真很容易害羞、和自己不同,十分有趣的一個人。
 
能確定的是,他很在意對方,如此而已。
彷彿又想起當時的情況,夏碎的唇畔揚起愉悅的笑容。
 
此時的千冬歲,正在做夢,夢見那一個下雨過後的日子,讓自己這幾天一直苦惱的根源……
 
 
 
 
那天,千冬歲匆匆跑出去,想要去找跌落山谷的褚冥漾,擔心的他希望肩膀上的小精靈也能幫忙去找,雖然信任他們,但事關自己身邊的人,即使打從心底信任,嘴裡還是會忍不住冒出懷疑的語句。
 
或許是當時夏碎回答的語氣太過肯定,匆促的腳步也漸漸緩,甚至突然開啟別的話題。千冬歲心裡明白現在不該是提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但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如果不是絮語的昏倒,褚冥漾就不會為了要接住她,而使得球落地,導致他們吞敗的結果,更不會有之後的處罰……
一想到那個處罰,千冬歲就覺得這世界是黑暗的……
 
他們的處罰是,必須要嘴巴傳接乒乓球,一男一女交錯排成一直線,偏偏女生少了一個,所以他和以提卡是排在一起的。到底為什麼最後他會和以提卡那個討厭鬼嘴對嘴接觸,他完全不願意回想,但不願意去回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只是逃避而已。
 
所以,那時候他才會問,有沒有辦法讓時間倒退,或是消除記憶……
得到的答案果然不出他所料,只是人有時候即使早已經確定了答案,還是會想做最後的掙扎,縱使最後的結果還是不會變。
 
然而,之後發生的事情,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更讓他訝異的是,他竟然毫不排斥!
 
被吻的當下,他腦海裡浮現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把對方推開,更不是賞對方一巴掌,而是──原來小精靈會變大精靈!!!
 
相處了這些時日,他完全不知道對方可以變大,他一直以為他們只能維持三頭身的模樣。到那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對於精靈、對於夏碎,其實是無知的。
 
唇上傳來不屬於自己的溫度以及柔軟,單純的貼合,比起和以提卡那個意外的吻,這個吻不僅輕柔得像是棉花糖,淡淡的香味彷彿是甘甜的花蜜,順而不膩,甚至有種會讓人上癮的感覺。
 
只是下一秒,逐漸升溫的體溫瞬間冷卻,千冬歲意識到,繼以提卡之後,他的吻又被奪走了……
一時複雜的情緒湧上,他就這麼呆住,沉陷在自己的空白世界中,失神。
 
在意外的接吻後,他曾一度把錯全怪在絮語身上,畢竟,沒有她,他們會贏的。千冬歲很清楚,只是理性戰勝感性,所以他把這樣的情緒藏了起來。只是現在,他的情緒釋懷了些,因為這個擾亂他心神的吻。
 
一個輕淺的,吻。
 
 
 
 
下課鐘聲響起,彷彿是鬧鈴般,熟睡的同學全因為噹噹噹的聲響而從桌面抬起頭,睡眼迷濛的樣子就像單純天真的孩子們,帶著稚氣兼傻氣,很是可愛。
正值午飯時間,感情好的學生相約一同吃午餐,還有課的、有其他約會的,便提起匆忙的腳步,趕往下一個地點。
 
睡不安穩的千冬歲,皺著眉頭,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讓想要靠近的絮語下意識地退後一步。褚冥漾見狀,露出溫和的笑容開口詢問。
 
「怎麼了嗎?」
 
或許是褚冥漾的微笑舒緩了緊張的情緒,絮語的表情明顯鬆了一口氣,回以一個笑容後,她開口:「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吃午餐嗎?」
 
「吃飯?好啊。」
 
接著他們兩個在等千冬歲收拾的時候聊了起來,萊恩這時候默默地唸著:「……他們感情真不錯。」
 
是啊,千冬歲在心裡回應。
這或許都該託隔宿露營的福,不只他們,班上的其他人,和同系的別班同學,大家的感情都變得很好。
 
收好東西後,他們四個人前後離開教室,覓食去。
 
 
他們四個人邊吃邊聊,談談課業,講講八卦,抱怨教授,在這期間,兩隻小精靈什麼事情都不能做,畢竟,有人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漾漾喜歡吃蛋糕?」
 
「嗯。」對於自己喜歡甜食的這個嗜好,他從來不會多加隱瞞。
 
「跟我一樣!」發現了同好,絮語眨著閃亮的雙眼,開心地邀約。「我知道一家不錯的店,改天一起去吃!」
 
「好啊。」
 
「那,這星期六下午?」
 
「不行,我有打工。」
 
「這樣啊……」一臉惋惜。「啊!我和人還有約,先走了!」
 
「嗯。」
 
揮別了絮語,桌上的兩隻小精靈也跟著一起享用桌上的食物。位處角落的他們,是不會有人留意的,所以冰炎和夏碎也就解除隱形,安心地品嘗食物以及聊天。
 
「褚。」解除隱形的第一件事,冰炎就是朝著褚冥漾伸手。
 
已經習以為常的褚冥漾,馬上轉身從背包裡拿出東西,拆開塑膠套,將吸管插上後遞了過去:「是是,你的蜜豆奶。」
 
「漾漾,你有打工?」千冬歲一邊提問,一邊將肉塊切小、方便自家精靈吃。
 
「嗯。」
 
「褚,你真的要在『那種』地方打工?」一臉鄙夷。
 
「那種地方……」褚冥漾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明明是很正常的地方,真搞不懂為什麼冰炎會排斥成這樣?「不過就是咖啡廳,怎麼被你說得好像什麼不良場所?!」
 
「哼。」冰炎用鼻子呼出一口氣,大大表現出自己的厭惡。
 
「唉,真是的。」
 
這樣的情況讓褚冥漾很是無奈。每次冰炎只要拒絕溝通時,就會像現在這個樣子,只以單音作回答,表情臭的好像別人欠了他很多錢似的。搖搖頭,褚冥漾放棄繼續說話,轉而拿著放在桌上的蜜豆奶喝了起來。
 
忽地,褚冥漾察覺了某道視線,這道目光來自於一直默默看著一切的友人──萊恩!
 
「萊恩,怎麼了嗎?」
 
……只是覺得你們感情真好。」存在感薄弱的萊恩時出現時彷彿融入了空氣中,就連聲音也都十分飄忽,似是只要輕輕一吹,就什麼都沒了。「有精靈陪伴……
 
這句話說完,萊恩的身影頓時變得灰暗,不難察覺他的羨慕之情,以及陰鬱之心。
 
「萊恩……
 
千冬歲和褚冥漾兩人對看一眼,同時對沒有察覺到朋友心情的自己,在心裡狠狠唾棄一番。
像是要緩和僵持的氣氛,千冬歲乾咳一聲,然後開始說起最近同系之間在傳的謠言。
 
「宿營結束後,班上常有人看到一位銀髮紅眼的帥哥。據某些人說,那一位和宿營時救漾漾的人很像,而且也很常和漾漾走在一起……」說到這,千冬歲對褚冥漾和冰炎投以一個詭譎的目光。
 
「咳咳…………」正在喝蜜豆奶的褚冥漾被嗆到了,模樣有些狼狽。
 
「褚,很髒。」一臉鄙夷,冰炎皺著眉頭繼續說:「不要浪費我的蜜豆奶!」
 
「咳……還不是我買的!」
 
不理會褚冥漾的抱怨,冰炎自顧自地喝起蜜豆奶,絲毫不在意褚冥漾剛才喝過。
 
揚起一抹興味盎然的笑容,夏碎開口:「真沒想到冰炎你會做這種事?」
 
「什麼事?」反問的人不是冰炎,而是褚冥漾。
 
冰炎惡狠狠瞪了夏碎一眼,依舊沒有開口。千冬歲見到這種情況,心裡多少有幾個答案,於是他在心裡偷偷問夏碎,得到了對方肯定的答案。
 
果然是這樣!
夏碎指的事情有兩項,一是分享蜜豆奶,二是變大陪在褚冥漾身邊。
 
不論是冰炎還是夏碎,樣貌出眾的他們,不喜歡在人前現身。然而班上、甚至是系上,開始傳出謠言,這就很不正常了。而且從方才他們相處的模式來看,他們的情感不僅僅停留在友誼,而是更深,像是家人那樣的連結。
 
總之,就是很微妙的關係。
 
專心想著這些事情的千冬歲沒有注意到萊恩的身影更加飄渺了,彷彿他們這一桌根本沒有這一號人物的存在。
 
「萊恩,你還好嗎?」心思細膩的褚冥漾留意到友人的不對勁,出言安撫,「精靈的話,我們多試試幾種飲料,你也可以召喚出來的。」
 
愣了愣,萊恩的聲音緩緩飄出:「……真的嗎?」
 
「嗯!」
 
「萊恩,你就別擔心了!」
 
聽到兩位朋友這樣說,萊恩的四周頓時開滿了小花,喜悅之情,不言而喻。
默默地又吃了一顆飯糰,萊恩突然語出驚人。
 
「要不要,你們也一起來上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