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5.端午節---五月五日(冰漾)

☆☆☆
 
農曆的今天,是一個可以準備將冬天的衣服收起來的日子。過了今天,天氣會越來越熱,厚重的大衣高領的衣服將用不到,同時證明著冬天的腳步已經離去。這對於長年如夏的Atlantis完全沒有影響,原則上是這樣沒錯……
 
對,原則上。
 
「哈、哈啾──!」待在黑館的褚冥漾裹著棉被,不斷地打噴嚏、流鼻水。「天、天啊……怎、怎怎麼這麼冷……」止不住地發抖,此刻的他宛如剛從海裡被打撈上來,頻頻顫抖著。
 
這個原則上在今天突然失效了,全因為某人──也就是扇董事吃飽閒著沒事的關係。
心血來潮的她,臨時決定今天將Atlantis的溫度調成寒流來襲時的低溫,說是要讓大家體會一下不一樣的感受。
 
為此,自稱為偉大的扇校長的她,甚至在今天限制了所有人的移動,只能進不能出,為的就是讓學生們體驗一下前所未有的低溫。
 
褚冥漾本來打算在昨天回家,畢竟端午節是中國人三大重要的節慶之一,只不過在他回家的前一刻,他接到了母親白鈴慈的電話。話筒裡母親的聲音很開心,但是內容讓他很錯愕。
 
母親跟他說今年端午節不用回去,她要和褚項第N次的度蜜月,至於端午節必吃的粽子,已經請姊姊褚冥玥送過去了,這麼說的同時,黑館房間的角落一陣亮光後,出現的正是一串綁好的粽子。
 
快速講完自己要說的話,白鈴慈一點時間也不等,直接就掛斷電話,留下另一頭拿著電話愣住的褚冥漾。
回過神後,褚冥漾頓時覺得好寂寞。
 
本來想說可以回家以彌補學長不在身邊時的寂寞,沒想到現在就算是回家,迎接他的也只有滿屋子的寂寥,而好友們在知道他必須回家時也都另外做了安排。此刻的感覺,宛如這世上只剩下他一人,到處都是他的歸屬,卻又不是他的歸屬。
 
當下,為了轉換心情,褚冥漾決定玩電腦來忘記現實的孤單。
至於餐點,反正有那一串粽子,拿去蒸一下就好,也不需要出門。
 
時間來到端午節的今天。
原本穿著短袖短褲在打著怪物的他,在聽到一陣廣播傳來扇董事笑嘻嘻的聲音後,溫度就急遽下降,驟降的溫度讓他在電腦前坐不住,立刻鑽進被窩裡把自己包了起來、密不透風。
 
一直以為天氣溫暖的這裡是不需要冬季衣服的,褚冥漾完全沒有準備長袖以及外套,衣櫃裡全部是在冬天裡派不上用場的夏季服裝。
溫度低到他完全不想動,電腦螢幕也沒關,中午蒸的粽子也不想收,除了被窩,他哪裡都不想去。
 
不過也因為這樣,無事可做的他,腦子裡開始想起了總是強大的學長。
面癱的學長在遇上他的時候表情會變得豐富,不論生氣或是微笑,愛戀眷戀的表情總是在兩人獨處時躍上學長的臉。在床上時,一反平時給人冷淡的印象,熱情狂野地親吻他、擁抱他、占有他。望著他的那雙紅色眼眸,溫柔得讓人覺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明明學長才離開不到一星期,他就好想念對方。
不論是生氣地罵他、擔心地抱緊他,還是開心地擁吻他,他都好想念。如果現在學長在的話,肯定會抱著自己、運用自身的能力讓溫度變高,然後被自己罵亂用能力,之後學長會嗤之以鼻、嘲笑自己都在發抖了還好意思罵人,一邊溫柔地替他蓋好棉被……
 
光是想像,褚冥漾就覺得很想哭、心裡很空虛。
如果學長在就好了,學長──
 

 
此時,冰炎正舉著自己的幻武兵器,毫不留情地往朝他奔來的任務目標刺過去。
 
這個任務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想要開始就必須先捕捉到對方的身影。和他搭檔的人不是夏碎,而是另外一名紫袍。沒有默契先不說,還老是一直犯花癡地盯著他,尋找目標也不好好找,拚了命地扯他後腳,硬生生將任務的時間拖到現在。
 
好幾次他都惡狠狠地下了命令要對方離開,偏偏對方臉皮厚得很,邊道歉邊淚如雨下,說什麼也不願先走。趕不走,他只好選擇無視,然而在目標一出現後,正要手到擒來之際,對方就來攪和,即將到手的獵物就這麼給跑掉了。
 
他能不氣嗎?
 
口氣不好地要對方不要動作,對方就眼眶泛淚,下一秒就哭了起來,一瞧見對方的眼淚,他只覺得更煩。如果直接離開,對方追不上他沒錯,但是對方追蹤能力很好,即使他可以讓對方找不到自己,卻無法阻止對方找到目標,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甩不開。
 
在心底默默記上一筆,如果夏卡斯下次敢讓他和這個紫袍搭檔,他就不接任務了!
哼,相信夏卡斯會知道該怎麼做!
 
正要給目標最後一擊時,那個紫袍又來妨礙了。受不了的冰炎寧願違背他和自家學弟的約定,也要將礙事的人趕走。毫不猶豫地,冰炎踢了紫袍一腳、讓她掉進水裡,在對方掙扎上岸的幾秒鐘,綽綽有餘能將目標物擒住。
 
俐落地往目標額頭劈去,順勢讓目標掉進他事先設好的法陣,直接往雇主那裡送去。
 
此時,手機響了,是簡訊。
有兩封未讀簡訊在收件夾裡,一封是任務的金額,第二封則是自家學弟的親姊姊──褚冥玥傳的。
 
疑惑地將簡訊開啟,他才想起今天是端午節。從簡短的幾個字中,他知道了自家學弟沒有回家而是自己一個人待在黑館過這個節日,不捨的心情溢滿心頭。
 
正準備開啟傳送陣回去時,突然,他被人從背後抱住,兩條如藕的手臂環上他的腰,背後的人不安分地蹭了蹭,想要挑逗他。
他感覺自己的青筋在跳動,一個巧勁,他掙開了對方的束縛。此時,他發現對方一絲不掛,噁心的感覺竄了上來。
 
冰炎俐落地解開黑袍上的釦子,對方還一度以為自己的作戰成功了,但是當她看到冰炎將脫下來的黑袍用傳送陣送走後便沒有其他的動作時,她困惑了。
半分鐘後,冰炎的手機響了,解開了紫袍的她的疑問。
 
『冰炎,你把黑袍送過來是?』夏卡斯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頭傳了過來。
 
「換一件,那件髒了。」聲音和表情都充分地表現出他的厭惡,若不是答應自家學弟不要去傷害那些愛慕自己的人,他早就把對方碎屍萬段了!
 
『髒?頂多就濕了而已。』不過上面好像有女孩子使用的香水味……
 
「不換?」冰炎口氣更冷了,讓電話那頭的夏卡斯不自覺地打了冷顫。
 
『換,當然換。』開玩笑,如果他不讓他換,就沒有人會瘋狂幫他處理任務,也就沒有錢可以賺了!
 
「還有,如果再讓她和我搭檔……」語帶威脅,冰炎很了解那隻錢馬,所以對方絕對會答應。
 
『是是,不會有以後的。』這年頭會計部不好做,被人家威脅還要笑著答應!『那沒事了?沒事我就先掛……
 
嘟──嘟──嘟──
 
夏卡斯話還沒講話就聽到另一頭傳來對話終止的訊號,無奈地搖搖頭,他決定拜託褚冥漾管好自家學長,畢竟能管住那個人的,也只有他了。
 
「唉,我的錢啊!」
 

 
傳送回黑館的冰炎,感覺到溫度不如以往,低的有點誇張,他擔心地立刻闖進褚冥漾的房間。他記得自家學弟只有夏季的服裝,上次回原世界的冬季衣服還是他給對方的。
 
大方地直接走進褚冥漾的房間,兩人的關係已經親密到黑館房間的門會為他自動開門的地步了。
 
「褚?」冰炎四處張望,沒有瞧見自家學弟的身影,便提步往房間走去。
 
似是沒察覺到有其他人在他的房間,褚冥漾裹著棉被、縮成一球在床上,任由思緒馳騁,想念的心情滿溢。
 
『如果學長在就好了,學長──』
 
朝床上圓滾滾的球走近的冰炎,聽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句話,讓本來因稍早事情而夾雜著怒火的紅瞳頓時柔軟了下來。
 
「我回來了,褚。」冰炎往褚冥漾被被子悶到紅撲撲的臉頰上落下一吻,順便以自身能力提高溫度。
 
「歡迎回來,學長。」褚冥漾覺得自己的心聲都被聽光了,有些難為情地撇開目光,就這樣視線剛好落到桌子上一顆顆的粽子。「啊!學長,端午節快樂!桌上有粽子可以吃!」
 
「嗯。」順著自家學弟的目光,冰炎應了聲,隨即便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那,我就開動了──」
 
「咦?」
 
褚冥漾疑惑地看著自家學長掀開棉被,然後鑽了進去。
當棉被再一次覆蓋住兩人時,兩人已經一絲不掛了。
 
冰炎兩手不安分地在自家學弟身上游移,姣好的唇在對方雪白的胴體上烙下一顆顆深紅的印記;褚冥漾喘著大氣,不時發出嗯啊的軟嫩聲音,眼角噙著因快感而積蓄的淚珠。
 
兩人交換著彼此的體溫、沾染對方的氣息,冰炎每一次的挺進像是要將對方融入自己一般,又深又猛,讓褚冥漾只能雙手緊抱住對方的脖子、雙腳纏上對方精壯的腰肢,配合著對方的律動,止不住的聲音從嘴邊流洩出。
 
端午節的粽子就這樣躺在桌子上,吹著寒風;而褚冥漾這顆粽子則窩在自家學長的懷裡,喘著氣。
 
大寒天的端午節,依舊是,熱呼呼。




雖然端午節還沒到,而且是在農曆,不過還是先送上來。
希望各位還喜歡~
颯楓想,冰炎大概對「褚冥漾粽子」愛不釋手吧(笑)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