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080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八話 再來一隻

☆☆☆
 
「早點休息,晚安。」
 
「晚安。」
 
揮別了絮語,褚冥漾扶著冰炎、千冬歲扶著萊恩,踏上回家的路途。今晚很特別,所以他們決定全部集中到千冬歲的家,也順便在那裡過夜。
 
本來是打算在萊恩的家裡,只不過空間不太夠遂轉往千冬歲的家中。除了褚冥漾是通勤,他們全住在學校附近,要選擇聚會後的聚會地點,住學校附近的人的房間是比較好的選擇。
 
路上,街燈拉長了他們的影子,在空蕩蕩的街道上,似是有些淒涼與孤寂。由於時間不早了,幾處亮著燈光的房間也都安靜著,很有禮貌地不喧譁不吵鬧。
 
「學弟。」背後傳來熟悉的嗓音,聲音不大,卻讓他們幾個聽得很清楚。
 
「阿利學長?你怎麼在這?」褚冥漾轉過頭,沒想到映入眼簾的是不久前才分開的學長。
 
「剛才送人回去,現在正要回家。」頓了頓,褐色的眼睛掃過每一個人。「你們……不會打算續攤吧?」
 
「沒有。」
 
「你們住同一個地方?還是剛好是同一個方向?」阿利蹙眉,疑惑地問。
 
「他們今天住我家。」
 
「四個人都是?」瞪大雙眼,難以置信。
 
「對。」
 
「阿利學長要一起嗎?」提出邀約的不是千冬歲,是褚冥漾,而他確定屋子的主人不會有意見的。
 
「這樣擠不下吧?」一般單人外宿的地方沒有大間到可以塞下六個大男生吧?
 
「別擔心。」果不其然,千冬歲沒有反對。
 
就這樣,今夜多了一人住在千冬歲的房子裡,也加入了他們這次的祕密聚會。
 
「你們感情真好呢!」
 
「晚點你就知道了,阿利學長。」褚冥漾語帶保留,嘴角劃上一抹神秘的笑容。
 
經過了一學期的認識,他們都很喜歡這位開朗親切的學長,和他相處很融洽,也覺得他是個可以保密的人,所以等一下的聚會,才會邀請他。
 
笑了笑,阿利換了個話題,「兩位學弟是轉學生,應該沒有分家,要不要乾脆加入我們家?」
 
「謝謝學長,但是不用了。」對這個提議夏碎一點都不驚訝,只是平和地掛著招牌笑容拒絕。
 
「那冰炎呢?」
 
搖頭,「麻煩。」
 
「這樣啊,不過還是歡迎你們參加聚會和活動喔!」沒有被拒絕的不悅,阿利依舊誠摯地邀請學弟們參加他們的活動。
 
「到了。」站定在某戶房子的門口,千冬歲拿出鑰匙開門,門開後,他對著身後的人們說:「歡迎來我家。」
 
 
啪一聲,千冬歲打開了電源,屋子瞬間亮了起來,讓所有的角落、擺設都無所遁形。寬敞的室內,好幾扇的門,在在顯示這不是普通學生住的房子。不過,打從一踏進門的瞬間,大家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因為,這是獨棟的一幢房子啊!
 
來過好幾次的人已經見怪不怪,而第一次拜訪的阿利,驚訝之情溢於言表。這也不能怪他,畢竟誰能心平氣和地面對眼前難以相信的一切?
 
「房租……應該不便宜……」這是驚嚇過後的第一句話。
 
「這是我家的,不用錢。」
 
「原、原來如此。」點點頭,阿利邊說邊欣賞室內的設計。「真是意外呢。」
 
「大家坐,不用拘束就當自己家,我去拿些喝的。」
 
「我幫你。」
 
千冬歲和夏碎離開了客廳,去幫大家準備飲品;阿利則佇立在某幅畫的前面,專注地欣賞;冰炎癱在沙發上,醉酒的他雖然不想吐,但頭很痛,酒精也尚未退去,褚冥漾則是待在他的身邊照顧四杯就醉的蜜豆奶精靈;至於萊恩,他默默地飄到窗邊,仰首瞻望著天空中的明月。
 
沒多久,千冬歲和夏碎一人拿三杯飲料回到客廳。六杯飲料全都不同,有綠茶、奶茶、牛奶、蘋果醋、咖啡、蜜豆奶。蜜豆奶不用說,是替冰炎所準備的,其餘五杯則看大家想喝什麼就拿什麼。
 
最後,褚冥漾拿了奶茶、千冬歲喝著綠茶、夏碎啜著咖啡、阿利嚐著蘋果醋、萊恩選擇牛奶。除了依舊痛苦的冰炎、事不關己的夏碎和一無所知的阿利,其他三人都很緊張。
 
萊恩依舊站在窗邊,視線緊盯著倒映在白色液面的圓月,緊張地吞了口口水。褚冥漾目光停留在萊恩的手上;千冬歲則是站在萊恩旁邊,拍了拍對方肩膀給予無聲的加油。
 
注意到那三人散發出的緊張感,阿利不解,於是提腳走到萊恩所在的窗邊,正要開口時,赫然發現萊恩的神情染上了落寞與失望,千冬歲則是默默地拿出筆記本記錄著什麼。
 
方才的緊張瞬間被失落籠罩取代,原本要脫口而出的話梗在喉嚨,阿利沉默了三秒,準備再度開口之際,他發現自己的手正劇烈的晃動著,不,正確地說,是杯子裡的液體。
 
……?!」
 
阿利的異狀大家都注意到了,尤其是冰炎和夏碎,只要有同伴到來,他們都能感受得到。
 
「這次是那位王子呢。」夏碎喃喃自語。
 
阿利瞪視著手裡的杯子,倏地一道黑影從杯裡咻地飛到窗邊,上頭站著一個小小人。月光撒在那小小人的背後,讓人看不真實他的臉孔。
 
「是哪一位召喚本王子的?」高傲不馴的語氣。
 
……
 
「本王子問話,為什麼不回?」挑高右邊的眉毛,不悅。
 
「休狄。」頭很痛的冰炎,心情很糟地喊了那小小人的名字。
 
「冰炎?」這時才注意到稍遠處的冰炎,往旁邊一看,休狄難掩吃驚。「夏碎?」
 
「嗨,好久不見。」夏碎很自然地打起招呼,同時讓佇足於窗邊的人一同過來坐在沙發上。
 
經過一番解釋,休狄知道了冰炎和夏碎的主人是誰,以及自己的主人,最後還有目前是什麼情形。
 
「難不成是你們告訴他們哪種飲料有精靈?」休狄毫不掩飾,帶著懷疑的目光看著同是精靈的兩人。
 
「無聊。」白了對方一眼,冰炎閉上雙眼繼續享受褚冥漾的服務。
 
「如果夏碎有說的話,那萊恩早就有精靈相伴了!」搶在夏碎回話之前,千冬歲忿忿地為自家精靈說話。
 
夏碎拍了拍千冬歲的頭,維持一貫冷靜的態度說:「我和冰炎不是那種人。」只不過藏著冷靜背後的是被懷疑的不悅。
 
「誰知道。」高傲的他,倔強地拒絕道歉。
 
現場氣氛一度陷入沉悶中,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火藥味。
跳出來打破這樣氛圍的是阿利,畢竟是自己召喚出的小精靈惹得禍,身為主人的他總要解決吧?況且他也很習慣處理這種事情。
 
「好了好了,冰炎和夏碎不會做那種事情的,所以休狄你應該要──嗯?」燦爛笑容的背後是不容拒絕。
 
「對、對不起……」沒有察覺到笑容後的絕對命令,休狄愣愣地說著,完全因為那個笑容而呆滯。
 
「很好。」阿利溫和地笑著,伸手摸了摸小精靈的頭。
 
神奇地,休狄的臉紅了,一路紅到耳根子。為了掩飾彆扭,休狄猛然撇過頭。夏碎看見了這樣的情況,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看來,又多了一位迷戀自家主人的精靈了。
夏碎暗自偷笑,不過自己的情況也沒好到哪去就是了。
只是此刻的他還沒有深刻的自覺。
 
「難怪你們感情這麼好。」阿利嘟噥著,他總算明白為什麼幾個學弟總是在一起,也理解為什麼當初冰炎會出現在宿營。
 
「宿營?」聽到不能理解的名詞,休狄很自然地脫口問出。
 
一陣靜默後,阿利先回答了這個問題後,便提出他的疑問,畢竟在方才的討論中,並沒有人提到這個詞,除了他有在心中想過之外。就在褚冥漾為他解答後,他明白了精靈們可以聽到自己的想法,這個消息讓他臉上閃過一絲困擾,他不喜歡這個能探聽別人想法的能力。
 
一直討論這些的他們,有好一陣子完全忘記了今晚這個祕密聚會的主角──萊恩,以及聚會的目的──讓萊恩也有自己的精靈!
 
直到褚冥漾解答了阿利的疑惑,他才想到萊恩,遺忘這件事讓他覺得有些愧疚。搜尋了萊恩的所在,褚冥漾發現萊恩站在窗邊,抬頭默默地望著天空中的滿月,背影看起來落寞又孤獨。
 
悄聲走到萊恩旁邊,褚冥漾陪在他身邊一同望向窗外,為這第N次失敗的友人打氣:「萊恩,打起精神,下次一定會成功的!」
 
 
 
 
就如同阿利所說,校慶及體育祭合辦的事情宣布下來,各系各班全陷入瘋狂的討論。不只談論可以見到他校的學生、或許來場豔遇,也相互商討校慶的擺攤應該做什麼才夠吸引人。
 
由於各系人數眾多,所以先是各班研究出一個結果,再派出一個代表參與整系的討論。在討論的這段期間,分組活動也開始抽籤了。活動主要分成兩個部分:作業組以及表演組。
 
作業組負責前置作業的部分,可以再分為服裝組和城牆組。服裝組的人必須幫所有人縫製衣服,由女生負責;城牆組主要是場地的布置,看起來好像很輕鬆,但實際上是很費力的工作,由男生負責。
 
表演組則是校慶當天的表演,會分成開場、主秀、壓軸三部分,會有一特地主題,藉由這個主題來作發揮,由幾名負責的大四學長姊來決定。
 
由於是多校聯辦,所以必須和他校的學生合作,練習的場地不一定是自家學校,可能會跑到其他地方。這段時間,學校會安排一些時段讓學生們可以前往指定地點進行排練。
 
現在,每個人排隊抽籤,大多數的人祈求著不要進到作業組,畢竟那可是地獄,有時候會沒日沒夜地趕工,體力不好或是手工不巧的人更是這樣祈禱著。抽完的瞬間,有人喜悅有人哀嚎,教室內完全呈現出天堂地獄兩種風貌。
 
這是第一次的抽籤,之後還會有一次。第二次的抽籤是決定第二天體育祭的競賽分組,一樣會是與他校學生一同合作,至於競賽內容是什麼,只有到了當天才會曉得。
 
終於輪到褚冥漾抽籤了,他淡淡地瞄了一眼紙上的字,便把紙條交給負責登記的女同學。輕聲道謝後,他回到千冬歲他們的身邊,加入他們的討論,分享著自己的組別。
 
「漾漾,你抽到什麼?」千冬歲迫不急待地問,得到答案後,他點點頭,「跟我一樣。」
 
「你們呢?」褚冥漾看了看其他人。
 
「我跟冰炎一樣。」萊恩淡淡地飄出來,又淡淡地消散。
 
「唉呀,沒人跟我一樣呢。」
 
「夏碎你是哪組?」
 
「我是……」話還來不及說完,就被門口忽然傳出的聲音打斷了。
 
「決定了!我們系的攤位決定好了!」
 
所有人視線全投射在前門大喊的那個人身上。
這個人正是他們班參與討論的代表。




今天要補上班,拖到現在才更。
最近好累,一口氣學習新的東西,腦袋有點快爆炸了!
下星期又是一個新的開始,希望一切都好。
也祝福大家。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