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8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二話 體育競賽

☆☆☆
 
今天是校慶結束後的隔天,在昨天歡笑與忙碌交織的園遊會過後,今天是熱情與激烈結合的體育祭。
一大清早,所以人先是以清掃作為體育祭前的暖身操,將因擺攤而弄得髒亂的教室、校園整理乾淨。整理的同時,每個班級輪流抽籤,決定體育祭是屬於白組還是紅組。
 
「這麼不想和漾漾分開啊,冰炎。」抽完籤後,夏碎調侃地說著。
 
「少囉嗦。」撇開頭,冰炎拒絕回答。
 
「真冷淡。」夏碎裝作一副傷心的模樣,但聲音是藏不住的愉悅。「從以前認識你到現在,真沒想到你的個性這麼彆扭。是本來就這樣?還是現在才這樣?」
 
冰炎沉默不語。
他的個性其實沒有改變,若要說真的有變,那也只是因為這些個性顯現出來罷了。他並沒有特別去隱藏自己,不喜歡的他絕對不會勉強自己去附和;碰到喜歡的也不會因為大家討厭而裝作自己排斥;遇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會視情況而定,能不妥協就絕不妥協。
 
變的其實不是他,而是周遭的人對他的看法。
或許是環境不同,也或許是大家都沒有真正認識他吧。
 
「你們是哪一組?」千冬歲看著從人群中走出來的兩人,開口詢問,一旁的褚冥漾也是一臉好奇。
 
「紅組。」
 
「冰炎也是?」
 
冰炎只是點頭回答自家主人,只見一旁夏碎笑得一臉曖昧……
撇開視線,他不認為自己那樣做有哪裡不好,雖然是用魔法作弊的行為,但他只是……
只是不想再放褚冥漾一人難過,如此而已……
 
 
豔陽高照,四校人馬齊聚一堂,個個摩拳擦掌,就為了等待那一聲令下,往前奔馳。
這是今天的第一道競賽──借物競賽!
 
名字聽起來簡單,但實際做起來卻是困難重重。按照設計,分兩組比賽,每次派約十名學生,像接力一樣,第一個人必須先借到東西,下一個才可以抽題目繼續。不同的是,題目會越來越難、越來越刁鑽,所以棒次的排列也是很重要的。
 
冰炎、夏碎、褚冥漾三人是紅組的,千冬歲、萊恩則是白組,除了他們兩個以外,還有阿利和絮語也同樣是白組。
 
在這第一關,代表紅組出賽的有夏碎和冰炎,以及其他不認識的學生;白組則是有阿利。
 
兩組各自劃分出一個區塊,圍成一個圓圈,討論彼此的戰術以及分配棒次。
 
「可以拜託你們兩個當最後的兩棒嗎?」一個自稱是明風學院的男學生開口。
 
「為什麼?」夏碎反問,憑什麼最困難的部分要他們來做?
 
「因為你們兩個佔有優勢,由你們去借最難的借的東西一個比較容易。」
 
「我也這麼覺得。」其他人紛紛附和。
 
這樣的情形,即使想拒絕都很難,冰炎和夏碎只能默默接受並決定由誰擔任最後一棒。
 
「冰炎,你要哪一棒?」
 
「隨便。」
 
「我挑?」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後,夏碎說:「那你就最後一棒吧。」
 
「嗯。」
 
對冰炎來說,哪一棒次都無所謂,反正只要贏了就好,更重要的是,在遠方和千冬歲聊天的褚冥漾。總覺得只要一沒盯住他,他隨時會露出讓人心疼的表情、讓人有機可趁。
 
一聲令下,第一棒出發了,先是跑了100公尺的距離來到抽籤的地方,打開紙條後,題目就應該躺在上面……對,本來應該是這樣……
 
「為什麼空白?」
 
「怎麼沒有題目?」
 
紅組白組的第一棒代表面面相覷,為這樣的情形感到十分不知所措,其他圍觀的人也同樣一臉茫然。
難道負責這個關卡的人忘記把題目放進去了?這個烏龍也太誇張了吧!
 
有人被派出去詢問,在此同時,褚冥漾和千冬歲兩人也討論起來。
 
「題目應該有,只是不知道藏在哪裡。」
 
「我也這麼想,不過桌子上就只放了兩張……」褚冥漾忽然喊了一聲「啊」就衝到桌子旁邊,開始找了起來。
 
其他人瞪大雙眼,看著這突然冒出的人到底想要幹嘛。只有千冬歲也跑過去幫忙,至於冰炎和夏碎,礙於是參賽人員而無法動作。
 
褚冥漾思索著比賽前宣布事宜的人說的話。
題目會在桌子那裡,並沒有指名是桌子的哪裡,所以不一定是放在上面,也是有可能藏在……
 
有了!
 
褚冥漾將桌子的一腳提起,看到了被壓在桌腳下的紙條,他將摺得小小的紙條拿出、遞給了紅組的代表。千冬歲也跟著動作,將紙條給了自家隊員後,比賽便繼續進行,同時,被派出去詢問的代表氣喘吁吁地回來了,看著眼前的情況與得到的答案,雙腳一軟就這樣跪坐在地。
 
「漾漾,你的反應還真快。」
 
「小時候和我姊常玩藏東西的遊戲,每次每次,姊總是將東西藏在最簡單、卻最容易被無視的地方。」露出有些懷念的笑容,褚冥漾的視線雖望著前方,卻又不單單只是看著前面,反倒像是看著更久更久的以前。「有時候甚至會拿很像的東西騙我,以假亂真。」
 
「所以你就想說他們拿的紙條不是真正的題目?」
 
「嗯,一開始的說明也給了我提示。」
 
聽到友人這麼說,千冬歲開始回憶,「桌子那裡……所以不一定是桌上?」
 
「對。」
 
「不過你姊……玩個遊戲也太……」如果是現在的自己,或許他也會這麼做,不過小時候就……
 
「是吧?我也覺得玩個遊戲而已,她也太認真了。」褚冥漾這麼說完,便沉默下來看比賽進行。
 
前面五棒的任務還算簡單,借筆借帽子借眼鏡,雖然要求的量蠻大的,但都還是很好湊齊,之後的棒次,題目才叫難。
 
「咦?破掉的襪子十雙?還不能剪破?!」
 
「斷掉的高跟鞋五雙?」
 
從第六題開始,題目越來越奇怪,花的時間也越來越長。本來在觀望的其他組員也開始動身幫忙,不過他們只能幫忙尋找,然後打電話通知,無法替負責這一棒的同學先行蒐集。
 
就這樣,終於來到最後一棒。
冰炎打開題目的瞬間,眉毛抽動了一下,渾身散發出寒冷的氣場,想上去幫忙的人瞬間退後三步。
 
「冰炎,你的題目是?」
 
臭著一張臉,冰炎將題目拿給夏碎看,一看到題目的瞬間,夏碎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借一個美女?還要抱著跑到終點?你的籤運還真好呢,冰炎。」
 
「夏碎!」臉更臭了,冰炎一想到要完成這個題目,他就頭痛。「你變成女生,我抱你。」
 
「我?」夏碎指著自己,「不要。」
 
至少冰炎的題目是抱一個美女,而不是拖一個獅頭!
想到剛才自己拿到的題目,夏碎就覺得一整個反感。他的題目是要把保健室老師「牽」過來。一想到那個被自家主人的友人稱作獅頭的提爾,夏碎就覺得自己的手沒洗乾淨。
 
如果只是普通的對象那也就算了,偏偏這個獅頭還一直對自己散發出奇怪的光芒,一邊流口水,他全身雞皮疙瘩全跑了出來。要不是不想輸,他何苦為難自己?
 
一回想起所有的經過,夏碎決定再去洗一次手,總覺得剛才牽的感覺還殘留在手上……
 
「嘖!」看著離開的夏碎,冰炎嫌麻煩似的發出一聲。
 
目光掃了四周一圈,冰炎的表情簡直可比阿修羅!可是直接認輸又不是他的個性,可是真的一定要從中選一個人嗎?
忽地,一個想法竄入腦海,反正是要一個美女,是真是假都無所謂吧?
 
如此一想,他便立刻採取行動。
 
「褚,跟我來。」
 
冰炎在眾目睽睽之下,牽起褚冥漾的手往別的地方跑去,留下滿頭驚嘆號和問號的人群,更寫下不少奇怪的謠言。
 
「冰炎,怎麼了?」褚冥漾環顧四周,好不容易停下腳步,但他們卻是到……這裡?
 
冰炎沒有理褚冥漾,只是自顧自地找起東西,最後他將躺在角落的東西拿起,一步步朝褚冥漾逼近。
 
「冰、冰炎,這是……?」被冰炎的氣勢壓過,褚冥漾不斷地向後退,直到撞到牆壁。
 
依舊沒有開口,冰炎只是把他抽到的紙條遞給褚冥漾,趁對方在讀的時候,俐落地解開對方的衣扣。
 
「冰、冰炎!」褚冥漾抵抗,「幹嘛脫我衣服?!」
 
「換衣服。」終於開口了,但是冰炎的話讓褚冥漾很震驚。
 
「你難道要我裝扮?」聰明的褚冥漾,馬上將冰炎手上的衣服和紙條的內容作連結。
 
「嗯。」
 
「那、那我自己換就可……」話還沒說完,褚冥漾就被冰炎的動作給嚇到,連忙慌亂地開口:「等、等等!內褲不用脫吧!」
 
聽到這句話,冰炎才回過神。
他是幫人脫衣服脫上癮了嗎?竟然想幫對方脫到一件不剩!
 
「抱歉。」有些困窘地撇開目光,冰炎小聲的道歉。
 
褚冥漾應了聲,便開始換上冰炎拿的白色洋裝,頭上還戴著黑色的假髮,腳踩著娃娃鞋,看起來就像真正的女生一樣。
 
冰炎一看到褚冥漾的裝扮,馬上被吸引住。
身形本來就有些瘦弱的褚冥漾,加上白皙的皮膚以及漂亮的鎖骨,讓冰炎不自覺地臉紅,甚至在心裡偷偷想著:他的主人不是女生實在是太可惜了!
 
「怎麼了?很怪?」褚冥漾看著愣住的冰炎,偏頭不解。
 
「不、不會。」破天荒的,冰炎講話有些結巴。「不過你怎麼好像很習慣?」
 
「哦,這個啊,」微微瞇起眼睛,褚冥漾有些懷念又有些感慨地解釋:「小時候,姊總是不讓媽媽給她打扮,所以媽媽只好從我身上下手。那時候她還說,她是不是把兩個小孩的性別生反了呢!」
 
「褚……」冰炎聽到褚冥漾提起過去時那帶有悲傷的嗓音,整個心像是被揪住一樣。
 
「沒事的,我還有你陪著我,不是嗎?」
 
「對。」冰炎抱著褚冥漾,在他耳邊重複低喃著:「你還有我。」
 
還有我……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離開更衣室,冰炎公主抱抱起褚冥漾,開始狂奔回最後的終點。雖然說褚冥漾沒有非常排斥穿女裝,但是大腿涼颼颼的感覺他實在很不習慣,也很沒有安全感。站著只到膝蓋的裙子在褚冥漾被抱著的時候似乎縮短了,露出來的大腿讓褚冥漾臉上的紅暈遲遲消不掉。
 
一路上有不少人盯著他們,那熱切打量的視線讓褚冥漾恨不得能縮小再縮小。穿女裝就算了,還被公主抱,這感覺實在是很丟臉,沒人認識他沒人認識他……
褚冥漾開始學起電視上演的,希望這樣一來就真的沒人認識他。
 
「噗。」冰炎毫不客氣地笑出來,「最好這樣會有效。」
 
「不要隨便打破別人的希望。」就算不可能,讓他催眠一下自己會怎樣?
 
「還是面對現實吧。」不管是什麼事,面對它,才有機會跨越它。
 
......可是,有些事……並不想要這麼快接受……」褚冥漾明白冰炎話中的話,「總覺得,一旦面對了,就會開始遺忘……
 
「不會的,絕對不會。」默默加大手上的力道,冰炎繼續說:「即使想不起來,但在內心的最深處,絕對會記得的。」
 
……
 
褚冥漾環抱冰炎脖子的雙手也加大力道,他把臉埋進冰炎的胸膛。冰炎知道,現在的褚冥漾,在哭。
 
兩人旁若無人似地親暱,讓旁觀的人有的羨慕有的嫉妒。當中也有不少人認出冰炎懷裡抱著的人是褚冥漾,雖然聽不見兩人的對話,但從動作上來看,就像是一對愛侶,相互依偎,這讓大家更加懷疑、猜測兩人的關係匪淺。
 
最後,冰炎抱著美人褚冥漾,為紅組拿下第一場勝利。




這裡是消失已久的颯楓。
最近天氣忽冷忽熱,各位要小心身體喔!
缺水問題持續著,希望快快來一場大雨填補!
天災、煩心的事不少,但還是不忘每天大笑三聲!
祝福大家。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