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7.七夕情人節---七月七日(下)


 
四個人又再度出發,他們幾乎玩遍了所有的遊樂設施,只剩下幾個未踏訪的。
天空不如來時明亮,已經染上了淡淡疲倦的色彩。
 
廣播響起,宣布著即將歇業的時刻,宛如灰姑娘的十二點鐘,在舞會的快樂與幸福,都將在鐘聲迴盪的時候,悄然結束。
 
排著隊,他們準備今天最後一次的搭乘。
望著眼前逐漸縮短的人龍,隨著每一步的往前,他們離閃爍著亮光的設施更進了一點。
 
望著眼前觸手可及的遊樂設施,嘴角的弧度又往上一些。
終於輪到他們了!
 
「不好意思,由於後頭排隊的人還很多,所以要請四位一起搭乘摩天輪。」服務員嘴角掛著滿是歉意的微笑,如此說道。
 
本來想多說什麼的冰炎,卻因為褚冥漾快了一步而無法將話說出口。
 
「這樣啊。」褚冥漾點點頭,「沒關係的,辛苦你了。」語畢,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讓服務人員不禁看呆看癡看傻了!
 
一旁的冰炎還來不及發怒,就見到褚冥漾和千冬歲有說有笑地進入摩天輪的車廂內,夏碎也已經進去了,只剩自己一人還在外頭。不爽地嘖了一聲,冰炎在踏進去之前狠狠瞪了服務員一眼,讓對方不禁打了個冷顫。
 
因為這一瞪,服務人員趕緊將緩緩往上升的車廂門關好,確認無誤後才收手。
 
「呼,我還以為自己會死呢……」頓了頓,像是回憶起什麼,服務員滿臉通紅地喃喃著:「不過,真的好可愛啊!」
 

 
摩天輪慢慢上升,緩緩移動的速度讓人感覺不到機器在運轉的真實,除了窗外景色不停向上打破了停在原地的錯覺。
 
天空暗了,夕陽染橘了雲彩,引領黑夜降臨。
隨著太陽的落幕,遊樂園裡的街燈亮了,為黑暗帶來新的光彩。
 
冰炎和褚冥漾、夏碎和千冬歲兩兩坐在一起,摩天輪小小的空間擠了四個人。
注視著身旁看向窗外的褚冥漾,那副雀躍的模樣融化了冰炎的嘴角,笑意爬上唇瓣。
 
真是的,像個孩子似的。
冰炎如此想著,不過,他就是愛這樣子的他。
 
單純,天真,總是笑著的他。
 
另一邊,坐在褚冥漾對面的夏碎同樣凝視著身邊的人。
寵溺,溫柔,眷戀出現在他的眼裡,只可惜身旁的人專注於窗望的風景而沒注意到。
 
雖然只是單純地在一旁靜靜候著、望著,心裡卻是從未有過的充實與幸福。
或許,這就是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
是不是自己喜歡的他也有同樣的心情呢?
 
什麼天長地久或是一輩子,那對他而言都太過於遙遠,他知道的是把握當下。畢竟,他們的工作太過於危險,短暫的擁有幸福,便是最大的幸福了。
現在,他終於明白,只要喜歡的人和自己在一起,即使只是靜靜地陪伴著,那就是無與倫比的幸福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摩天輪也快走到一半了。
冰炎環顧一下其他人,他發現褚冥漾和千冬歲依然沉浸在四周的風景,視線來到斜對角座位的夏碎身上時,對方正巧和他四目相交。
 
僅僅只是一個眼神的接觸,他們便明白對方心底此刻的盤算。距離時間只剩下半分鐘不到,與其猶豫著要不要行動而錯過機會,不如拋開一切煩惱、順從自己的心。
 
冰炎和夏碎兩人同時向對方點頭,然後以飛快的速度往自己戀人的方向去,在最關鍵的一瞬間,欺上對方的唇!
 
摩天輪正好到達最高點,錯愕的褚冥漾和千冬歲不解地望著眼前近距離的戀人,無法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
 
在離開最高點的瞬間,這對搭檔同時開口:「「褚/歲。」」
 
「怎麼了,學長?」
 
「什麼事,哥?」
 
「「我喜歡你。」」
 
異口同聲、再一次的告白,讓被告白的兩人同時臉紅,然後發出比蚊子還要細微的聲音回覆他們對對方的情感。
 
吻,再一次落了下來。
 
狹窄的空間裡,冰炎和夏碎熱情地擁吻著自己的愛人,讓對方為自己喘息及癱軟在自己懷裡。空氣中散發出曖昧的氛圍,粗重的喘息和隱忍不住的嗯啊聲迴盪在整個空間,即使冰炎與夏碎這對搭檔毫不在意,不代表褚冥漾和千冬歲也不會在意!
 
更何況他們現在的位子,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由於褚冥漾和千冬歲坐在斜對面,這讓被冰炎和夏碎瘋狂親吻的兩人得以看到自己友人因各自的戀人而害羞的模樣,有一種被盯著做的強烈刺激感,令人羞愧卻又忍不住更加亢奮。
 
自己的聲音迴響在整個狹小的空間,又被這樣看著,說實話,他們無法忍受啊!兩人一個眼神示意,便反客為主,將自己的戀人往後推,讓自己的視線不再是看向友人,而是可以望向窗外。
 
聲音是無法壓抑住的,那至少,要讓自己不要看到……
幸好,摩天輪的設計是裡面看得到外面,而外面看不見裡面……
 
對於褚冥漾和千冬歲的舉動,冰炎和夏碎多少也猜得出原因,不過他們並不在乎那些,最重要的則是現在自己身上的人。
 
此時的褚冥漾是跨坐在冰炎身上,由於方才的刺激,讓他的分身悄悄挺立,他拼命忍住自己的衝動卻在冰炎伸手摟住自己的腰、意圖更加拉近彼此的距離時,分身不小心摩擦到冰炎的……
 
「呵。」
 
「唔!不、不准笑!」
 
「褚,你真可愛。」
 
冰炎加深了這個吻,摟住對方的右手施了點力道,讓褚冥漾更貼近自己,同時不安分地移動著。
 
「不、不要鬧了!」
 
「先洩一次吧。」
 
「不、不行!有、有其他…………人在!」
 
他們小聲地說著,就是不敢讓夏碎和千冬歲聽到。其實冰炎並不在意,只是如果他以正常的音量說話,事後絕對會被褚冥漾避之唯恐不及。
 
「那,換地方吧。」說著,冰炎開啟傳送陣,將兩人傳往今晚預計的住所。
 
傳送到的地方,是山中的一間小木屋,滿天星斗掛在天空,依稀可見到牛郎織女在鵲橋上相會,你儂我儂。
 
然而躺在床上的褚冥漾無心欣賞,只能任由自己身上的人對自己肆虐,並耽溺在對方給予的快感上。
 
「褚,你好美。」恢復原來的髮色與紅眸,冰炎瞬也不瞬的凝視著一絲不掛的戀人。
 
「我、我又不是女的!」撇開頭,褚冥漾仍在為了冰炎要他穿女裝而生氣。
 
「還在為女裝生氣?」伸手捏住褚冥漾的下巴,要對方看向自己。「我不在意別人用什麼眼光看我,別人之所以為別人,就是不相干的人,我不會理會他們對我的戀人是男是女有什麼反應。但是,你不同,褚。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你有可能讓我牽著你的手?」
 
「不可能,因為你會在意別人的目光。」冰炎自己回答。「可是我希望我們第一次的約會,可以和其他人一樣,牽手擁抱接吻……
 
「對不起,學長。」明白冰炎的苦心後,褚冥漾對自己的任性感到後悔,主動抱住撐在自己上方的人。
 
「那,你說該怎麼辦呢?我任性的褚?」
 
「唔!」褚冥漾有些無措,最後眨著泛著水的黑眸,吻了上去。
 
「我就不客氣了。」揚著邪魅的笑容,冰炎用充滿蠱惑的嗓音說著。
 

 
另一邊,夏碎吻著千冬歲,輕柔卻又霸道,像是要嘗過對方嘴裡的每一寸,讓對方充滿自己的氣味。
 
當冰炎帶著褚冥漾離開時,他悄悄鬆了一口氣。
其實,他對讓他們四人乘坐同一節車廂的服務人員很不滿,畢竟如此一來他就無法對親愛的弟弟為所欲為了!
 
他的寶貝戀人容易害羞,如果有其他觀眾在,絕對不會順從自己的意思,一定會反抗到底。幸好,現在只剩下他們兩個。
 
「哥……」側坐在夏碎大腿的千冬歲,不安地抓住滑入裙底的大手,以眼神懇求著。
 
「沒事的,歲。」安撫似地又吻了吻對方,然後開口:「這裡只有我們。」
 
……咦?」
 
千冬歲回過頭,赫然發現本該在的友人和學長竟然都不見了!
奇怪,什麼時候的事?
 
正當千冬歲思索的同時,夏碎的手又動了起來,隨著不停地向上移動,來到了讓人垂憐又渴望的地方,隔著布料來回撫摸,似要又不要的感覺讓千冬歲忍不住發出聲音。
 
「嗯……嗯啊……
 
「歲,你真可愛。」
 
「才、才沒有……!」
 
「呵。」老是否認的你最可愛了,夏碎心想。
 
摩天輪終於繞回原地,夏碎攬著被他弄到失去力氣的千冬歲離開車廂,打算往最後的地點前進,完全沒有注意到服務人員異樣的眼神。
 

 
最後的一個行程,就是看星星。
或許很單調、很平凡,但只要有對方陪伴,相信不論是再怎麼無趣的東西都可以變得很有趣的。
 
夏碎和千冬歲來到另外一座山頭仰望星空,兩人坐在屋頂上,互相取暖,相互依偎。沒有人開口,此時無聲勝有聲。
 
處於另一座山頭的冰炎和褚冥漾則是躺在床上,藉由屋頂的窗子享受滿天的星子。兩人一絲不掛,肌膚貼肌膚的溫熱讓他們感受著對方陪伴的真實。
 
最動聽的話,就是我喜歡你。
最幸福的事,就是遇見了你。
 
我們很幸運,至少不是一年才能相見一次。
但是,我們要像他們一樣,一起走過無數個每一年。
 
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




這裡是快趴的颯楓......
結尾的部分,似乎有些簡單?
希望各位客官還喜歡啦~
颯楓感冒中,大家要注意身體哦,別感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