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聖蠟節(La Chandeleur)---二月二日(夏千)

☆☆☆
 
半夢半醒間,似是聞到微甜的香味飄散在空氣中。
慵懶地翻過身,往床鋪的另一側伸出手臂,不料卻撲了個空。
 
屬於戀人的另一半邊的床,空了。
 
這樣的情形讓他有些不悅,沒有戀人當抱枕,他要怎麼睡著?
紫色的眼睛從眼皮底下緩緩出現,凹陷的另一個枕頭說明人才剛離去不久,就連被子都殘留淡淡的暖意,那是戀人的溫度。
 
推測出這樣的結果,夏碎的心情好一些了。畢竟,只要一稍不注意,他的戀人便又會開始忙東忙西,不為自己,只為他!
說了很多遍,只要對方好好待在自己身邊,那就夠了,其他的,他來就可以。然而,對方怕自己太累,而他,又何嘗不是這樣?
 
唉,還是去把抱枕抱回來吧。
 
夏碎起身離開臥室,轉往亮著光線的地方,越靠近,方才聞到的香氣便濃了一分。不自覺地多嗅了幾口空氣裡的味道,這實在和平時千冬歲所準備的早餐不同。
戀人到底是在忙些什麼?
 
帶著滿肚子的疑惑,夏碎來到了廚房,宛如貓一般,無聲無息地靠近戀人的背後,然後從背後緊緊地抱住他。
 
「唔哇!」
 
千冬歲的腰突然被夏碎的手臂緊緊箍住,熾熱的氣息就噴灑在頸肩,讓他不自覺地微顫,手裡的廚具差點拿不穩。但是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抱住自己的手開始不安分了!
 
夏碎的手,一隻鑽進了衣服裡,慢慢地往上再往上,來到了胸前的果實,時而輕柔地刮搔愛撫,時而用力地捏揉按壓;另一隻手更是肆無忌憚地往下,隔著褲子來回地挑逗著。
 
早晨,不論是哪位男性接受了這樣的誘惑都會忍不住,更遑論對象還是自己心愛的人!
 
千冬歲只覺得身體像是有一把火在燒,整個人熱了起來。而夏碎那微涼的溫度,非但無法降火,反而讓他更加難受,甚至是忍不住輕吟出聲。
 
「嗯……嗯啊……
 
感覺力氣全集中在下面,千冬歲決定放下快握不住的廚具,有些吃力地關掉火和瓦斯。他知道,自己就快要宣洩了。
似乎是知道對方的狀況,夏碎的輕笑聲淺淺溢出唇畔,惹得千冬歲的臉更紅了,連耳朵都紅了。見到這樣的情況,夏碎手上的動作也更加張狂。
 
「吶,還喜歡嗎?」舔了舔千冬歲的耳骨,夏碎低沉地嗓音與熱氣,噴灑在對方敏感的地方。
 
惡質的話語拂上耳際,千冬歲無措地不知如何是好,就只是抓住對方的袖子,感受著戀人帶給他的快感。
最後,他只覺得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夏碎的動作停了,而他的褲子,濕了。
 
「呼……呼呼…………
 
夏碎的臉貼著千冬歲的,身體也緊靠著對方的背;眨著迷濛雙眼的千冬歲不停地喘著氣,不經意扭動了身軀,他發現對方火熱緊貼著自己,好不容易褪下的熱氣又再次衝了上來。
 
「唉呀,歲的臉更燙了呢!」壓下對戀人的渴望,夏碎一派輕鬆地說著,但只有他自己明白忍耐快到極限了。
 
夏碎放開了抱住對方的手臂,轉而將人打橫抱起,一步一步走回他們的臥房。既然剛才他親愛的歲放他一個人孤單躺在床上,那現在抱回來在睡覺前做點「運動」也不為過吧?
 

 
再次醒來已經中午了。
夏碎感覺到手臂的重量以及懷裡的溫暖,嘴角藏不住笑意。
這就是他要的幸福。
 
察覺到千冬歲輕顫著睫毛,下一刻,便見到對方睜開了黑色雙眼。與平日給人的精明不同,剛睡醒的千冬歲帶著慵懶與迷茫,不同面貌的可愛,而這份可愛還是專屬於他──夏碎的!
 
「歲,早。」親吻對方的眼瞼,夏碎愉快地開口。
 
「哥,早……
 
只是習慣性地回覆,腦袋還沒開機的千冬歲,很自然地往夏碎的懷裡鑽,蹭了蹭,宛如一隻愛撒嬌的貓。
 
揉了揉戀人凌亂的髮絲,夏碎開口:「餓了嗎?」
 
……嗯。」
 
「先梳洗,等一下到外面吃?」
 
「好。」
 
午飯過後,他們在公園散步,回到家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了。一進門,千冬歲像是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情,立馬往廚房的方向步去。在後頭的夏碎一臉疑惑,卻也跟了上去,他記得出門時家裡的瓦斯有關好,應該沒什麼重要的事情被遺忘才對。
 
「歲,你在做什麼?」踏進廚房後,夏碎這才發現裡頭有各式各樣的果醬、材料,以及一片又一片薄薄的可麗餅堆成的小山。
 
早上夏碎只顧著把戀人抓回去,壓根沒注意到這些食物,而且抱走戀人前,他也只關心瓦斯、火爐有沒有關上,一眼都沒有施捨給桌上這些東西,所以他現在見到這樣的場景有些吃驚。
 
「我要做可麗餅。」千冬歲俐落地開始動作,邊回答夏碎。「在國外,今天是聖蠟節,據說如果能成功把可麗餅煎得又圓又漂亮,和親友一起分享,象徵著今年不僅可以避免壞運和疾病,還可以賺大錢喔!」
 
「那這些是……?」夏碎指著那堆成小山的可麗餅提問。
 
快速瞄了一眼,千冬歲回答:「失敗品。」
 
「那些不夠圓,有的邊緣多突出了一公分,有的甚至變成橢圓。」蹙眉,將鍋裡不夠漂亮的可麗餅繼續往上堆。「給哥的一定要是完美的圓、最漂亮的才行。」
 
聽到這些話,夏碎揚起無奈地笑容。
他的戀人總是想把最好的給自己。
 
「哥,你可以先去忙,好了我再叫你。」
 
「是嗎。」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夏碎從後頭抱住了千冬歲。
 
「唔!」
 
「歲,能讓我忙的也只有你。」在對方的耳邊落下輕輕的一吻,「對我來說,只要是歲弄的,就是最完美、最漂亮的。所以,不要再弄了,來陪我,嗯?」
 
……這也太犯規了。」千冬歲嘟噥著。
 
紅著臉,千冬歲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轉而詢問夏碎要什麼口味的可麗餅。他負責弄可麗餅,夏碎負責泡茶,準備來享受這美麗的午後時光。
 
夏碎手裡拿著千冬歲為自己準備的可麗餅,張口卻吃著對方的。當千冬歲提議交換時,夏碎也同意了,但依舊吃的不是自己手裡的可麗餅。
明白了這些舉動的意義後,千冬歲滿臉通紅,卻依舊順從對方,開始了互相餵食的遊戲。
 
當夏碎想吃自己手裡的可麗餅時,他就會趁千冬歲咬了一口後,立刻欺上對方的唇,將對方的唇啃得都腫了,滿足了想吃另外一種口味的口腹之慾,也滿足了自己想看對方害羞模樣的惡趣味。
 
等到兩人都吃飽後,千冬歲有些苦惱地看著剩下的可麗餅。丟掉實在是太浪費,放到明天又不太好,可是自己真的已經吃不下了……「真糟糕,做太多了……
 
「可以分給朋友,剩下的等小亭回來,她會解決的。」
 
「說得也是。」
 
揚起笑容,千冬歲深深地祈禱著:
希望大家今年不僅可以避免壞運和疾病,也都會過得很幸福,且更加珍惜身邊的一切。
 
抬頭望向夏碎,千冬歲發現對方正一瞬也不瞬地看著自己。
兩人相視而笑,不用言語,一切早已盡在不言中。
 
 
 
參考資料:http://blog.yam.com/alfortville/article/903149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