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女兒節---三月三日(夏千)

☆☆☆
 
這一天,小亭從早上開始就很興奮,平常總嚷著「主人」和「小亭可以把它吃了嗎」的人,不,是詛咒體,竟然乖乖地坐著,不吵不鬧,只有不斷滴落的水滴聲,滴──滴──滴──規律地重複著。
 
對,小亭很安靜,只是流口水而已。
為什麼會說她很興奮?因為她的雙眼閃耀著光芒。
她在期待著。
 
「小亭有沒有乖乖的?」
 
「有!」隨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小亭飛快地從椅子上跳下來跑到夏碎身邊。「小亭很乖,所以可以了嗎?」
 
「哪裡乖了?」從夏碎後面走了出來,千冬歲皺著眉頭一臉嫌棄地瞪著地板的積水。「地板被妳弄濕了,害哥滑倒怎麼辦?」
 
千冬歲不悅地瞪著小亭,要她把地板清乾淨,不過小亭說什麼也不肯,和千冬歲吵了起來。一旁夏碎看著爭執的一人一詛咒體,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弧度。
 
真是的,每天都這樣吵,不累嗎?
不過這話夏碎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畢竟他們關心的對象正是自己。若是說了,豈不是對不起他們一片為自己的心意?然而,也不代表他就要默默地忍受,只是必須換一個方式解決眼前的問題。
 
「歲,我餓了。」夏碎插話。
 
「時間已經這麼晚了!」抬頭看了看時間,千冬歲慌忙地說:「我現在去弄!」
 
千冬歲邊說邊趕往廚房走,就怕慢了一步讓哥的肚子餓到。這種時候,夏碎的事情勝過一切,就連方才的爭吵都被他拋到九霄雲外,腦子裡只想著要做什麼食物,而且要是又快又營養的。
 
雖然短暫的停止了他們的吵架,但還是有問題要解決。
 
「小亭,乖,把地板擦乾淨。」摸了摸小亭的頭,夏碎溫柔地說。
 
「好。」詛咒體乖乖點頭,溫馴的宛如一隻小貓。「小亭很乖,會清乾淨的。」
 
蹦蹦蹦的,小亭一蹦一跳的去拿抹布,頭上兩根麻花辮隨著她的動作跟著左右晃動。在背後看著的夏碎揚起微笑,其實這兩個人很像,同樣都是為他好,而且只要是他想要的,他們都會順從。
 
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這麼不合?難道是同性相斥?
搖了搖頭,夏碎瞥了一眼面朝桌子的人偶後,便往廚房的方向前進,他可捨不得讓他的寶貝為他一個人忙碌。
 

 
遲來的午飯上桌了,菜色全是夏碎喜歡的。
這種情形讓夏碎很無奈,他家的千冬歲總是會因為他而忘了自己。這個壞毛病什麼時候才可以改掉?和他反應了不下數次,卻依舊沒有改善。
 
唉,革命尚未成功,夏碎仍須努力。
 
在心裡嘆了不下十次的氣,夏碎雙手合十,有教養地輕聲低語:「我要開動了。」
 
同樣開動後的千冬歲,雖然也在吃,但更多的心思卻是放在夏碎身上,持續不懈地往已經超載的碗盤上堆高,這樣的情況夏碎見怪不怪了。不過一個人胃的容量還是有限,所以還是得想個方法才行。
 
「歲,不要老是夾給我,你也多吃一點,太瘦了。」夏碎也開始替千冬歲夾菜,堆積的高度,比起自己的甚至是過而無不及,不知道的人或許會以為他在報復,其實他是真的認為千冬歲應該再增添一些肉,不僅抱起來更舒服,也可以阻止對方拚命夾菜給自己,一舉兩得。
 
「等、哥,太、太多了!」千冬歲慌忙地制止夏碎,和他的手忙腳亂相反,夏碎一臉淡定。
 
「沒關係,我可以餵你。」嘴角揚起曖昧且惡質的微笑。
 
「哥!」刷一下,千冬歲白淨的臉瞬間紅了,宛如待採擷的蘋果。
 
「來,啊。」夏碎夾了青菜遞到千冬歲的嘴邊。
 
千冬歲張嘴一口咬下,夏碎滿意地點頭,手繼續夾繼續餵,完全忘記旁邊還有一個詛咒體在看。
 
小亭安靜地盯著不遠處、自己關心的焦點上,滴──滴──的規律聲再度出現。
主人說過這時候她不能吵鬧,要離開或做什麼都可以。而她現在很乖,所以等等就輪到自己了吧?
 

 
一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不過夏碎很滿意,千冬歲把他餵的都吃下去了。雖然撐到趴在桌上休息,看起來很可愛,不過他不小心玩得太過火,沒注意到對方吃太多了。
 
「歲,還好嗎?」
 
「嗯……我沒事……」有氣無力地回應。
 
「歲……」夏碎擔憂地皺起眉頭,責怪起自己的不小心。
 
「我真的沒事……」千冬歲再次強調。
 
和夏碎相處這麼久了,看到對方的表情,即使不用言語,千冬歲也能猜到對方的想法,更別說這個人他一直都在關注。
 
明白自己的思緒被看穿,夏碎覺得無所謂,不過有些話還是得說出口才好,即便已經老生常談了,但他這個寶貝戀人不多念幾次,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總之,就是欠人念!
 
「下次,」捧起千冬歲的臉,雙目直視對方的,語氣無比認真。「如果真的不行的話,一定要說。」
 
「好。」千冬歲乖巧地點頭。
 
「好孩子。」夏碎親了千冬歲的額頭一下。
 
兩人又親暱了好一陣子,在沙發上相互依偎著。
此時小亭走了過來。
 
「主人,小亭可以了嗎?」兩眼睜得大大的,圓圓的眼睛裡滿是她的渴望。
 
「可以了。」忍住想要笑的感覺,夏碎一本正經地點頭。
 
「謝謝主人!主人最好了!」得到許可令的詛咒體開心地跑走,此刻的她就像是小孩子一樣。
 
露出大大的笑容,小亭腳步輕快地往她從早上到現在一直關心的東西上。雀躍的神情就像小孩子看到自己喜歡的玩具一樣,只不過……
 
「啊嗯。」小亭張開血盆大口,好不留情地把一尊一尊漂亮的人形娃娃給吞下肚。那副模樣看來,就完全不像小孩子,反而是會吃人的裂嘴女。
 
今天是女兒節,剛好有人送了用食物做成的人形娃娃給夏碎。收到的當下,夏碎整個錯愕,自己又沒有女兒,為什麼會有人送這種東西給自己?
無言的同時,小亭剛好幫他辦完事回來,直嚷著她想吃,這才有了早上的開端。
 
目睹夏碎和小亭互動的千冬歲,有些艱難地開口問道:「……哥,你會不會後悔?」
 
對於這突然的問題,夏碎愣了一秒後隨即明白戀人問的是什麼,有些激動地反駁:「怎麼可能!」彈了一下千冬歲的額頭,處罰自家戀人的沒自信。
 
「可是……如果不是和我在一起,哥可以有更好的家庭,還有孩子……」千冬歲越說越小聲,頭也越來越低。
 
「傻瓜!」緊抱著寶貝戀人,夏碎堅定、彷彿想要宣告全世界似地說:「除了你以外,我誰都不要!」
 
「孩子這種事,雖然我們無法生,但還是有其他方法可以有,不是嗎?」用下巴蹭了蹭千冬歲的頭頂,「別忘了這裡是守世界。」
 
「嗯。」千冬歲打起精神回答,不過他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誰是媽媽?」
 
……」夏碎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說呢?
 
 
 
參考資料: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3%82%E5%8F%A3%E5%A5%B3




下一次會更「我的王子」那篇。
最近那篇又有點卡卡的,颯楓打比較慢,請多見諒。
希望大家還喜歡這篇囉^^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