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7.七夕情人節---七月七日(上)

☆☆☆
 
今天是七夕。
對於剛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冰炎和夏碎,自然更是會好好計畫一番。
 
雖然在課業上、任務上以及其他各種方面都難不倒這對搭檔,但偏偏在感情路上卻常常碰到釘子,戀愛學分零分。為保險起見,他們這對搭檔決定第一次的約會採取兩對情侶約會的方式,以便彌補一人的不足。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相信在戀愛約會上,也是一樣的。
 
為此,兩人盤算著該怎麼慶祝這個節日,光是思考與否決,就用掉手指頭數得出來的次數。
因為喜歡,所以想給予最好的;因為在乎,所以在意對方的想法;因為是初次約會,所以想留下難忘的回憶。
 
單單只是因為喜歡,所有的自信都在此刻化為不確定。
即使花費了許多的心神,他們依然甘之如飴。
 
終於,時間來到了七夕日的今天。
 

 
第一站的目的地是——
 
「哇!人好多!」
 
「這是當然的,漾漾。」想推平常掛在鼻梁上的眼鏡,卻在伸手的同時想起今天根本沒有戴眼鏡。「今天是七夕,很多情侶都會趁這個時候跑到遊樂園約會。」
 
沒錯,他們的第一站正是遊樂園。
 
褚冥漾興奮的左顧右盼,距離上一次來遊樂園已經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其實他並不是很喜歡遊樂園,畢竟他的衰運會帶給他什麼麻煩及受傷不是他可以預測的,更別提遊樂園裡危險的設施,他完全無法想像自己是否能從中生存下來……
 
不過這次不一樣,如果真的有什麼意外出現的話,身邊的幾個人絕對會跳出來幫忙,只不過事後可能會被魔鬼訓練……
但起碼,他可以認真享受一下遊樂園的氣氛。只是他不能理解的是……
 
「那個,千冬歲……」頓了頓,褚冥漾才把話問出口:「為什麼你……要穿女裝?」
 
愣了愣,千冬歲臉紅地解釋:「因為哥說如果都是男生的話,會很奇怪……」然而千冬歲不知道的是,這只是夏碎單純想看戀人穿女裝的可愛模樣罷了。
 
褚冥漾覺得自己處在一種矛盾的心理狀態。
他可以明白夏碎給的理由,但心裡又有一絲不樂意。其實,今天早上自家學長也對自己說了同樣的話,只不過他非常不能接受。明明是喜歡身為同性的自己,為什麼還要自己去做異性的裝扮?說到底,還是在乎別人的眼光?
 
原本以為千冬歲同樣會拒絕,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接受了。
這讓他心裡有一股孤立感產生,興奮的心情也打了折扣。
 
「這樣啊。」斂了斂眸底的受傷,褚冥漾的視線轉移到其他地方。
 
沉溺在雀躍之情的夏碎和千冬歲絲毫沒有注意到,只是開心地討論要先去玩哪一項遊樂設施,但其他人沒發現不代表冰炎也會錯過。眼睛始終繞著自家學弟轉的他,沒有放過那剎那間閃過眼底的情緒。
 
「怎麼了?」
 
「沒事。」褚冥漾難得的任性,不過當他視線來到張貼訊息的布告欄時,雙眼頓時亮了起來。「耶?蛋糕?」
 
捕捉到關鍵字的他立馬飛奔過去,當然,冰炎是緊跟在後。
 
「蛋糕吃到飽……女裝……」褚冥漾嘴裡唸著公告欄上的文字,眼裡出現了糾結,不過這樣的情緒很快就被一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下定決心後的堅定目光。
 
十分鐘後,一名手拿蛋糕吃到飽餐卷、穿著白色洋裝的可愛女生出現了。
 
「漾漾你……」本來和夏碎聊到忘我的千冬歲在突然瞥見友人異樣的裝扮時,瞪大了雙眼。
 
「嘿嘿。」揚了揚手裡的吃到飽餐卷,答案不言而喻。
 
「這副模樣說是巡司的妹妹都會有人相信。」夏碎感嘆著學弟和巡司面容的相似,不過說出口的話讓褚冥漾矛盾著到底是褒還是貶?
 
「只是……」揚起詭譎的笑容,夏碎望著臉色難看的冰炎,以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說:「冰炎你的魅力似乎對褚來說…….
 
夏碎露出微笑,未完的話語不用明說,多年來的認識以及搭檔,冰炎自然明白對方想表達的意思。只可恨,氣歸氣,但那終究是事實……
他的魅力,終究是不如蛋糕啊!
 
「嘖!」發出不甘心的聲音,冰炎強壓下心裡的不快,拋下兩個字就兀自牽起褚冥漾的手往入口前進。「走了。」
 
雖然是因為蛋糕的緣故才讓褚冥漾穿女裝,但至少還是達到他的目的了。冰炎牽著自家學弟小自己一點、有些粗糙的手,一抹淺淺的微笑若有似無的浮現在他的嘴角。
 
至少,這樣一來,他可以正大光明的牽起他的手。
 

 
……一定玩這個嗎?」
 
「這個沒什麼好怕的。」
 
「可是……
 
「漾漾,更可怕的你都經歷過了,這個對你來說只是小意思而已。」
 
「是、是這樣嗎……
 
不知道為什麼,褚冥漾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雖然他曉得眼前的鬼屋絕對不會比在守世界遇到的事情來得恐怖,但他就是覺得不對勁。那種害怕,是發自內心深處,一種深深植入腦海與心靈的恐懼。
 
身體,無法抑制地,顫抖。
 
拒絕的話來不及脫口,褚冥漾就被推了進去。四周的漆黑讓褚冥漾的眼睛無法看到周圍的狀況,等到雙眼好不容易適應了黑暗,他卻發現,這裡,只有他一個人……
 
「學長?」不確定地呼喊。
 
稍稍往他進來的方向移動,他卻赫然發現,那裡並沒有任何入口!
 
「千冬歲?夏碎學長?」
 
偌大的空間彷彿只剩他一個人,回應他的也只有那空虛的回音以及,劇烈起伏的心跳聲。
 
明明應該在他後面進來的學長和友人,此時卻不知道在哪裡。烙印在心裡深處、熟悉的恐懼倏地竄上心頭,就和那時候一樣……
 
第一次快樂的郊遊,被人遺忘的留下;幽暗的山林步道,扶疏的葉影枝節;簌簌宛如低語的交談,咚咚打在木頭上的敲打聲……
他聽到了,女子哀怨的呢喃……
 
他想起來了。
縹緲的呢喃聲,是她的詛咒。
 
「不、不要!」褚冥漾大喊一聲,然後就原地抱頭蹲下。
 
他忘記了。
被帶隊老師遺忘而獨自一人徘徊在廣大的山裡,天色越來越暗,一個人遊蕩的恐懼,不斷盤旋在耳邊的怨念。
 
他現在想起來了。
無法抑止地,顫抖。
 
『救我……
 
『姊姊、爸爸、媽媽……
 
『嗚……好可怕……
 
褚冥漾摀住耳朵,想隔絕不斷傳入腦海裡的聲音。現在的他,彷彿回到了小時候,不斷在心裡懇求著摯愛的家人救他。
此時的褚冥漾脆弱的彷彿一碰就會碎。
 
「嘿……盡情地……害怕吧……
 
陷入害怕情緒的褚冥漾完全沒有留意到那含有怨恨的嗓音。
 
「嘿……那我就……接收了……
 
「褚!」
 
在充滿惡意聲音的人的手即將碰觸到褚冥漾之前,冰炎焦躁的嗓音闖了進來,手裡拿著以爆符幻化而成的烽云凋戈,毫不留情地往那人揮去。如霧般的人被打散了,像是知道自己敵不過眼前的人,漆黑的霧便快速地往天花板的孔洞鑽去,可惜,冰炎不給他這個機會,快狠準地將他徹底解決,彷彿在印證著他的那句名言:是敵人就殲滅!
 
周圍的環境變了,回到鬼屋該有的模樣,褚冥漾則依舊維持相同的姿勢,顫抖著。鬼屋裡的其他人紛紛投以疑惑的目光觀望著,其中不少人暗暗詫異著蹲著的那人未免也太膽小了,這點程度就害怕到這樣?
 
像是知道那些人在想什麼,冰炎惡狠狠地瞪過去,雖然在黑暗的室內看不清楚,但還是本能地察覺到危險,一股寒意竄上來,之後便紛紛別開頭。
 
不顧還有其他人在場,冰炎走了過去將褚冥漾抱起,讓人趴在他胸前哭泣。
 
「沒事的,有我。」
 
暗暗加重手裡的力道,冰炎低頭吻去懷裡發抖的人的眼淚,疼惜的、溫柔的,為的只是想要讓褚冥漾安心。
 
旁觀的人有的羨慕有的讚嘆,全都為這對情侶獻上祝福。
一旁的夏碎和千冬歲也相視而笑,兩人交握的雙手也都同時加重了力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