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九話 物是人非

☆☆☆
 
從那一天宣布了組別及攤位,忙碌的生活便開始了。
平日除了要選兩天晚上留下來練習,還必須在課餘時間去別的班級發放傳單,假日就更不用說了,也必須到學校報到,進行各組的排練。
 
雖然看似很辛苦,但和作業組的同學相比,算好的了。
由於作業組的人數並不多,所以每個人分配到要做的事情就相對增加。服裝組的人幾乎得天天深陷縫製的地獄,城牆組的人則是不斷貢獻體力、陷入天天脫力的惡夢。
 
「夏碎,你還好吧?」擔憂地望著趴在桌上的夏碎,褚冥漾擔心地問。
 
「哦?是漾漾啊……」無力地抬眼看了對方一眼,夏碎癱在桌子上,說:「還好吧……大概……早知道就用魔法了……
 
「夏碎昨天在場地布置,快兩點才到家。」千冬歲邊說邊拍了拍夏碎的頭,「等一下的課沒什麼重要的,你就睡吧。」
 
「唔嗯……晚安,主人……」喃喃地說完後,夏碎就睡著了,可見真的有累到。
 
「晚安。」看見夏碎的模樣,搖搖頭,千冬歲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千冬歲,你也休息一下,黑眼圈都冒出來了。」褚冥漾注意到友人藏在眼鏡後的疲累,他想應該是昨晚等自家小精靈回家所造成的,因為他也會這樣。
 
「不,我沒關係。」推了推眼鏡,「熬夜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是這樣嗎?還是少熬夜比較好。」
 
知道褚冥漾是關心自己,千冬歲認真地答道:「嗯,我知道。」喝了一口茶之後,千冬歲繼續說:「對了,等一下的空堂我們要去別班宣傳。」
 
聽到千冬歲提起這件事,本來一臉嫌無聊的冰炎頓時僵住,散發出奇妙的氛圍。看見這樣的情形,褚冥漾無奈地嘆了口氣。他不是不能理解冰炎的排斥,換作是其他人,甚至是自己,排斥的心理多少是會有。只不過今天的和昨天的不同,應該不至於那麼厭惡了吧?但是冰炎的表情明顯就是討厭。
 
真的有那麼討厭咖啡館嗎?褚冥漾百思不得其解。
 
 
噹噹噹──
下課了,褚冥漾拉著一臉不情願的冰炎,和千冬歲、夏碎以及萊恩去放置服裝的地方,為等一下的宣傳作準備。
 
一行五人,各自穿上不同的衣服,有執事服、軍服、武士裝等等,讓本來就很顯眼的人更加顯眼了。他們站在集合地點一邊等其他人,一邊順手發了手上的傳單。
 
「很適合你們。」穿著一襲軍服的阿利朝他們走了過來。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坐在阿利肩頭的休狄瞥了一眼他們後,下了結論。
 
「休狄!」
 
「哼。」不開心地撇過頭。
 
唉,真是的。
阿利見到這樣的情況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其他人也像是司空見慣,完全沒放在心上。無聲地嘆口氣,他家這隻小精靈還真難搞,想著想著,他就順手彈了對方的額頭。
 
「阿利!」
 
不管冒火的精靈,阿利泰然自若地對著其他人分配各自負責的教室。休狄見狀,只是不爽地瞪著阿利,但還是乖乖地待在主人身邊。
 
決定好後,阿利帶著褚冥漾和冰炎到他們負責的教室去作宣傳。
 
 
吵鬧的教室,充滿學生的熱情,但每踏出一步,冰炎卻覺得腳步更沉重了,彷彿那些聲音有重量,重重壓在他的肩膀上一樣。
相較之下,阿利和褚冥漾則處之泰然,一臉淡定。
 
跨過了低矮的門檻,教室內的音量瞬間變小,終至消失。所有人的視線一致投射在他們三個人身上。驚豔、戀慕,以及微少的不屑。
 
就像是沒察覺到刺人的目光打在自己身上,阿利保有一貫的態度,平穩地走上講台,以眾人能聽見的音量開始講話。
 
「各位同學好,我們是……
 
簡單的開場白,卻讓坐在阿利肩頭的休狄很意外。畢竟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能平常地說出這些話,是很厲害的事情。
 
「我們系校慶決定以『扮裝咖啡館』的方式來接待,歡迎各位大小姐及少爺的光臨。」阿利一邊說一邊以眼神示意褚冥漾和冰炎發傳單。
 
「請大小姐來光臨。」漾起符合專業執事的微笑,褚冥漾邊說邊將手上的傳單遞給某位女同學。
 
「我、我一定會去……!」
 
聽到這樣對話的冰炎,臉上的不悅更甚了,散發出來的磁場也更加冷冽。手上的動作依舊,但是一句話不說,只是酷酷的將傳單發完。
 
等到褚冥漾發完傳單後發現,忍不住在心裡碎念著:冰雪女王降臨了。
 
好不容易冬天的前腳剛走,卻降臨了新一波的寒風大雪……天氣好不容易漸漸回暖,可不可以不要再散發冷磁場、擺一張冷臉,看了很冷耶!
 
「我天生就是這副模樣,不行嗎?」冰炎以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冷冷地回應褚冥漾。
 
哇,更冷了,褚冥漾默默在心底吶喊,在接到冰炎的一個眼神,他決定放空腦袋,不然等一下這裡會多一座冰雕,而那座冰雕就是他!
 
「那,期待各位的光臨。」以這句話作結,三人禮貌地彎腰,然後優雅地離開。
 
「真是的,冰炎你也笑一個。」
 
「哼。」一副他出現在這裡就是奇蹟了,別妄想他做更多。
 
「沒關係沒關係。」阿利居中協調,「不過效果出奇的好呢。」
 
這時,冰炎和褚冥漾才注意到教室裡傳來了許多興奮的聲音。
 
「剛才那個穿軍服不說話的那個,酷酷的,我喜歡!」
 
「我比較喜歡溫柔的執事,會讓人忍不住沉溺在他的溫柔鄉呢……
 
「台上軍服的那個也不錯,很親切!」
 
提議說穿店裡服裝宣傳的人,正是褚冥漾。
由於是以「裝扮」為主題的咖啡館,服務的人穿的衣服也各異,執事女僕裝自然不用說,還有其他像是軍服、禮服、武士服等等的各式服裝,想要打破以往只有執事女僕服的想法。除此之外,他們也做了其他的改變。
 
在返回更衣室的路上,他們看到了公佈欄上貼的一張公告,標題是:第一次各校學生一起練習。底下寫著表演組各自的集合地點,以及負責人員的名字與聯絡方式。
 
視線移到集合地點時,褚冥漾頓時僵住。
地點是──
 
──七陵學院。
 
 
 
 
「漾漾,衣服還可以嗎?會不會有哪裡覺得不舒服?」
 
「不會,」動了動手臂,感覺身上的衣服有沒有不合的地方,「很合適,謝謝妳,柳同學。」
 
「嗯……
 
「嗯?怎麼了嗎?」注意到絮語那失落的語氣,褚冥漾關心地問。
 
「沒、沒事!」打起精神,絮語故作開朗地說:「衣服沒問題對我們服裝組的人來說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雖然有察覺到對方態度不自然,但既然對方不想說,褚冥漾也就體貼的不再多問,轉而繞向別的話題。
 
「你們服裝組,明天是要待在學校?」
 
「嗯,早上要集合,要確認大家的進度和討論。不過下午就沒事了,所以有的人打算去自己有興趣的組別看大家排練。」
 
「這樣啊。」
 
服裝組和城牆組比較特別。
 
前者是只要能在時間內完成分內的工作就好,完全不需要所有人前往他校討論,討論的工作主要由各校的負責人匯集完自家學校學生的意見,然後出席討論,最後再將結果告知給其他人。
 
至於後者,是最早和他校有所接觸的,他們必須劃分好彼此的部分,每個部份還必須作連結,而且場地是在校地最廣的Atlantis學院,所以每次上工都一定會遇到其他學校的人。
 
「我記得漾漾是表演組裡頭的主秀部分,所以和壓軸一樣是在……
 
「七陵學院。」
 
「雪野同學。」
 
幫絮語把話接完的人,正是千冬歲,後面還有冰炎和飄浮在空中的飯糰。又聊了好一會後,就準備各自回家。離別前,絮語和褚冥漾約定明天。
 
「漾漾,明天我會去看你表演。」
 
 
 
 
七陵學院。
 
校地僅次於Atlantis學院,位處於半山腰,是一個被綠意環繞的校園。早晨的空氣帶點濕意,與往常不同的熱鬧聲漫步在校園內。
 
一二一二,規律的拍子,整齊劃一的動作,很難想像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跳。整體而言,表演的還不錯,但還是有細節部分可以調整,讓整體的演出更加完美與流暢。少數幾個不熟的人也被挑出來加強訓練,其他人則是繼續跳舞、呼口號、走位。
 
忙碌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太陽來到了頭頂。
得到休息的許可,褚冥漾邊走邊打哈欠,一副就是沒睡飽的模樣。他整晚在床上翻來覆去,到了凌晨四點才淺淺睡著。身旁的冰炎,臉上也是掩不住的疲憊。
 
「你們兩個昨天是去當小偷?」見到從早上開始就不停打著呵欠的兩人,千冬歲皺著眉頭。
 
「就……睡不著。」褚冥漾乾笑著。
 
昨晚會睡不著,是因為今天必須來七陵學院,對於這個不全然陌生的地方,褚冥漾怕會勾起以前的回憶。雖然對這裡的記憶只佔了腦容量的一小角,但引起的情緒絕對不只那麼一點,而他,沒有辦法想像自己會如何去面對。
 
即使知道不能去回想,但是偏偏大腦就是不受控制、不肯順自己的意,硬是在夜深人靜的孤寂時分將他拉回過往的場景,緊接著勾起一幕幕開心的片段,而他的心,卻因為記憶中的笑容而翻騰不已。
 
曾經擁有的快樂越多,現在承受的痛苦加倍。
越逼自己不去想,往往只會造成反效果。心,痛了一整晚;淚,淌了一整夜。
而他,失眠了。
 
打馬虎眼的帶過,褚冥漾掩藏起自己的思緒,只是臉上一閃而過的哀傷,還是被冰炎捕捉到了。
 
冰炎會失眠,是因為他聽了一整夜的故事,也嚐了一整晚的心疼。直到褚冥漾睡著,他依舊醒著。分享褚冥漾的枕頭,兩人的距離近到他可以將對方的心聲聽得一清二楚。
 
他假裝睡著,否則依對方的心理,絕對不會去想,即使是無法控制,也會選擇離開,一個人跑去躲起來哭泣。
 
他該怎麼做,才能讓褚冥漾對他敞開心房?
 
「你是漾漾,褚冥漾對吧?」忽然一道陌生的女音,打斷了各自的思緒。
 
「妳是……」有點眼熟的人,褚冥漾疑惑對方到底是誰。
 
「我是小玥的朋友,我們見過幾次面,還記得嗎?」彎起淺淺的笑容,對方說。
 
「是……我想起來了……」記憶中的這位女生,旁邊總是站著一個人,和他有幾分相似的,姊姊。
 
「還好嗎?那場意外後……」笑容有些苦悶,畢竟她的朋友已經離開了。只是,眼前這位朋友的寶貝弟弟,想必心裡更難受,一瞬間的天人永隔……
 
……」不曉得該說什麼,褚冥漾只是幾不可微地點了一下頭。
 
心情很複雜。
褚冥漾並不想憶起對方是誰,只要一想起來,過往的回憶便會更加鮮明,痛苦也會隨之伴隨而來。然而那些曾經見過的畫面,彷彿如流水般潺潺流過,越發清晰,似是連當時的話語都一句不漏地再次滑過耳邊。
 
一陣暈眩襲上,褚冥漾頓時眼前一花,人也搖搖晃晃的,就像隨時會倒下。
 
「褚!」冰炎眼明手快地扶著對方,紅眸裡盡是擔憂。
 
「漾漾,沒事吧?」千冬歲和萊恩也連忙靠近,關心地詢問。
 
看到褚冥漾的模樣,那名女生歉疚地開口:「對不起,我不該提那件事的。」
 
從對方眼裡讀出:「對不起,勾起你的傷心事。」深深的歉意讓褚冥漾覺得很不好意思,對方只是關心,卻因為自己走不出那段沉痛的哀傷,而踐踏了對方的好意。
 
搖頭,褚冥漾回說沒事,然後目送對方離開。收回視線後,他沒有將目光看向兩名友人以及他的精靈,只是淡淡地開口說明。
 
「我姊,以前是七陵的學生。」勾起一個虛弱的微笑,褚冥漾繼續說:「不過發生意外過世了。」
 
……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千冬歲和萊恩兩個人傻住了。至於早就知道的冰炎,他則是默默地望著褚冥漾泫然欲泣的模樣,心裡頭泛著酸澀。
 
「褚,先去旁邊休息。」不顧對方的意願,冰炎拉著人就走。
 
後頭的千冬歲和萊恩在人被拉走後才回過神,萊恩開口問千冬歲知不知道這件事情,而後者擁有私人情報網的他卻回答不曉得。兩人陷入在不曉得朋友痛苦的自責當中,佇立在原地。
 
另一邊,冰炎扶著褚冥漾坐下後,蹲在對方面前,由下往上,認真地注視著褚冥漾黑曜色的眼睛。
 
「多依賴我,好嗎?」就像你依賴家人那樣,依賴我。
 
「你們的能力真的很討厭……我真的不想讓人發現這麼脆弱的自己……
 
褚冥漾知道自己腦袋裡的事全被聽光了,他只要情緒一來,就會忘記精靈能聽見自己所想的一切。眼眶積聚著水氣,他需要再次的宣洩,正想起身躲進廁所的他,被冰炎一把攬進懷裡。
 
幾番掙扎,卻敵不過冰炎的力氣,褚冥漾放棄地將臉埋進對方溫暖的胸膛,無聲地哭泣。
 
除了不遠處知道內情的千冬歲和萊恩,偶然瞥見不曉得情況的其他人,對於兩個男生相擁的畫面,紛紛妄加揣測了起來。
 
就連興匆匆跑來的絮語,在乍見這樣的畫面時,都難掩心中的驚愕。
 
「這是……怎麼一回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