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6.望夏節---六月六日(冰漾)

☆☆☆
 
六月六又稱「望夏節」、「炒麵節」、「閨女節」,這一天娘家人要把嫁出去的閨女接回家,款待後再送回婆家。
民諺有「六月六,請姑姑,六月六掛鋤頭,請了大姑請小姑。」之說。
 
六月六,寓意著六六大順的日子,在這樣的日子裡,又有誰記得流傳下來的由來呢?
 

 
「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身後還背著個胖娃娃……」軟嫩的聲音哼哼唧唧的,腳下踏著輕快的步伐,不難看出他的雀躍。
 
這首歌曲正是「回娘家」。
生動描寫了閨女回娘家的激動與興奮,也是現在他的心情寫照……好吧,除了「他」不是閨女外,臉上的笑容與積極向前的步履,可以清楚看見主人的迫不及待。
 
不過……
 
「褚。」在身邊人即將跌倒、樂極生悲之際,一隻大手攬過對方的腰際,挽救了摔得灰頭土臉的悲劇。「小心點。」
 
「嘿嘿。」褚冥漾不好意思地刮了刮臉。
 
避免身旁的人再一次跌倒,冰炎主動牽起褚冥漾的手,不意外看到對方燦爛又帶點羞怯的笑容,微微怔了怔,冰炎轉開了頭,臉頰微微泛紅。
 
沉默在兩人間散開,卻沒有一點不自在,有的只是鼓動的越發大聲的心跳,以及堅定交握著不放開對方的手。
 
又走了好一陣子,本來清明的天空漸漸轉灰轉暗,空氣裡帶了濃濃的濕氣與土味。冰炎皺著眉頭,在心裡盤算著今晚是否能抵達目的地。可惜山裡的天氣說變就變,頃刻間,豆大的雨珠便落下,打斷了未完的思緒。
 
「亞,前面有個山洞,先去那裡避避雨?」
 
「好。」
 
在褚冥漾拉著他想要往前跑的時候,冰炎喊了句等等。不明白對方下一步的舉動,褚冥漾眨著大眼,墨色的眼瞳滿是疑惑。
只見冰炎俐落地解開襯衫的釦子,將脫下來的衣服蓋在褚冥漾頭上,自己則是光著上半身,任由雨水拍打。
 
「還發呆?」輕彈了對方的額頭,冰炎再度牽起褚冥漾的手,往前奔跑。
 
兩人在山中大雨裡奔跑了十分鐘,映入眼簾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山洞。甫踏進洞內,冰炎就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哈啾!」
 
俐落地將角落的枯枝擺好、生火,褚冥漾拉著冰炎過去取暖。一臉擔憂地瞅著戀人,一面拿衣服擦拭戀人濡濕的長髮。
 
「別只顧著我,你自己也被雨淋濕了。」冰炎制止褚冥漾的動作,甚至將對方手裡充當毛巾的衣服拿過去,想替對方擦拭。
 
「我還好,倒是亞,剛才不是打噴嚏了嗎?」
 
「那……是意外。」撇開頭,冰炎的視線落在洞穴的更深處。
 
露出無奈的笑容,褚冥漾深深地注視著眼前這個、凡事以他為最優先的人。
 
兩人的相遇,也同樣是這樣的一個下雨天;不同的是,當時的他宛如一頭受傷的野獸,對於自己以外的人全不信任,尖銳的紅眼彷彿能刺傷人。即使身受重傷,也依然不屈服,即使是對救了他的自己,也仍然不給予好臉色。
 
他知道,傷,不是只有表面那些,看不到的傷,更傷,也更痛。
 
或許,自己的一顆心,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遺落,取而代之的,是發了芽的,名為愛情的種子。
 
雨天,搭起兩人邂逅的橋樑,如今,他們倆又再度踏上這座橋,想來,他也很感謝。
這世上,或許再也找不到一個自己這麼愛、同樣也這麼愛自己的人。
 
褚冥漾緩緩靠近,從背後抱住了冰炎,「亞,為了我,更愛自己一點,好嗎?」
 
……我知道了。」
 
兩人不再為誰先誰後爭執,冰炎也放棄自己的堅持,乖順地讓褚冥漾替自己擦拭頭髮,不過等戀人為自己打點好後,冰炎立馬和褚冥漾交換角色,為他服務。
 
其實,褚冥漾並沒有被雨淋得很溼,在冰炎的衣服以及冰炎有意無意地替他擋雨,大部分的雨水都被冰炎阻擋了,也因此他淋濕的程度和冰炎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只不過在冰炎眼中,只要是有可能讓戀人不適或是感冒的小問題,都會瞬間被放大好幾倍,有時候甚至會小題大作,常常讓褚冥漾哭笑不得。在他的認知裡,小問題很可能會變成大問題,而他,如今早已無法失去他,所以只要一碰到對方的事,就很容易焦慮。
 
當初兩人的相遇,他對他冷淡、對他無視、對他刻薄,他築起一道既高又厚的堡壘,將自己置入其中,是褚冥漾一點一點用笑容、用溫柔、用耐心消磨掉阻隔在中間的城牆,他感謝上蒼,將這麼溫柔的人送到他身邊。
 
「不過,這裡都沒變呢。」褚冥漾打量著四周,露出有些懷念的表情。「和我們離開時一樣。」
 
這個山洞,位處隱密,也是兩人相遇的地方。
那時候,冰炎受傷暫時躲在這個山洞,而褚冥漾則是為了避雨而闖了進去。當時冰炎的模樣著實嚇了褚冥漾好大一跳,全身上下被鮮血浸染,披頭散髮的樣子彷彿地獄來的羅剎,赤紅色的雙瞳宛如想要吃了他似的,說有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然而,褚冥漾還是看出來了,看到凶狠模樣背後的不信任。那是對人、對世間的不信任,是種除了自己還是自己的孤獨,深深觸動了褚冥漾內心最柔軟的部分,也讓他下定決心要幫助眼前身心都受傷的人走出悲傷。
 
往事猶如歷歷在目,兩人牽著手往洞內的深處前行。
 
角落鋪著稻草做的床,雖然粗糙卻比躺在凹凸不平的地上好得多;另一側是用來充當桌子的巨大石塊,要找到合適的形狀費了他們不少的功夫。
 
「哈啾!」
 
「亞,你不會感冒了吧?」褚冥漾略為踮起腳尖,兩人四目相交之後是額對額的接觸。「還好沒有發燒。」
 
「我沒事。」
 
「從現在的你口中說出這句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喔,亞。」望著眼前赤裸上身的戀人,褚冥漾為自己腦海中的畫面感到羞愧,不過……
 
「褚?」疑惑地注視著把自己推倒的戀人,只見對方紅著小臉,嘴巴開合像是想說什麼,卻遲遲沒有一丁點聲音。
 
……我們,」抿了抿唇,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聲音有點沙啞,「來做點運動吧……汗流出來就不會感冒了……
 
意外地凝視著跨坐在自己上方的人,漂亮的眼眸瞇了瞇,性感的雙唇吐露出魅惑人心的語句,宛如惡魔的呢喃:「哦?你想怎麼做呢?親愛的褚。」
 
「我想……」不算大的手掌來到褲子的拉鍊處,毫不猶豫地拉下,「這麼做!」
 
「褚,你真大膽。」
 
「唔!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冰炎輕笑出聲,接著和褚冥漾一起探索身體的奧妙,不只自己,連同對方的也一起……
 

 
「喲,我還以為你明天才會把人送回來呢,冰炎小弟。」
 
「兩人衣服怎麼這麼濕?會感冒的,去去去,快先去洗澡。」
 
兩人對望一眼,便攜手進到浴室,雖說他們都是男的,但沒有哪條法律規定不能洗鴛鴦浴吧?
 
更何況,他們早已在一起?
 
洗完澡後,迎接兩人的是豐盛的菜飯,以及慈母的笑容。
 
「來,冰炎,多吃點,謝謝你今天送漾漾回來。」
 
「這是應該的。」
 
「耶?不對吧?」今天是送閨女回娘家的日子,應該和他無關吧?
 
「明年的今天也麻煩了。」
 
「我會的。」
 
「等等!這樣不對……」他是男的啊!
 
不等褚冥漾多說什麼,冰炎和白鈴慈愉快地聊了起來,褚冥漾的哀號聲化作吵鬧的背景聲,被人忽視於耳。
 
算了,至少他開心就好。
褚冥漾揚起笑容,只要他最愛的他快樂,就好。
 
 
 
參考資料:
http://hexian2009.home.news.cn/blog/a/0101003441C30ACBE5C73CBF.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6%9C%88%E5%88%9D%E4%B8%80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4%A9%E8%B2%BA%E7%AF%8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