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話 校慶開始

☆☆☆
 
咻咻──砰砰──
 
四年一度的聯合校慶暨體育祭在今天正式開始了。
各校校長齊坐在學生們建構的城樓上,由上往下俯視從東南西北四方聚集到中央。
 
東邊走進來的是Atlantis學院,西側步行過來的是七陵學院,南方往上齊步而行的是明風學院,北下而來的是巴布雷斯學院。四所學校的學生一排一排地往中央逼近,步伐整齊一致,讓中間的人有種被大軍團團包圍的錯覺。
 
抵達各自的位置後,腳下的步伐依舊。
一二一二,左腳右腳左腳右腳。
直到一聲令下,所有人一致踏併,結束了宛如行軍般的腳步。
 
城樓上的校長與師長們給予學生們熱烈的掌聲,接著便是由場地的主人,也就是Atlantis的校長率先發話。
或許是因為每個校長都要講話,所以每人時間不長,講沒幾句就交棒換下一位,前後用不到十分鐘。
 
緊接著,在司儀的一個指示下,各校的學生們便往後散開、圍成一個圓圈,留下了統一穿著啦啦隊服裝的人各自散開且站定位。
一首音樂緩緩流瀉而出,輕快的旋律拉動整個氣氛,有些學生甚至跟著節奏打起拍子。
 
被大家包圍住的人沒有動作,直到一個較為重的節拍一下,女生拿出加油棒,活力十足的喊著口號,同時轉動手裡的棒子。
一個拋上,再俐落地接住,拋上,再接住。
 
至於男生,他們則舉著大大的旗子,配合著拍子揮動。柔軟的旗子被揮舞的很有勁道,彷彿不再只是單純的布,而是能殺人的利器。
唰──唰──宛如劃破空氣般的聲音。
 
隨著節奏的加快,大家手上的動作也跟著加快,本來停止的步伐又再一次的邁出,最後排列成Atlantis的字樣作結。
90度的彎腰鞠躬,換回了熱烈的掌聲,氣氛也被帶動了起來。
 
台下的褚冥漾忍不住讚嘆:「表演得真好!」
 
「嗯!阿利學長的表現好帥!」絮語也點頭表示同意。
 
「難道妳迷上阿利學長了?」褚冥漾對身旁的絮語打趣地說著。
 
「才、才沒有!」紅著臉,絮語反駁。
 
輕笑了聲,「呵,開玩笑的。」
 
耳裡聽著絮語嘟噥說著真是的,褚冥漾的視線來到了坐在冰炎肩頭的休狄,只見他呆呆地注視的前方,循著他的目光望去,褚冥漾發現他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阿利,像是被方才的演出給震懾住了。
 
噗,真可愛。
雖然休狄的態度時常讓人覺得討厭,但或許只是他不擅長與人相處吧!
褚冥漾嘀咕著。
 
冰炎忽然靠近褚冥漾,以極近的距離在對方耳裡低語:「沒錯。」
 
冰炎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靠對方這麼近,即使不用這麼近的距離也是可以說話,那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做?
 
一旁的絮語見到這樣的情況,表情有些扭曲。
難道,他們真是那種關係?
 
台上的表演繼續,屬於開場的演出目前只進行了一小部分。接下來的表演是拿著不知道從哪裡變出的彩球配合著旋律前前、後後、左左、右右、上上、下下,腳下持續踏著步伐變換隊形,這次排出來的是七陵的字樣。雖然是很簡單的表演,卻切切實實表現出這所學院給人的感覺。
 
然後又再次換了一種演出方式,這次是一個人疊著一個人,排成金字塔形狀,還有拋接人的精彩表演。最後則是以簡單幾個俐落的動作來表達巴布雷斯學院。
 
短短幾分鐘結束了開場所帶來的震撼以及活絡的氣氛,熱烈的掌聲響起來,位於中間的他們緩緩退出,換下一批人馬向前。
 
 
主場表演的學生們穿著正式的服裝,男生穿著燕尾服,女生則是著裙裝,兩兩搭成一組。不過或許是女生的人數不夠,有幾組是兩個男生為一組的。若是兩名男生組成,燕尾服就會是一黑一白,以作區別,但依舊是跳著自己的舞步,並沒有因此其中一名學生就跳女生的部份。
 
音樂緩緩從音響裡傳了出來,是華爾滋。
學生們先是朝對方行禮,接著牽起對方的手,踏在音符上面一二三轉。女生的裙子隨著旋轉而畫出美麗的弧度,宛如將跳舞的兩人包裹住;兩名男學生一起跳的,就像是黑白色的畫筆,兩種迥異的色彩卻意外的相容。
 
柔和的音樂開始有了變化,帶了點現代的搖滾,不同類型的樂音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絲毫不會覺得突兀、不自然,反而讓人有種錯覺,似是這兩種大相逕庭的音律本該就在一起。
 
褚冥漾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握著穿著黑色燕尾服的千冬歲的手,他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小時候。
 
還記得以前參加別人的生日會時,他都會和姊姊一起跳舞,一直都很強悍的姊姊說什麼也不願意跳女生的舞步,堅決一定要跳男生的,所以那時候他們就像現在一樣,兩個人都是跳著男生的舞。
 
大人們那時候都在一旁笑著,不過真的很快樂……
 
笑容變得有些苦澀,但腳步依舊隨著音樂移動,不斷不斷地,卻回不到原來出發的那個起點,就像時間,不停地流逝卻無法回到最初的當下。
 
「漾漾?」一直和褚冥漾面對面跳舞的千冬歲注意到對方臉上那藏不住的悲傷,他輕聲喚了聲。
 
「沒事,千冬歲……我沒事……」給予對方一個安撫的笑容,「我只是……想起了小時候的事……
 
「漾漾……」不曉得該說什麼話安慰對方,千冬歲只是默默地加重手的力道,無聲地告訴對方,有他在。
 
輕柔的宛如絲綢般滑順的音樂逐漸變得激昂,所有學生的情緒也跟著高低起伏,心裡的震撼不是一兩句能說得清的。
 
表演的舞蹈從舊時的步伐與樂音到現在新時代的肢體動作與節奏,大動作地表現舊思潮與新時代的融合,表示著時間的演進,以及古典和現在的交融。偶爾飛躍般的動作和踢躂,表達學生們的熱情奔放、追求自由與愛情,那種不被既定規範束縛住的勇氣與思維。
 
主秀的表演結束,一陣鴉雀無聲後頓時爆出熱烈的掌聲。
在持續不斷的拍手聲中,表演者們黑白交錯地排列,然後慢慢消失在外圍的觀賞者當中。
 
 
輪到屬於壓軸的冰炎和萊恩上場了。
他們穿著無袖的上衣、頭綁紅色布條,平常存在感很低的萊恩今天特別的顯眼,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至於冰炎就更不用說,平時就已經很搶眼了,現在因為他的帥勁,尖叫聲更是響徹雲霄。
 
「冰炎還是老樣子,這麼受歡迎。」夏碎遞給滿頭大汗的千冬歲手帕一邊說著。
 
……真是恐怖。」此時坐在阿利肩頭的休狄嘀咕。
 
「就統計來看,漾漾也不輸冰炎。」一邊擦汗,千冬歲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本本子念著。
 
「耶?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和那個暴力精靈不相上下?
 
「不用懷疑,這是真的。」千冬歲推著眼鏡肯定地說。
 
「唔……啊!表演要開始了!」不想繞著奇妙的話題轉,褚冥漾轉移話題。
 
冰炎和萊恩一襲黑色勁裝,低下頭等待音樂下來的那一刻。
音樂一下,所有人動作一致且俐落地用肢體表達出剛強的心,隨著鼓聲揮出自己的拳頭。
 
褚冥漾望著冰炎的模樣,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眼睛完全無法從冰炎身上離開。雖然有看過對方練習,但和現在看到的感覺真的有差,場上的他,十分地耀眼,彷彿隨時會被吸進去一般,深陷而無法自拔。
 
視線從開始到結束,褚冥漾完全沒有移開,一直都是停留在冰炎身上;而冰炎則像是察覺到褚冥漾熾熱的目光,好幾次將寶石般的漂亮眼睛望向褚冥漾的所在。
每當視線一對上,冰炎的表情總是不自覺地放柔,嘴角噙著若有似無的微笑,惹得褚冥漾不自覺臉紅、發熱。
 
真是的,他家小精靈真生得如此妖孽,不論男女都會被吸引住。
褚冥漾邊搖頭邊在心裡碎念著。
 
壓軸的演出吸引了所有了的目光,似是連呼吸都跟著被控制住了,隨著場上的人的一舉一動而起伏著。
待得表演結束,心裡受到的激盪仍無法止息,腦海裡浮現的仍舊是方才的音樂,以及剛中帶柔的舞蹈。
 
在一陣歡鬧聲中,早上的序幕和表演結束了,同時開啟了緊接在後的園遊會和個人競賽,以及隔天的體育祭。
 
 
 
 
距離中午前的半個小時,各系攤位都已差不多準備就緒。
在廚房忙著烤蛋糕的褚冥漾,也將手中的蛋糕送進烤箱,和旁邊同學叮嚀幾句後便前往更衣室,為等一下即將開始的咖啡廳作準備。
 
他們系辦的咖啡廳所提供的餐點大部分都是學生們自己做的,不過還是有些是請外頭廠商提供,怕餐點供應不及或是食材不夠。
 
在這次的活動當中,最讓人意外的是褚冥漾。
不僅服務生扮得十分到位、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甚至可以說是大家的典範之外,還燒得一手好菜。不論是家常菜,還是餐廳那種高級的料理,抑或是蛋糕鬆餅餅乾類等甜點也十分拿手。在開始之前,自己系的人就已經捧了不少場,一樣接一樣,當然,是有付錢的。
 
為此,褚冥漾方才才又繼續趕工,就怕客人來之前,咖啡廳的食物就沒了!
 
站在更衣室的門前,褚冥漾抬手敲了幾聲後,門開了。開門的是一位他沒有見過漂亮的長髮學生,身著水藍色的洋裝,有著陶瓷娃娃一般精緻的臉蛋與眼睛,只可惜那雙眼睛桀敖不馴,似是所有的事情都入不了他的眼。
 
褚冥漾低聲說了借過,便和他錯身而入,替他開門的人就這樣走了出去並將門帶上。
 
雖然那個人有點面熟,但褚冥漾實在不記得他認識這樣的一個人,搖搖頭後便在掛滿衣服的更衣室尋找屬於自己的衣服。更衣室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人,等他換好服裝後也不急著出去,反而悠閒地欣賞著所有的衣服。
 
此時,更衣室的門開了,進來的人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
 
「冰炎?怎麼還沒換衣服?不快點會來不及喔!」褚冥漾笑著提醒對方。
 
「褚,你剛才表演時……」冰炎皺著眉頭,思索著該用什麼樣的詞比較好。
 
因為距離太遠,冰炎聽不見褚冥漾的心聲,但是不代表他沒有看見對方露出悲傷的情緒。
為什麼會露出那樣的表情?是又想到了失去親人的痛苦?
 
明明就有他一直在身旁,明明有他在,為什麼還……
 
「啊!」褚冥漾先是一驚,然後露出有些寂寞的笑容。「我沒事,真的沒事。只是想到了小時候的事情,很懷念而已。放心,我沒事的。」他如此對冰炎說,同時,也像是在對自己說。
 
……」冰炎沒有說話,只是露出了一抹難過的表情,接著,緊緊抱住褚冥漾。
 
擁抱的力道很大,讓褚冥漾有些難受,對冰炎反常的舉動感到疑惑,但他知道,現在給予他溫暖的人,心裡正在悲傷。
或許是一直處於傷心狀態,所以他很快就能捕捉到他人的悲傷。
 
忽略自己被緊抱住的不適感,褚冥漾抬起手回擁著對方,右手輕輕地拍呀拍的,像是在安撫哭泣中的孩子。
 
感受著褚冥漾的溫柔,冰炎放鬆了力道,但依舊相擁著。
 
在此同時,冰炎的腦海裡盤旋著:
『我不想要你一直用沒事來搪塞我,我沒辦法成為你的家人嗎……?』
 
微啟的門吹進來一陣涼風,帶不走梗在心中的悲傷,卻遞來謠言滿天的訊號。




唔,下星期颯楓會停更一次,最近有點忙,需要趕一下讀書的進度><
有錯字不懂想哈拉聊天的,歡迎留言^^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