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7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一話 再次相見

☆☆☆
 
「「「歡迎回來,大小姐/少爺。」」」
 
絡繹不絕的男男女女湧現進褚冥漾他們系所開的扮裝咖啡館,其中不只四所學院的師生,就連校外人士都有,不少人因為對這樣的咖啡館感到好奇而前來一探究竟。看著看著,本來沒興趣的人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有的甚至呼朋引伴一起來,為的就是那其中奪走自己目光的人。
 
剛開幕不到半個小時,扮裝咖啡館早已高朋滿座,外頭也聚集了不少排隊的人潮。怕外面等候的太久會不耐煩,褚冥漾主動盛了一些茶水給排隊的人,並詢問是否需要先保留,等候一段時間再回來。
 
「不好意思讓大小姐久等,是否先替您作保留,大約十五分鐘後再回來?或是有座位時,方便給您一通電話?」褚冥漾正對一名女同學親切地詢問。
 
「沒、沒關係!我、我我可以在這邊等!」一聽到褚冥漾這樣問,女同學臉瞬間爆紅,講話也開始結巴。
 
「好的。」對於這樣的情況,褚冥漾依然保持親切及紳士的微笑,「需要再來一杯茶嗎?」
 
「麻、麻煩你了!」緊張到這名女孩子不自覺地拿著杯子對褚冥漾鞠躬。
 
「大小姐還真可愛。」
 
由衷地說出這句話,褚冥漾完全不曉得自己的話讓對方的心臟完全超出負荷。那名女同學滿臉通紅地楞在原地,後頭的千冬歲看得直搖頭,其他的女孩子則是滿臉羨慕。
 
她們也好想要啊!
 
「漾漾,剩下的就交給小狄和我,你先進去幫忙。」一襲軍裝的阿斯利安接過褚冥漾手裡的茶壺,指著站在自己身後、穿著水藍色洋裝的人說。
 
「好,那就麻煩你了,阿利學長。」朝兩人點頭致意後,褚冥漾回到裡頭幫忙點餐。
 
每張桌子的點餐速度不一,若是女孩子的那一桌,相對點餐速度會比較慢,她們時常會猶豫、想要的甜點很多又會怕胖,察覺到這樣的情況,褚冥漾微微一笑,便開始掌握主導權。
 
「大小姐有想好要點什麼了嗎?如果沒有的話可以嘗試我們的招牌蛋糕,若是怕太甜的我建議點這一款帶有檸檬味的蛋糕。」既然選擇太多種,那就由他領著大家選吧。
 
「我要招牌。」
 
「好的。」默默記下餐點,褚冥漾繼續說:「若需要飲料的話,我建議這種微酸的冷飲,搭配招牌蛋糕很棒喔!」
 
「那就來一杯……」看著褚冥漾煦陽般的笑容,愣愣地就點了。
 
「好的,稍後為您送上。」手輕放在肩前,褚冥漾欠身後轉身離開。
 
其他人在看到褚冥漾驚人的接單速度都跟著有樣學樣,原本緩慢的流動也逐漸接快,客人一批接一批,一桌換一桌,絡繹不絕的人,讓咖啡館的食物也跟著極具銳減。
 
為此,褚冥漾進廚房裡忙碌,本來在外頭倒茶的阿斯利安和小狄也都進來幫忙招呼客人。不過小狄的臉很臭,讓其他人看了膽顫心驚,但是卻出乎意料地做得還不錯,或許是那女王般的氣勢讓人不自覺地臣服吧!
 
又再廚房忙了一陣子,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時,褚冥漾聽到外頭傳來了讓他心頭重重一跳的聲音。他慌忙地走出去,果不其然,冰炎正在跟人吵架!
撥開幾個擋在前方的同學,當褚冥漾趕到時,就聽到冰炎激動地講話。
 
「瞎了嗎?我、是、男、的!」冰炎咬牙切齒地說。
 
「男、男的?!」對方驚訝地瞪大雙眼,不可思議地上下打量著冰炎。「不、不會吧?這麼漂亮的一個美女竟然是男的?」
 
同桌的另一個人也同樣吃驚,但隨即便以有色眼光瞧著冰炎。「如果是為了這樣的一個美人,我也甘願。」
 
「對對!我也是!」
 
聽著他們的談話內容,即使沒有看見冰炎的臉,褚冥漾也想像得出對方的臉有多臭、青筋狂跳,或許下一秒拳頭就遞到對方的面前,狠狠宣洩一番。正準備當和事佬的褚冥漾,都還沒來得及吐出一個音節,就被一個充滿興奮雀躍的聲音給打斷。
 
「美人!!!」
 
很耳熟的聲音,雖然想不起來是誰,但當對方一落進眼簾,剛開學時的回憶頓時躍入腦海。
 
「啊!是獅子頭變態!」褚冥漾一想起對方是誰,忍不住低呼出聲,不過對方似乎太過專注於冰炎身上,所以沒注意到。
 
「噗!」盛怒中的冰炎聽到這一聲低喃,讓他的怒氣消了,忍不住噗哧一笑。他的主人總是能想到這些莫名其妙卻又十分貼切的稱呼。
 
「這裡真是天堂啊~~~」來人心花怒放,滿心雀躍地往前飛奔。「噗嗚!」可惜他的熱情換回來的卻是無情的一腳。
 
「唉呀,你還真是本性不改呢,提爾。」跟在被稱作提爾的人的後面,是另外一個男性,有著藍髮、藍金色雙瞳的俊美男子。
 
這名男子悠悠哉哉地走到提爾身邊,「好心」地把人從牆壁中拉出來,然後轉向褚冥漾的方向,只不過在看到褚冥漾身旁的人時,從容的笑容帶了點挑釁。
 
「唷!這不是亞那之子嗎?原來你被召喚出來啦!」
 
「安地爾!」冰炎瞪著對方,幾乎可以說是咬牙切齒地喊出這三個字,同時往前站了一步,將褚冥漾擋住在自己的身後。
 
「好久不見,沒有其他話想對我說嗎?嗯?」帶著痞痞的笑容,安地爾就是喜歡逗弄冰炎,看對方發火就是他的樂趣之一。
 
「我根本不想見到你!」口氣充滿厭惡,彷彿對方是一隻死纏爛打的小強。
 
「你這樣說我好傷心哦!」安地爾假裝拭淚。
 
「呿。」可惜冰炎完全不領情。
 
「不過,你還真適合這種裝扮,當初和亞那建議是對的。」
 
「什麼建議!根本是你去慫恿!」
 
冰炎厭惡地看著自己一身女性的打扮,明明自己是男孩子,為什麼大家總是喜歡讓他穿裙子、做女孩子的裝扮?好不容易長大了、父親無法逼他穿女生的衣服,現在卻又因為這什麼該死的鬼校慶咖啡館要他扮女裝,還是這種公主服!想到就一肚子火,如果不是褚冥漾一臉期待,誰會穿啊!
 
「不過現在應該是沒人逼你才對,不是嗎──?」安地爾一語就點到核心,別有意味地拉長尾音,存心就是想看好戲。
 
「嘖!」冰炎發出不甘心的單音,安地爾說的沒有錯。
 
「呃,別吵了,是我不好,是我讓冰炎穿女裝的。」一直站在冰炎後頭的褚冥漾站了出來說。雖然提議的人不是他,但褚冥漾很確定是因為自己一臉期待,冰炎才會勉強答應,事後有向冰炎道歉,不過對方要他別在意,他也就沒想太多。
 
「哦?」這席話大大勾起安地爾的興趣,看著褚冥漾帶有一絲愧疚的表情,不用言語,他也能猜到個七八分。「你,是亞那的孩子的主人?」
 
安地爾邊說邊伸手攬過褚冥漾的腰,唇也幾乎快要貼到褚冥漾的耳朵,動作十分的親暱。
 
「把褚還給我!」冰炎拉過褚冥漾的手,想要將人拉回自己身邊,無奈安地爾不肯鬆手,只能這樣僵持不下。
 
「不、要。」加大攬住對方的那隻手的力道,另一手指著一旁眼冒愛心的提爾。「我對小朋友很有興趣,那隻跟你換。」
 
「誰要啊!」看都不看對方一眼,冰炎使了個巧勁想要將人奪回來,可惜被識破。
 
「怎、怎麼這樣!我也是不錯的好不好!」提爾站在兩人旁邊為自己叫屈。
 
冰炎和安地爾兩人完全無視提爾的抱怨,繼續褚冥漾爭奪戰,不過持續沒多久就被打斷。
 
「漾漾,你報名的體育賽快開……」負責發傳單的絮語從門口進來,看到眼前的狀況,不明所以,剩下的話也就沒有說完。「呃,雪野同學,現在是什麼情況?」
 
絮語向站在門口一直看戲的千冬歲詢問,心裡則是忍不住偷偷讚美千冬歲的裝扮。現在的千冬歲穿著一襲紫色的和服,頭戴著假髮,雖然是女性的裝扮,卻十分的好看。光站在他旁邊,絮語就覺得自己被比下去了。
 
言簡意賅地說明後,千冬歲直接大喊:「漾漾,比賽了。」
 
「咦?時間到了?」看到千冬歲點頭,褚冥漾立刻掙脫束縛自己的兩人。「先失陪了。」
 
「褚,我跟你一起去。」將礙事的裙襬拉起,冰炎跟在褚冥漾的後頭消失在門邊。
 
被留下的安地爾望著剛才攬住褚冥漾的手,「唷,手腳挺靈敏的。」一下子就掙脫開了呢。
 
安地爾環視一周,忽略不斷傳進耳裡的「三角戀」、「原來他們是那種關係」、「好可惜」諸如此類的八卦話語,朝著提爾的位子走去。不過一看到替提爾服務的人之後,兩眼瞪的老大,經過對方一踢才回過神。
 
「哦?原來你也在這?」天哪,比亞那之子穿女裝還讓人訝異。
 
「不行嗎?」
 
「可以,不過……」上下瞧了瞧,「這裝扮挺適合你的。」
 
「請不要調戲我家的『公主』,好嗎?」不知道從哪裡走近的阿斯利安露出了親切的「危」笑。
 
「呿!不好玩!」安地爾雙手放在腦後,一臉無趣地往門外走。「啊啊~還是他們比較有趣~
 
 
 
 
另一邊。
在褚冥漾去比賽之後沒多久,千冬歲也離開了。他私下和阿斯利安換了班,打算去看自家小精靈的比賽。
 
原本千冬歲也有考慮要不要參加,不過考慮到很多層面的因素,他最後選擇了當觀眾。剛好這也是一個好機會,為明天體育祭的團體競賽分組事先作觀察,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雖然大部分的資料他都有,但絕對不會比競賽前一天得到的資料更精準,更何況精靈們的資料唯有這個時候能拿到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機會能得到,所以他得好好把握才行。
 
或許,藉這個機會,他能更加瞭解精靈,特別是自家精靈。
 
挑選了一個視野極佳的位子,換回普通衣服的千冬歲手拿著望遠鏡,一一掃過正在比賽的學生,另一隻手則是快速地記錄腦海裡跑過的訊息。
這個人短跑不行,但是耐久可以,估計可以跑個八千公尺;那個人剛好相反,短跑可以跑出亮眼成績,但長跑就……慘不忍睹。
 
一個接一個,千冬歲以非人的速度記錄著,望眼鏡正巧來到褚冥漾的所在。從過往的資料中顯示,褚冥漾擁有不錯的體能,但就親眼所見,千冬歲深深認為那樣的評語實在是不足以完全表達友人的能力。若是分在不同組,褚冥漾可會是很強大的勁敵。不僅臉不紅氣不喘,還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根本不像是剛參加完體育比賽,比較像是剛從河邊漫步回來一樣。
 
正當千冬歲如此想時,另一側熱烈的歡呼聲傳來過來,吸引了他的注意。將望遠鏡移過去後,他發現,歡呼的核心人物,正是他家精靈──夏碎。
 
只見一身運動裝的夏碎做著暖身動作,臉上的笑容依舊,但千冬歲就是覺得現在的夏碎火氣很大。從嘴型來看,千冬歲知道夏碎正紳士地叮嚀撞到他的女孩小心,動作也十分溫柔優雅,但他知道,自家精靈已經不耐煩了。
 
幸好,比賽的訊號響起,隔絕了旁觀與參賽者,夏碎明顯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讓千冬歲不自覺地嘴角上揚。
 
起跑後,夏碎以驚人的速度領先群倫,明明樣子和其他人無異,同樣是被狂風吹得紊亂的髮絲、努力奔馳而淌下的汗水,但不知道為什麼,千冬歲覺得自己的目光、心跳,狠狠地被對方捉住。
 
移不開的視線,克制不住的心跳聲,千冬歲無法控制地臉紅。
記錄的手停了,用力地抓住自己的心口,腦海裡除了飛躍奔跑的夏碎的身影,完全容不下其他的事物。
 
「夏碎,你到底對我施了什麼魔法……?」
 
 
 

 颯楓再來可能無法周更......
......
......
......
可能會變成兩周更一次......
但是颯楓絕對不會棄文的!
只是有點忙碌,會一直持續到六月多吧!
那就從下個月開始二周更,有什麼的話就留言,謝謝^^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