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7.七夕情人節---七月七日(中)


 
鬼屋鬧了一場大笑話,褚冥漾也不在意,任性撒嬌地讓自家戀人抱著,自己則是埋首在對方的肩頸,汲取著對方身上的味道,只不過微微顫動的身軀說明著恐懼仍未散退。
 
在後頭跟著的千冬歲,擔心被冰炎學長抱著的友人,卻又同時因為夏碎摟著自己腰的手感到害羞。若只是普通的摟抱也就算了,偏偏不曉得為什麼,自家哥哥兼情人的夏碎今天特別不安分,大手若有似無地捏了捏自己的腰,讓他覺得癢又不曉得該怎麼逃離狼爪。
 
殊不知,他隱隱忍耐以及懊惱的模樣,大大取悅了夏碎。
 
四人又往前走了幾步,決定了下一站的遊樂設施——旋轉咖啡杯。
 
這一項遊樂設施和其他的比較起來,算是冷清許多,很快便輪到他們。冰炎和夏碎不愧是默契十足的搭檔,兩人相互對望一眼,似乎就理解對方的想法,而且還不約而同的一樣!
 
兩人各自拉著自己的戀人,選了個位子便坐了進去。
在千冬歲和褚冥漾有機會開口時,咖啡杯已經轉動起來了。
 
「怎麼不一起坐?」這是褚冥漾和千冬歲的疑惑。
 
「只和我在一起不好嗎?歲?」
 
「只有我們兩個就夠了,褚。」
 
機器運轉了起來,乘坐的乘客紛紛轉動咖啡杯中間的圓柱,渴望咖啡杯可以更快速的旋轉,追求頭暈目眩的極限。
 
夏碎轉動控制旋轉的中樞,手裡的動作越來越快,咖啡杯的速度也等比往上加。坐在他隔壁的千冬歲則是一臉凝重,嘴唇被啃咬得有些發白。
 
「夏、夏碎哥,可以不要轉這麼快嗎?」
 
「歲會害怕嗎?」
 
「才、才不會。」千冬歲倔強地拒絕承認自己會害怕的這件事。
 
「這樣啊,會怕的話就緊緊抱著我。」
 
「都、都說不會……」撇開頭,千冬歲放在椅子上的手,因為握得太緊而發白了。
 
見狀,夏碎只能在心底嘆氣。
他的寶貝弟弟優點就是很堅強,但就是太過堅強了,這才不懂得依賴和撒嬌。明明就可以依賴自己、對自己撒嬌,甚至是偶爾任性的耍脾氣,這都是身為戀人的千冬歲所擁有的特權。偏偏平時聰明的人,卻不明白自己此時擁有的權利以及去運用,讓夏碎著實傷腦筋。
 
一座咖啡杯忽地從旁經過,夏碎聽到熟悉的笑聲。視線循著聲音過去,果不其然,是冰炎和褚冥漾。兩人的姿勢讓夏碎滿是羨慕。
只見褚冥漾坐在冰炎的前面,而冰炎則是從後頭擁著褚冥漾。這樣的姿勢絕對不是褚冥漾主動的,絕對是冰炎強勢的態度讓褚冥漾妥協。即使如此,褚冥漾燦爛的笑容與親暱,以及冰炎的寵溺與嘴角的溫柔,讓夏碎覺得耀眼的同時,嫉妒的醋意也緩緩湧上心頭。
 
唉,或許他該學學冰炎的強勢?
 
收回目光,夏碎望著身旁臉色蒼白的戀人。
算了,往後有的是時間,到時候再來慢慢調整千冬歲的太過於堅強吧。至於現在——
 
夏碎放開操控旋轉的手,轉而將離他有些距離的千冬歲拉近,低頭吻上那自虐的雙唇。
 
輕淺的,溫柔的,不帶一絲情慾的。
十分的虔誠,彷彿對待一個易碎品。
 
「沒事的,有我,你只要想著我就好。」
 
兩人就這樣含情脈脈地對望,宛如此刻時間是靜止的,沒有周圍的歡呼笑聲,沒有不停巡迴的景色,沒有其他的閒雜人等,只有彼此……
 
才怪!
 
咖啡杯停了,千冬歲搖搖晃晃地從上面下來,若不是有夏碎的攙扶,他大概已經和地板來個親密的接觸了!
千冬歲覺得四周的景色都在旋轉,即使是喝醉酒也不如此刻讓他如此的暈眩以及不舒服,他好想吐。
 
雖然後面的速度有稍稍減慢了,也有夏碎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但是身體依舊隨著機器轉動,並不是腦袋不去想不去注意就能忽略的。
感受轉動的是身體,即使不用腦袋,身體也會自己去記住旋轉的感覺。
 
真糟糕,好想吐。
 
夏碎扶著千冬歲到旁邊的長椅上休息,玩到臉紅撲撲的褚冥漾擔憂地看著友人,似在思考自己能為對方做什麼。
 
「千冬歲,你休息一下,我去幫你買點喝的。」拉了拉身旁的人,褚冥漾微微仰頭說:「學長,走吧。」
 
「嗯。」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漾漾。」靠在夏碎身上的千冬歲,眼裡帶著濃濃的歉意。
 
「別這麼說。」露出安撫的笑容,褚冥漾是真心覺得這沒什麼,況且難得有他能幫上忙的事。
 
望著褚冥漾和冰炎離去的背影,千冬歲佩服友人竟然不會害怕這麼瘋狂的旋轉。雖然剛才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他幾乎都把心神放在害怕與等待這兩件事情上,他還是有注意到褚冥漾他們那一對的情形。
 
冰炎和褚冥漾的咖啡杯以不遜於他們的速度,瘋狂旋轉著,單是目光停留幾秒的時間,他就覺得想吐。
 
他對旋轉,實在沒輒。
 
似乎因為想到剛才的情況,不適的感覺又更明顯了。
千冬歲摀住嘴,忍耐著不停翻轉、想吐的意欲。
 
「歲,還好吧?」
 
沒有心力回話的千冬歲,僅僅只是以搖頭來表達:他沒事。
 
夏碎凝視著不舒服、卻硬是堅稱自己沒事的千冬歲,心裡各種情緒翻騰。
 
嘆了口氣,夏碎心疼也自責地說:「對不起,歲,我玩得太過火了。」像是想要辯解什麼似的,他繼續說:「我……我希望你可以更依賴我,對我撒嬌、鬧脾氣、偶爾的小小任性,而不是……什麼都自己承受、自己忍耐和過度的逞強。」
 
「我知道你很堅強、很勇敢,但我希望,至少在我面前,可以不要這麼的堅強與勇敢,而是依賴……
 
「哥。」輕喚了聲,千冬歲臉紅地開口:「我想躺一下,哥的大腿可以借我嗎……?」
 
「當然。」夏碎笑了,笑得燦爛。
 
千冬歲躺下後,臉更紅了,夏碎看到了也沒有多說什麼,免得自家小戀人馬上和自己分開,彼此的親暱被自己破壞。
 
闔上雙眼,千冬歲感受著夏碎溫柔觸碰自己的頭髮,他覺得已經不再那麼的不舒服了。想到對方剛才說過的話,千冬歲沒有反駁的是,他已經很依賴對方了,如果再依賴下去,他怕,他會開始遠離他……
 
不過,或許他的擔心是多餘的。
畢竟自己最愛的人尚嫌自己不夠依賴和撒嬌,或許,自己可以更放縱一點……
 
又躺了好一陣子,正擔心友人怎麼去這麼久的千冬歲緩緩起身,卻赫然發現他們早已回來,只是為了不破壞他和夏碎兩人獨處的氣氛,而選擇待在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等。要不是友人從柱子後面偷覷他正巧被他看到,他可能還會笨笨的繼續沉溺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吧。
 
千冬歲臉更紅了。
不知道是因為太陽曬?還是因為被看到後的害羞?
 
反正不適感也已經消失了,自覺沒理由在挨著戀人的千冬歲拉開與夏碎的距離,不過被夏碎以強勢的舉動拒絕了。夏碎伸手拉住想遠離自己的人,用力將人帶往自己的懷中,並順勢向下吻了對方。
 
這個吻,不是輕嘗即止,而是不斷地加深、再加深,直到對方缺氧了才肯暫時放過紅腫的唇瓣。
 
宣示以及故意的意味濃厚。
 
大口大口喘著氣的千冬歲,嘴角是掩藏不了的笑意。
原來,他也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