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五話 他的心意

☆☆☆
 
……更像是家人之間那種密不可分的情感。」
 
「家人?」
 
「如果是家人的話,彼此間很親密就很正常……
 
「那也不會沒事兩個人抱在一起吧?」
 
「那時候漾漾心情不好,所以冰炎在安慰他。」解釋的人是突然出現在褚冥漾和冰炎身邊的千冬歲,當然,夏碎也在。
 
「為什麼褚同學心情不好?」彷彿八卦記者一般,緊緊追問著。
 
千冬歲看了褚冥漾一眼,只見對方眼神暗了暗,那是被人踩到痛處時的表情,捕捉到友人的悲傷情緒,千冬歲默默記下問這個問題的人,決定下次要讓這個人……哼哼。
 
至於那個問題,千冬歲覺得由自己來說似乎不太好,於是對褚冥漾投以一個詢問的眼神。接收到那個眼神,褚冥漾知道自己是逃不過的,問題的答案必須由自己來解。
 
「因為我家人過世了。」瀏海微微遮住自己的視線,褚冥漾覺得自己喉嚨乾澀,明明只是幾個字而已,卻非常難以說出口。「這樣還有什麼問題嗎?」
 
最後那句話,說得很沉很啞。
字字表露出褚冥漾的苦澀、無奈與氣憤。
 
有些話,不一定說了就是好。
有些事,不一定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才是好。
有些疑問,不一定得到答案會是好。
 
知道不一定比不知道好。
知道不一定能替對方承擔傷痛。
知道不一定自己就可以為對方做什麼。
 
現場一片沉寂,沒有人敢再多說些什麼。這就是他們一直追問之下所要的結果?
對,他們是要一個答案,只是萬萬沒想到最終的解答會是這個。
 
所有人互相看了看,都在對方的表情中看到一抹尷尬。不知道是誰先起頭,輕聲說了句抱歉就離開。有一就有二,其他人也紛紛狼狽地離開。
 
最後在場的只剩他們四個人,以及不知道何時來的絮語。
 
「原來那時候在七陵學院和在更衣室的時候,都是在安慰漾漾……」絮語喃喃念著,似是理解般地點頭,嘴角露出笑容。「原來是這樣。」
 
等她回過神時,發覺四雙眼睛直盯著她瞧,白皙的臉蛋倏地刷紅,很是可愛。絮語的視線環顧一圈,最後落在褚冥漾身上。水亮的雙眼盯著褚冥漾,粉拳握了又鬆,最後彷彿下定決心,她小跑步來到褚冥漾面前,用力地抱住對方。
 
「呃……柳同學?」
 
「漾漾,如、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請盡量跟我說。」頓了頓,埋在褚冥漾胸前的絮語小聲地說:「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我、我希望可以成為你的支柱……
 
「謝謝妳。」輕拍抱住自己的絮語的頭,褚冥漾由衷地道謝。
 
褚冥漾意外的舉動讓絮語一陣吃驚,但更多的是心裡的甜蜜。
 
「咳。」
 
千冬歲適時地咳了一聲,眼前這個粉紅色的氛圍讓他這個旁觀者很不好意思,偏偏當事者的兩人像是沒感覺一樣。
 
和千冬歲一樣是旁觀者的冰炎則是臭著一張臉,宛如自己喜歡的玩具被搶走卻又不能說話,只能暗自生悶氣;至於夏碎則是一臉看好戲,彷彿現在上演的是一部戲,一部錯過可惜的戲。
 
聽到那明顯的咳嗽聲,絮語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以及還有其他的人在,小臉更紅了,尷尬困窘的她慌忙地跑開,還差一點跌倒。
 
人消失在轉角後,千冬歲打趣地說:「該不會明年就喝到你們的喜酒了吧?」
 
「喜酒?」褚冥漾一臉茫然。
 
「等、等等,該不會漾漾你……」千冬歲欲言又止,「不知道她喜歡你?」
 
「欸?」愣了愣,褚冥漾無奈地瞪著友人,「拜託,這個笑話不好笑。」
 
……
 
看到千冬歲認真又無奈的目光,褚冥漾意識到友人並沒有說謊,讓他對剛才自己否定的想法產生了懷疑。「應該……不會吧……?」
 
「唉,漾漾的神經意外的大條。」千冬歲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人家都表現這麼明顯,漾漾竟然還不知道。」
 
「唔!」
 
「不過這樣一來謠言應該就會停止了。」
 
而一旁的冰炎和夏碎也聊著,話題打轉在冰炎方才對那些逼問者說的話。
 
「家人,」頓了頓,「是他的哥哥弟弟還是爸爸?還是說,是寵物呢?」
 
夏碎別有深意地問冰炎,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炎熱的夏天來了。
炒得火熱的謠言似是敵擋不住夏天的熾熱,隨著氣溫的升高而隨之蒸發,到了放暑假前鬧得沸沸揚揚的謠言也幾乎被眾人所遺忘。
 
或許不能說是遺忘,只是得到了合理的解釋或其他原因而不再被大家關注,因而埋藏在記憶的深處罷了。
 
首先,關於阿利的謠言,因為自此沒有人再見過那名女子,大家興許是覺得沒有戲可以瞧了,遂逐漸失去好奇,最後不了了之。
 
關於冰炎與褚冥漾之間的曖昧,隨著那一天的對話而結束。
兩人相擁只是因為在安慰因親人過世而悲傷的褚冥漾,對家人有多少的愛,在他們離去時就會擁有同樣的悲傷;至於咖啡館時冰炎和安地爾的爭奪戰,則是因為
冰炎的解釋而畫下休止符,畢竟自己視為家人的人被搶走,反射動作當然就是會想搶回來,也因為這樣,讓不少人覺得在冰炎淡漠的外表下,其實藏著可愛的個性。
 
最後的謠言則是隨著萊恩與那名女子五天後分手而轉變成批評,認為千錯萬錯都是萊恩的錯,竟然拋棄一個對他這麼好的女孩子、讓對方傷心。每當有人在路上看到萊恩,總少不了批判的目光,也因此,萊恩的身影也越發地飄忽,似是希望自己能不被人看見。
 
幸好很多事情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被眾人遺忘,直到最近,那嚴厲與譴責的眼神才逐漸消失,不過萊恩仍然無法釋懷,即使和友人們一起,身形依舊讓人不易捕捉到。千冬歲和褚冥漾見到這樣的情況,雖然難過卻也莫可奈何。
 
就這樣,暑假來了。
 
 
 
 
酷暑來襲,在房間吹冷氣睡覺的褚冥漾因為一通電話而嚇醒。
揉著帶有睡意的迷濛雙眼,他身形不穩地來到擾人清夢的根源。
 
「喂,這裡是褚家。」呵欠。
 
「還在睡?」
 
「剛醒。」聽到對方的聲音,褚冥漾瞬間清醒,他竟然睡迷糊、忘記只有一個人會打家裡電話。
 
「偶爾睡晚一點沒關係。」對方沒有在方才的話題繼續打轉,直接切入他要的主題。「上次你們校慶和體育祭的時候我有去看,表演的不錯。」
 
「咦,怎麼沒有和我打招呼?」
 
「只是想看你過得好不好而已。」頓了頓,「看來你交到不少朋友,不過,有幾個新面孔?」
 
「對,他們是轉學生。」
 
「這樣啊。」似乎在思考些什麼,電話另一頭沉默了幾秒,「那就先這樣,改天再打給你。」
 
「好。」
 
結束通話後,褚冥漾呆站在原地幾秒,這才往廁所的方向前進。
 
 
雖然比預定起床時間還早,不過既然都醒了,那就去逛個市場吧。
褚冥漾邊換衣服邊對還在他枕頭上睡覺的冰炎開口。
 
「冰炎,你中餐想吃什麼嗎?」
 
……蜜豆奶。」
 
「我問的是正餐。」褚冥漾有點哭笑不得。
 
「哦,隨便。」巴掌大的冰炎揉了揉眼睛,翻個身坐了起來。
 
「那我買什麼你吃什麼。」
 
……你要出去?」
 
「對,去市場逛逛。」
 
……我也要去。」
 
「可是你想睡覺。」
 
……我醒了。」
 
望著努力撐著眼皮的小精靈,褚冥漾覺得對方這副模樣真的很可愛。說話停停頓頓的,和平時的聰明冷靜不同,有點孩子氣。
 
意外看到冰炎從枕頭上滾到棉被裡,那副在棉被裡掙扎的模樣讓褚冥漾有點想笑。不過在注意到對方的黑眼圈時,想笑的慾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奈。
 
他家的小精靈真的很愛看書,不論是輕鬆幽默的小說,還是艱澀難懂的醫書,都有辦法讀,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冰炎現在這副模樣,不用腦袋想也知道肯定是昨天讀書不知道又讀到幾點了。
 
……我、我不累,我也要一起去。」或許是讀出褚冥漾眼裡的拒絕,冰炎有些慌亂地說。
 
兩人互看了好些時候,僵持不下的情況下,還是褚冥漾先讓步了。不過他堅持冰炎不准變大,不然,到時候人走到睡著了他是要怎麼帶他回家!
 
對於這項要求,冰炎沒有太多的意見,不過對於自家主人腦內的小劇場,他倒是頗無奈。就算累,也不至於會邊走邊睡吧?他可不認為自己睡覺的功力有這麼高深!
 
想歸想,他還是沒有說出口,畢竟,他知道對方是擔心自己。
而這樣的感覺,並不壞。
 
揚起笑容,冰炎待在褚冥漾衣服的帽子裡,一起出門了。
 
 
來到市場,褚冥漾熟練地挑著蔬果及魚肉,考慮著怎麼吃比較健康,以及營養均衡。善於烹飪的他,很常會來逛市場,和店家的老闆也都很熟稔。
 
「漾漾,這是今天剛來的魚貨,送你幾尾。」
 
「可以嗎?」
 
「別跟大叔我客氣,拿回去吃,有喜歡下次再跟大叔買。」
 
「好,謝謝大叔。」
 
拎著意外的禮物,褚冥漾又繞到其他店去買煮魚需要的材料。
 
「大姊,我要兩把蔥。」
 
「是可愛的漾漾啊,來,這兩顆番茄送你。」
 
「謝謝大姊。」
 
待在褚冥漾帽子裡的冰炎還是覺得市場的味道讓他很不喜歡,不過這裡的人很熱情開朗,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興許是太累,本來興致勃勃的冰炎漸漸覺得疲倦,眼皮就這樣沉沉地闔上。
 
回到家後,褚冥漾才發現冰炎睡著在他的帽子裡。
 
「真是的,明明很累還硬要跟。」將小精靈輕輕捧起,讓他睡在枕頭上。「傻瓜。」
 
褚冥漾戳了戳冰炎的臉頰,換來冰炎皺眉以及不悅的揮手撥開。呵呵笑了聲,褚冥漾也躺了下來,他知道冰炎是擔心自己,而被人擔心的感覺,很好。
 
晚安,冰炎。
 
 
 
 
暑假期間,褚冥漾偶爾和友人們一同出遊、吃頓飯,更多的時候是在打工。褚冥漾利用暑假的時間,多兼了幾份工作,而冰炎不是在家裡啃書,就是陪著褚冥漾一起上班。
 
工作之餘,褚冥漾也會翻著自己有興趣的書籍,和冰炎各自窩在一處,一起看書。雖然忙碌,但過得很充實。
 
日復一日,時間漸漸來到假期的尾聲,在假期結束之前,有一個令褚冥漾終生難忘的節日,一個讓他與家人永別的團圓日。
 
那天,褚冥漾排開所有的事情,帶著沉重的心與掩藏不住的悲傷,和冰炎一起去祭拜他的家人。他沒有拒絕冰炎的陪同,褚冥漾知道如果他拒絕,只會又傷了一個關心他的人。
 
踏著步伐,褚冥漾和冰炎在中秋節這樣的一個團圓日來到了墓碑前。
無神地注視著墓碑,褚冥漾仍覺得不真實,或許是他下意識一直逃避吧。
 
「褚……」在一旁望著這樣的褚冥漾,冰炎低喚了聲。
 
只見褚冥漾宛如夢中初醒一般震了一下後,雙腿彷彿瞬間失去了力氣,整個人跪坐在地,像斷了線的娃娃。此刻的他顫巍巍地伸手,往前探。
 
指尖上傳來的冰涼,以及指腹觸摸到的凹凸,在在提醒他事實。盤旋在腦海裡的是一輩子無法團圓的訊息,可以的話,哪怕只有一眼也好,他想見他們,即使是責罵,也讓此刻的他好懷念。
 
閉上雙眼,輕輕滑過他臉頰的只有微風與淚水,他再也感受不到家人溫暖的手掌與帶給他的安心感。
 
抑制不住的,是決堤的淚水。
褚冥漾放聲大哭,靠著冰涼的墓碑,試圖從中汲取一絲絲溫暖。
 
變大的冰炎難過地望著哭得唏哩嘩啦的人,他緩緩靠近那個人身邊,將那人擁入懷中,將自己的溫度和他分享。
 
冰炎的腦海裡一直浮現夏碎之前對他說的話。
 
『家人,是他的哥哥弟弟還是爸爸?還是說,是寵物呢?』
 
這些日子,他反覆咀嚼著這句話,以及揣測那別有意味的笑容背後所代表的含意。就在前幾天,他忽然想明白了。
 
不論是兄弟還是爸爸,他都不想,更別說是寵物,這個選項他連想都沒想過。家人這個身分,他希望是由戀人轉變成為家人!
 
是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想法?他不知道。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他不知道。
是什麼時候想和對方一直在一起?他不知道。
 
他唯一曉得的就是,這輩子,他只想要和褚冥漾一起走過!
雖然順序有點相反,不過沒關係,他會補正的。
 
 
另一邊,在開學前的今天,一名男子站在Atlantis學院的門口,揚起得意的笑容:
 
「等著吧,我來了。」




最近剛好忙到一個段落,颯楓會趁現在多累積一點存稿。
畢竟一件事情的結束總會伴隨著下一件事情的開始,之後還有其他的東西要忙呢。
不過颯楓也有些迷惘,有點摸不清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總之,颯楓會繼續努力,各位也一起加油!
天氣炎熱,小心不要中暑喔!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