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8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三話 一波三折

☆☆☆
 
目前1 : 0,紅組領先。
 
第一場的捷報,讓紅組士氣高昂。不過呼聲更高的,是冰炎和他抱著的人。
對於冰炎抽到的題目,不少人抱持著羨慕的眼神,沒被冰炎選中的美女更是露出嫉妒的面容,對於冰炎抱著的人,也有不少人持有好奇與驚艷的目光。
 
雖然褚冥漾是男的,不過面容清秀姣好,女裝的他別有一番風韻,吸引不少人的注意。有的人有發現冰炎抱著的美女是他,有的人則不知道,不過在第一場競賽過後,討論的都是他和冰炎。
 
討論的聲音很多,但褚冥漾本人毫無感覺,換回衣服的他完全忘記方才被冰炎公主抱抱著跑了好長一段路,他只記得自己很丟臉的又哭了,冰炎的衣服都沾滿他的眼淚。幸好他沒有流鼻水,不然離開冰炎胸膛的時候說不定還會有一條銀線……
 
噁,自己想來都覺得噁心。
褚冥漾光是想像就忍不住發顫。
 
很快地,第二道競賽的題目下來了,是多人版的兩人三腳,由於人數很多,學校就直接以「多人多腳」作為此次比賽的題目。
 
這個競賽兩組必須各派出九十個人,分別參加三場比賽,每次上場人數由各組自行安排,唯一的條件是,這九十個人都必須要上場且不能重複,只要一有人重複出賽,該組就算自動棄權,這場比賽就會由另一組直接取得勝利。
 
比賽的勝負,取決於三場的秒數總和,以秒數最少的拔得頭籌。
 
這一關,比的不只是同組成員彼此的默契,更比的是雙方如何安排選手以及每場比賽上場的人數。
 
雙方人馬開始討論。
紅組是一個叫作登麗的人負責替大家安排,白組理所當然是由千冬歲負責。千冬歲以壓倒性的情報以及分析能力讓眾人臣服,而紅組的代表則是因為沒人接手所以這個燙手山芋才落到登麗手上。
 
十分鐘過去,第一場的多人多腳也邁入開始前的最後倒數。
兩方加油聲互不相讓,場上的褚冥漾一臉平靜地等候數秒,就在此時,他隔壁的人開口了。
 
「你是褚冥漾同學吧?」
 
「是?」禮貌性地答覆,褚冥漾不懂巴布雷斯學院的登麗為什麼會突然和他搭話。
 
「你剛才的女裝很漂亮喔!」
 
「呃,謝謝……」對於這完全出乎意料的話語,褚冥漾雖有些無言卻還是道謝。
 
「你和他是一對的嗎?」
 
「啊?」沒想到接下來面對的是更勁爆的話題,褚冥漾整個人傻住。
 
位於褚冥漾左側的登麗認真地看著褚冥漾和他右手邊的冰炎,目光來回打量著兩人,沒有任何的不懷好意,只是單純的好奇。對於她不斷投射而來的視線,褚冥漾只覺得窘迫,難不成在大家眼中,他和冰炎是這樣的關係?
 
天知道他多想吶喊,說他們不是戀人,而是主僕關係!
嗚嗷,痛!
 
「誰是僕人?」收回手,冰炎滿臉不悅。
 
「冰、冰炎!」褚冥漾苦著一張臉看著右邊的冰炎,那張惡羅剎的面孔讓他很想跑,不過現在他們的腳被綁在一起,想跑也跑不掉啊!
 
「呵呵,你們感情真好呢!」一直望著他們互動的登麗,忍不住笑了出來。
 
三人融洽的相處氣氛,讓遠方的絮語看了一陣羨慕。
如果她也像登麗一樣漂亮有自信的話,那她絕對會向他……
 
甩甩頭,像是要把剛才腦海裡那不切實際的想像甩開一樣,絮語有些落寞地站在角落,背影帶著孤寂的色彩。
 
 
第三項,騎馬打仗。
目前一比一平手的局面,兩組人馬士氣高昂,誰都不讓誰。
 
這一競賽分成男女兩組進行,由女生先開始,目標是搶下對方頭上綁的帶子。上場的女生雖然士氣不錯,不過由於體力、力氣與持久性和男生有差,前幾分鐘的激烈到後來轉趨平淡,有的甚至是底下的馬不穩,導致位於上頭的人未戰先敗。
 
儘管如此,還是有幾組的人持續奮鬥著。
 
「把頭帶交出來!」登麗氣勢洶洶地對著眼前的白組喊道。
 
「才、才不要!」被對方的氣勢壓著,絮語弱弱地反駁。
 
雙方人馬僵持不下,在對方積極的攻勢下,絮語的努力閃躲,讓登麗的情緒更加高漲,誓言要摘下對方的頭帶。
 
絮語完全無法做任何思考,她只曉得要躲開,她不想要在他的面前出糗,如此簡單的想法讓她努力撐到現在。只不過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被逮著的,這個念頭一竄進腦海,她便豁出去似的,閉上眼睛往前伸手一抓,一條紅色的帶子就這樣落入她的手中。
 
「抓、抓到了!」興奮的心情讓她難以自拔,一個不小心便失去平衡掉下去了。絮語很糗的摔落在地,雖然模樣有些狼狽,不過還是很多人覺得她很可愛。
 
「沒事吧?」對絮語伸手的人,是方才被她奪走帶子的登麗。
 
「謝謝……」扶著對方的手,絮語從地上起來。
 
登麗體貼地為絮語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稱讚對方做得還不錯,然後笑嘻嘻地回自己的組別。望著背對自己向自己揮手的登麗,絮語對她的羨慕轉變為崇拜。
 
女生的戰鬥剛結束,屬於男生的戰場才正要開始,上場的人各個摩拳擦掌,和女生在場上時的氛圍完全不同,一股難以言喻的壓力蔓延著。明明只是體育祭的比賽,每個人都拿出十成十的幹勁,抱著絕對不能輸的決心。
 
從他們認真的態度、堅定的表情,不論最後勝敗為何,相信這絕對都會是一場很好的比賽。
 
「讓我們,好好大幹一場吧!」
 
這一句話落,彷彿是戰爭開始的訊號,紅組白組雙方的成員拚了命似的朝與自己敵對的方向衝,為的就是不帶有一絲後悔與遺憾,贏要贏的光彩,輸要輸的光榮!
 
兩方人馬正面交鋒,一場混亂也正式展開。
紅組的褚冥漾,以驚人的速度奪下對手的頭帶。這不僅歸功於他俐落的身手,底下為他支撐的人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沒有他們,就無法迅速的移動以及閃避突如其來的狀況。
 
「是漾漾,動作真靈敏。」千冬歲從左側靠近,想攻其不備,但是被躲過了。「不過,我不會輸的。」
 
「那就來吧。」揚起一抹笑容,褚冥漾接下戰帖,眼裡閃著光芒。
 
兩人的戰爭很快就開始了,不過,瞬間也就結束了。
強者間的勝負,有時候只要短短的一霎那,就會分出結果。
 
「嘖!」
 
被奪走頭帶的千冬歲發出不甘心的聲音,雖然知道自己會被褚冥漾奪走頭帶,不過沒想到竟然這麼地快!他分析過,要贏得這場比賽,褚冥漾會是最大的勁敵,想要贏絕對要靠夾擊或偷襲。前者贏的機率一半一半,後者的偷襲贏面會更大些,畢竟他們這組有會隱形的萊恩,作為偷襲者來說,他是再好不過的人選了。
 
然而,沒撐過幾分鐘,短短秒數間他就被判出局,要說到他最大的失算,就是夏碎!本來的推算是,夏碎和冰炎也會各自為組來和他們對抗,沒想到的是,他們兩個會當褚冥漾底下負責移動的馬,他會這麼快被淘汰就是因為自己的疏忽,忘記能聽到自己心聲的夏碎。
 
在此同時,一直勢如破竹、宛如鬼魅一般的萊恩,本來要按照千冬歲所指示的計畫行動前,就發現繼千冬歲之後,半秒不到的時間,自己的頭帶也跟著被扯掉了。
 
完全不給任何一丁點空隙以及等待的時間,一聲長哨在此落下了,宣告著騎馬打仗的結束。
 
由於紅組白組各獲得一勝,第三項的騎馬打仗以不分勝負作結。
 
 
緊接著,來到體育祭的尾聲。
最後一個項目是:接力賽跑。
 
要說普通很普通,卻又不是那麼的一般。和普通的接力賽不同的是,這個接力賽跑靠運氣的成分很重,因為必須藉由抽籤決定上場的人和棒次,如果運氣不好最關鍵的時候就會輪到一個不擅長跑步的選手,本來的贏面會立刻顛倒過來。
 
俗話說的好,運氣也是一種實力,基於這種理由,才會安排這樣的方式進行比賽。
 
各就各位,預備──
砰!
 
代表開始的槍聲響起,褚冥漾遙望著遠處開始奔跑的人。他是紅組最後一棒的選手,雖然他對自己的跑步很有自信,但這不同於一般的接力多少讓他多少有些擔心。
 
最後一個棒次的好處,就是可以悠閒地看著前面的人跑步,但相對的,一顆心也會隨著那些人而起起伏伏、七上八下的。一下落後,一下領先,但褚冥漾不因落後而緊張也不因領先而雀躍,幾乎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場比賽,一副事不關己。
 
直到輪到他前一棒的人的時候,泰然自若的表情有了動靜,眉毛微微挑起。他在心裡嘆氣並祈禱,希望這對又碰頭的仇人不會發生什麼事才好。
 
可惜,褚冥漾的祈禱並未生效。
他所擔心的事,就在半分鐘後正式上演了。
 
 
時間回到悲劇上演前的一分鐘。
那時候手握接力棒的是萊恩和登麗。
 
萊恩以驚人的速度領先登麗,由於速度快加上人又會隱形,絕大部分的人都只捕捉到屬於白組的白色接力棒一閃而過的殘影。
就連下一棒等待的人也是如此。
 
最後兩棒,白組的選手是千冬歲,而紅組的是以提卡。或許是上蒼的捉弄,硬是讓這兩個不對盤的人碰上了。兩人一見面就沒好話,劈頭吵了起來,完全忘記現在正在比賽,而下一棒就要輪到他們了。
 
只顧著爭執的他們,加上看不見身影的上一棒選手,在一切足以促成意外的條件達成之下,狀況就是這樣產生的。
 
如風般的萊恩很快地來到兩人身後,而千冬歲和以提卡只顧著面對面相互吵架,等察覺不對勁的時候,萊恩已經煞不住車,而他們兩個也來不及即時做出反應,就這樣萊恩硬生生地撞了上去。
 
不幸的是,不知道是誰勾到誰的腳,總之,三人倒下正好成了個三明治。最底下最倒楣的是千冬歲,居中的是以提卡,最上頭的,就是造成一切悲劇的罪魁禍首萊恩。
 
如果只是單純的一個壓一個,這大概還稱不上是一個悲劇,頂多就是一場意外。會被褚冥漾認為是一場悲劇,當然不會是只有這種程度,更令人吃驚的是,他們變成三明治後,每個人呈現的樣子。
 
位於最上方的萊恩是最正常的,他只是負責壓人、給予重量。最關鍵的是面朝上的千冬歲和面朝下的以提卡,方才兩人面對面爭吵的模樣還讓人記憶猶新,不過下一秒而已,兩人竟然嘴對嘴的接吻!
 
時間彷彿靜止了,所有人都因為這一幕而呆滯,打破這個局面的,是好不容易迎頭趕上的登麗。
 
「你、你們……在做什麼……」本來要傳接棒的她,看到這種情況,不自覺地停下腳步。
 
「萊恩‧史凱爾!」回過神後,千冬歲怒吼:「還不給我起來!!!」
 
聽到這充滿怒意的聲音,萊恩立刻跳了起來,把棒子放到千冬歲手上後,瞬間移動到三尺遠,以保安全。看似透明的地方,時不時可以看到像是空氣抖動的畫面,那就是萊恩的所在,他知道自己闖了大禍。
 
分開後的兩人,拚了命地擦拭著自己的嘴唇,要不是還正在比賽,他們肯定會跑到廁所去、甚至是拿毛巾狂往自己的嘴巴擦吧!
當兩人意識到還正在比賽的時候,千冬歲想從地上站起,卻赫然發現自己的腳很痛,似乎是扭到了。
 
疼痛讓千冬歲一瞬間扭曲了表情,不過很快就恢復平靜,彷彿剛才的蹙眉猙獰,只不過是一場錯覺。夏碎有發現自家主人的情況,若是沒有偶然瞥見,想必他也會認為對方沒有問題,畢竟此時的千冬歲心裡想得是如何贏得比賽,而不是受傷想去醫療室!
 
嘖!他怎麼有一個這麼笨的主人!
平常的聰明都是假的嗎!
 
二話不說,夏碎立刻來到千冬歲身邊,把人抱了就走。
 
「夏、夏碎!」
 
「傷者就乖乖閉嘴。」夏碎難得的發火,「你的部分就交給萊恩。」
 
被夏碎的語氣嚇到,千冬歲愣愣地點頭,留下身後一片喧譁,以及冷汗直冒的萊恩。
 
兩人走了一陣子,千冬歲才想到這時候的自己被夏碎抱著,掙扎著想要下來自己走。拗不過自家主人,夏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將人放下,不過他堅持要牽著對方走,這是他能做的最大讓步。
 
千冬歲歉然地握著夏碎的手,覺得自己給對方添麻煩了,此時的夏碎卻無心去在意這件小事,他只覺得牽著千冬歲的手很舒服,似乎會上癮,想要一輩子不放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