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080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七話 兩名新生

☆☆☆
 
「我是藥師寺夏碎。」
 
「冰炎。」
 
台上兩位男學生自我介紹之後,就回座位,什麼話也不願意多說。一個總是掛著笑容,一個冷著一張臉,同是吸引人的俊容,同樣讓人有距離感。
 
新學期的開始,就轉來了兩位帥氣的學生,讓女生們的目光忍不住多停留於他們身上。不過由於他們散發出來的氛圍,讓想主動示好的人卻步。
 
教授開始上課了。
台上的師長講得口水狂噴,台下的學生聊得不亦樂乎,這堂課是名副其實的「營養學分」,只要出席幾乎都會過。少數被當的,都是因為過分挑戰教授的尺度,沒拿到學分全是自找的。
 
教授人很好,單看他願意在課堂上撥出時間讓新生自我介紹就可以知道;專業知識也夠豐富,光看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專業名詞及口頭舉例就可以明白;只是不擅於教課,從同學的上課態度可以得知。
 
如果一名教授教得很好,那不應該會有一堆學生選擇聊天,偶爾一兩句就算了,幾乎堂堂聊,連一點筆記也不肯做,不是教授教得不好,就是只為了賺學分而來坐著。
 
聽課的人少之又少,同情之餘,聽不下去就是聽不下去,認真的學生拿出自己的書出來翻,保持最基本的安靜;昨天夜遊夜衝的學生,拿上課時間作為補眠的時間,努力維持最高品質的靜悄悄,只是偶爾發出呼嚕聲;糟一點的就放肆聊天,反正要講一起講,大家都開心;誇張一點的,竟然還有人在下棋!
 
「千冬歲,你們……會不會太誇張了?」
 
「剛好而已,是漾漾你太認真了。」就下這一步吧。
 
「漾漾,你可以跟冰炎一起睡覺,你昨天沒什麼休息吧?」竟然下這一步,不愧是我的主人,不過這樣呢?
 
「我沒關係。」
 
「是嗎?」真沒想到夏碎這麼會下棋,但是還不夠。
 
褚冥漾有些無言地望著兩人一來一往的棋子,幸好他們位子蠻後面、又剛好是在角落,不然教授看到了,不知道做何感想……
 
……打起精神。」
 
「萊恩,謝謝。」想接過友人遞過來的飯糰,卻發現一件事。「……我記得這堂課是禁止飲食的吧?」
 
「是嗎?」將嘴裡的食物吞下去後,萊恩說:「可是上學期我修這個教授的課都在吃……
 
……
 
該怎麼說呢……
不只自己會消失,現在連碰到的東西都可以一起消失!
萊恩,你乾脆轉行去當魔術師吧!
 
褚冥漾勾起無奈的笑容,看著飯糰隨著友人一起融入空氣中。
 
突然,手機傳來震動的聲響,是簡訊。
不只褚冥漾,千冬歲、萊恩的手機也同時出現了一封訊息。
 
上頭躺著幾個大字:
今晚的家聚別忘了,地點是XX餐廳
阿利
 
 
 
 
褚冥漾一行五人正趕往與阿利約定好的餐廳。其實是只有三個人,冰炎和夏碎並不是他們那一「家」的一份子,說好聽是陪伴,講白了就是湊熱鬧。
 
所謂「家」,是大學裡面由上一屆的學長姊們各自分組組成,讓新入學的學弟妹去抽籤,看自己是屬於哪一「家」,甚至還會抽出直屬的學長或學姊,是一個可以使大家相處更融洽、也更能熟悉大學生活的一部分。
 
而褚冥漾、千冬歲、萊恩三人剛好是同一家的,很巧的是,阿斯利安是他們這一家的一員。
 
「冰炎,你不先回去休息嗎?」看起來很累的樣子,褚冥漾擔心地望著他。
 
「嗤。」
 
嘖嘖嘖,不是說有怎樣的主人就會有怎樣的寵物?人家千冬歲和夏碎就很像,都很聰明、個性也很相似,怎麼他家這一隻和他就差這麼多?難道是養育的方法不對?
 
「寵物?」毫無保留,冰炎將褚冥漾的心聲全聽了,好看的眉毛挑起,手也不自覺地揮下。
 
「痛痛…………」捂著被巴的地方,褚冥漾瞠大雙眼朝兇手瞪過去,「冰炎你在幹嘛?!」
 
「哼。」絲毫不認為自己做錯,只是淡淡地反駁:「我不是寵物。」
 
「寵物?」頓了三秒,他才明白自己方才所思所想,全被人聽光了。「那不過是比喻……
 
「爛比喻。」毫不留情,直接吐槽。
 
褚冥漾明白,冰炎是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雖然嘴巴上不饒人,但是心腸其實很軟、很好。和他相處的這段時間,冰炎會盡量變大陪在他身邊,褚冥漾知道那是因為怕他孤單;每當他有負面的想法,毫不猶豫的一巴掌就會落在他的腦袋上,讓他忘記剛才的悲傷。
 
他真的很高興自己當初召喚出冰炎,這個動手比動口快、卻很體貼的小精靈。
 
想當初萊恩提出讓冰炎和夏碎一起上課的提議時,雖然他們是以許下這個為第一個願望,但是他們也不願意強迫他們,所以不論他們的答覆為何,身為主人的他們絕對尊重。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冰炎只是淡淡地瞄了褚冥漾一眼,二話不說便同意了;而夏碎很吃驚,畢竟認識對方這麼久,熟知對方的他曉得,冰炎原則上會拒絕,會這麼快就答應的理由,絕對是因為他的主人!
 
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夏碎也同意了這個願望。
 
由於這個願望沒有期限,所以結束的時間就是三個願望全部許完的同時,這也就是為什麼下學期班上會突然多了兩名新生轉入。
 
回想起當時的情況,褚冥漾只覺得心裡頭暖暖的,有人陪伴的感覺真好。
真的很好,因為他不再是自己一人。
 
可以一起吃飯,一起拌嘴,就像朋友一樣。
寂寞的時候有人陪,難過的時候有人安慰,就像家人一樣。
 
真的很好,也真的很……
感謝。
 
「謝謝你。」褚冥漾小聲說著,便一個箭步往前,率先打開了餐廳的門、走了進去。
 
背對大家的褚冥漾,沒有看見夏碎以難得吃驚的表情望著冰炎,而被注視著的對象只是揚起一抹溫柔的笑容而不自知。
 
 
一進去,就看到左手邊的長型桌子坐著熟悉的人們,褚冥漾二話不說邁步就往那裡去。繞著桌子坐的人聽到了腳步聲,回頭一看便熱情地向他們招手。
 
「這裡這裡。」
 
「你們先看菜單,還有其他人還沒到。」
 
「萊恩……我學弟沒來嗎?」萊恩的直屬學長從左看到右,就是沒瞧見自家學弟。
 
輕輕拍了對方的肩膀,萊恩淡定地說:「我在這,學長。」
 
「哇嗚!你還是一樣嚇人啊!」說完便和自家學弟開始討論飯糰。
 
一旁的阿利見到這樣的情況,不自禁地露出微笑,他為同班同學能找到「飯糰友」而感到開心。當初認識這位同學的時候,他以為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比他更愛飯糰的人了,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一個,而且青出於藍,比這位同學更愛飯糰,甚至到了狂熱的地步。
 
發現那邊已經聊開了,阿利笑了笑便轉身和其他人打招呼,這也才注意到有兩個不是他們這一家的學弟,其中一個甚至有些眼熟,便問:「漾漾,他們是?」
 
「我們班的轉學生。」回答的是千冬歲。
 
「夏碎。」
 
「冰炎。」
 
「我是阿斯利安,叫我阿利就可以了。」語畢,阿利便盯著冰炎看,他一直覺得對方很眼熟……「啊!你是之前救過漾漾的那個人!」
 
「真沒想到你轉來我們學校。」
 
「嗯。」
 
沒有因為冰炎冷淡的反應而打退堂鼓,阿斯利安依舊掛著爽朗的笑容,繼續和大家聊天。在等待的同時,其他人也陸陸續續抵達,最後到達的人是絮語。
 
「抱、抱歉,我來晚了。」絮語上氣不接下氣,在冷風呼呼吹的時節,額頭甚至冒著薄汗。
 
「來,菜單給妳,自己找個位子。」
 
「謝謝。」
 
左右看了看,位子只剩兩個,一個是學長的旁邊,另一個是冰炎右邊的位子。想要的座位沒有,剩下的,是她不熟的學長,以及她怕的那個人。猶豫了三秒,絮語選擇了冰炎旁邊的位子,至少,這個座位離那個人近一點。
 
輕聲向其他人說著借過,絮語來到冰炎身旁的座位。發現對方是要坐在自己旁邊,冰炎的臉要多臭有多臭,漂亮的紅眼滿是不悅。
 
「冰炎,我跟你換位子吧。」看見這樣的情形,褚冥漾提議。
 
「嘖。」明白地表現出自己的不開心,冰炎並不是很樂意換位子,一來是嫌麻煩,二來就是他莫名地覺得不爽。
 
「好啦,別臭著一張臉,很嚇人的。」褚冥漾無奈地說。
 
「就嚇不到你!」瞪了自家主人一眼,冰炎還是順從了褚冥漾的提議。
 
褚冥漾笑嘻嘻地和冰炎換了位子。
打從冰炎救了自己的那天,因為脆弱而讓他沒有防備,竟然將梗在心中的悲傷一股腦地全部想過一遍,而能聽見自己心聲的冰炎自然一句不漏全都聽個明白。
 
雖然那之後的相處總讓他有些不自在,但冰炎卻體貼的絕口不提那件事情,也就讓他慢慢地也不去在意。只是,他總會在小地方發現對方細膩貼心之處。話不多,總是安靜地看著書的小精靈,慢慢地融入了他的生活、他的生命。
 
偶爾擺張臭臉,甚至有時候會巴他的頭,但褚冥漾明白,冰炎的心腸很好,所以即使臉再臭再難看,他也不會被嚇到。
 
褚冥漾坐下後,先遞了一張衛生紙給絮語。「先擦汗,小心別感冒了。」
 
揚起甜美的笑容,絮語道謝:「謝謝!」
 
在等餐點的時候,阿利突然提到了下個月月底的校慶和體育祭合辦的事情。
 
「今年的校慶以及體育祭,是難得四年一次的大會,會和其他學校合辦。」阿利頓了頓後繼續說:「差不多下個星期就會宣布這件事情,每個人抽籤分配組別,以及決定各系要擺的攤位。」
 
「會是最熱鬧的一次喔!」某位學姊用期待的語氣說著。
 
「只要有飯糰就好。」和萊恩一樣是飯糰控的學長如是說著。
 
「可以和別校的人認識,真期待!」
 
「說不定能遇上白馬王子呢!」
 
就在各自沉陷在自己的美好幻想時,餐點陸續上桌了。而後不知道是誰帶頭的,額外點了不少酒,酒精濃度有高有低,就在飯後邊喝邊聊。
 
「我以為歲是最會喝的,沒想到竟然是……嗝!」
 
「萊恩‧史凱爾!你以為我是酒鬼啊!」
 
「好了好了,別吵了。」和事佬褚冥漾出來緩解氣氛。
 
阿利瞪著桌上空了的酒瓶,「漾漾,你也太會喝了吧!這是第幾瓶了?」除了前兩瓶是大家平分之外,剩下的幾乎都是褚冥漾一個人喝的。
 
現場的人,除了有控制杯數的阿利和千冬歲、沒有碰酒的夏碎和絮語,以及擁有好酒量的褚冥漾外,全部人都醉了。
 
一開始有人要灌褚冥漾酒的時候,被冰炎阻止了,那一杯杯的酒便由冰炎喝下。雖然褚冥漾說了好幾次他喝就好,冰炎卻怎樣都不讓步,直到第四杯下肚後,他醉了。
 
無奈地嘆口氣,褚冥漾將被冰炎奪去的酒杯拿回來,讓人靠著他休息,換他喝。
一杯接一杯,他面不改色地喝著,彷彿在喝水。
 
以前,他有一陣子天天喝酒,傷心的情緒難以平復、夜夜無法安心入睡,更常三更半夜睡到哭醒的他,想藉由酒精去麻痺自己、讓自己忘了這一切。只是借酒澆愁愁更愁,除了因此而練出來的酒量外,他什麼煩惱都沒有解決,還讓舅舅以及打工地方的老闆為自己擔心。
 
現在想來,他都覺得好笑。
自己怎麼會以為酒可以解決一切呢?
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他對自己的天真覺得可笑。
 
「有我。」靠在褚冥漾身上、閉目休息的冰炎,以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說:「我會陪著你。」
 
簡單的幾個字,讓褚冥漾頓時覺得很想哭。
想要道謝卻發現只要一開口就可能會哭出來,褚冥漾只能在心中不斷重複著:謝謝。
 
謝謝你,冰炎。
 
默默注視著一切的絮語,她覺得自己在這裡有些格格不入,不自在的感覺讓她很想離開。
 
「我、我要回家了。」
 
「時間也不早了,今天就到這吧。」阿利看了看時間,覺得也差不多了,便開始把醉倒的人叫醒。
 
看著起身向外走的絮語,褚冥漾拉住對方的手說:「等等,我送妳吧。」
 
現在很晚了,一個女孩子在路上走很危險,基於安全的考量,褚冥漾想說起碼要平安地把人送回去。但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已經喝醉的學長吹著口哨,調侃褚冥漾。
 
絮語紅著臉,褚冥漾則是懶得解釋,反正又不只他一個人送她回去。
 
最後,大家一哄而散,各自朝自己的歸途踏上搖晃的腳步。





這禮拜開始忙了,更文時間可能會變成星期五或六。
颯楓會努力打文,希望不會因為太忙而斷掉才好。
 
最近天氣蠻冷的,記得穿保暖一點,小心不要感冒了!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