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六話 新生報到

☆☆☆
 
「漾漾,早安。」
 
「早,好久不見。」
 
「給你,這是去日本的伴手禮。」
 
「是巧克力餅乾!」褚冥漾偷偷往袋子裡覷了一眼,「千冬歲,謝啦!」
 
「不會。」推了推眼鏡,千冬歲很高興友人喜歡他準備的禮物。「不過萊恩怎麼這麼慢?」
 
今天是九月開學的第一天。
二年級生的他們比一年級的課多了不少,尤其是必修課程,從本來的兩堂基礎課變成三堂進階課程,再不然就是分成兩門課。
 
暑假的後期,他們三個人分別有事,千冬歲是去日本玩了半個月、萊恩回英國的老家、褚冥漾則是去祭拜父母以及姊姊,所以他們在這開學的第一天,約了個早起,決定在上課前去吃早餐,分享後半段假期發生的事。
 
已經過了約定時間,遲遲不見萊恩的影子,千冬歲打給對方才發現原來對方睡過頭,正在趕來的路上。這樣的消息讓他覺得心中有一把火在燒。
對自己嚴格的千冬歲,對他人也會有一定的衡量標準,尤其是守時這方面,他更是嚴格把關。
 
哼哼,如果萊恩等一下沒有一個好理由,看他怎麼整他!
對於這位打小認識的朋友,千冬歲自然是知道對方的弱點,而且手裡也握著對方的把柄,想當然耳,哼哼。
 
等到人來,又已經是二十分鐘後的事情了。
 
等待的期間,千冬歲的臉越來越臭,讓褚冥漾越來越擔心萊恩之後會有怎麼樣的下場,忍不住在心裡偷偷地為萊恩捏一把冷汗,並為他禱告。尤其在看到千冬歲突然露出大大的笑臉時,褚冥漾更是覺得自己寒毛直豎!
 
天啊!怒極反笑!
希望萊恩還能留個全屍……
 
不過當萊恩一出現時,他們完全愣住了。連生氣的千冬歲都一時忘記自己的怒火,只是瞪視著萊恩的左手。
 
「萊恩你……」褚冥漾只擠出這幾個字,就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敢情這位友人見色忘友?只顧著把妹而將哥兒們留在這裡曬太陽?
 
「早安,千冬歲、漾漾。」
 
「還早!我們約的時間都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了!」萊恩的問候讓千冬歲回過神,口氣非常不好。「萊恩‧史凱爾!懂不懂什麼叫守時?!」
 
「我……
 
「遲到?萊恩‧史凱爾,你竟然敢給本小姐遲到?!」綁著雙馬尾的女性瞪大雙眼,兇巴巴地質問。
 
「莉莉亞,我……
 
「本小姐在說話,你不要插嘴!」
 
「是……
 
萊恩的身影又淡了淡,不過緊牽著對方的那隻手,始終十分清楚。萊恩靜靜地給那名女子罵,時而浮出的身形,可以清楚看見他嘴角掛著的淺笑,讓被晾在一旁的褚冥漾和千冬歲不由得面面相覷。
 
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莉莉亞。」
 
被派去跑腿的冰炎和夏碎從不遠處走了過來,在看到雙馬尾女孩時,兩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一絲驚訝;正在破口大罵的女孩在聽到熟悉的嗓音以及她的名字時,轉頭面向聲音的來源。
 
「冰炎殿下?夏碎閣下?」語氣滿是訝異。
 
「好久不見。」
 
夏碎親切地打了聲招呼,而冰炎只是微微點頭,接著便喝起他的蜜豆奶。
 
「你們認識?」褚冥漾望著他們熟稔地打起招呼,代表自己和千冬歲發言:「難道,妳也是精靈?」
 
「莉莉亞是我前幾天召喚出來的。」回答的人不是莉莉亞,而是萊恩。
 
「不過,這裡也同時出現太多精靈了吧?」頓了頓,像是想到什麼可能似的,莉莉亞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聲音有些高亢地說:「難不成是你們告訴他們哪種飲料有精靈?!」
 
「又是這個答案?」
 
「無聊。」
 
得到同為精靈的兩人的白眼,莉莉亞的臉瞬間紅了起來。她深深為自己懷疑他們的態度感到抱歉和可恥,良好的家教讓她低頭道歉。
 
「對不起。」
 
「還會道歉,至少比『他』好多了。」夏碎對一旁的冰炎說。
 
「嗯。」
 
「他?」莉莉亞一臉疑惑,在打什麼啞謎?
 
「之後妳就知道了。」夏碎一臉神祕。
 
由於萊恩遲到,他們的早餐計畫只能移到教室。為此,萊恩挨了千冬歲和莉莉亞的罵,一旁默默聽著的褚冥漾慶幸著對象不是自己,否則耳朵不長繭才怪!兩個人的砲火攻勢讓褚冥漾在心裡猛搖頭,好可怕!不過萊恩怎麼……一臉很享受……
 
褚冥漾注意到萊恩的視線自始自終都停留在莉莉亞身上,那個眼神很像……很像之前和萊恩交往的那個女生的眼神!那個女生和萊恩交往時都是用那種戀慕的視線看著萊恩!
 
難不成,萊恩喜歡上莉莉亞了?
 
 
 
 
轉眼之間,開學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從菜鳥晉升為老鳥,讓人不禁感嘆大學生活已經去了四分之一,他們不再是對學校懵懵懂懂的年級。如果以人的生命週期來看,二年級的他們可說是處於青少年的階段,正值到處玩樂以及玩世不羈的年代。
 
升格為學長姊的二年級生,首次加入了迎接新生的活動。雖然在各個方面都很讓人擔憂,不過一代一代的傳下來,一屆一屆的教導,即便對未知事物堪憂,卻也能繼續走下去,完成任務。
 
或許,名為「家」的組成,就是一個令人放心的存在。
 
今晚,是迎接新生的時刻,所有人緊張又期待,複雜的情緒讓他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只希望下一屆的學弟妹能喜歡學長姊為他們舉行的歡迎會。
 
「好緊張哦!」
 
「做個深呼吸吧,沒事的。」
 
「不過,」頓了頓,「漾漾你這樣好漂亮。」
 
「呃……謝謝……」他該感到高興嗎?褚冥漾糾結在心底。
 
褚冥漾現在一身女裝,就連頭上也頂著假髮,幸好室內有開冷氣,不然他不暴走才怪!
至於為什麼會裝扮成女生,那就得回溯到他們從阿斯利安那裡得知要舉辦新生的分家活動的那時候了。
 
那天,為了來點不一樣的想法,所以阿利提議讓大家抽籤,決定每個人負責的位置,以及大家的裝扮。裝扮的角色就以童話故事為基底,每一家各自選擇一個童話,按照裡頭的角色作打扮。
 
角色的分配由於是抽籤決定,所以男生可能會扮成女生,女生也有一定的機會是扮演男角。而此時褚冥漾扮演的,正好是白雪公主裡的女主角。
 
其實,褚冥漾最一開始的角色並不是公主,而是七個小矮人裡的其中一個,只是在千冬歲的拜託之下,兩人才相互交換了角色。
千冬歲當時的表情讓褚冥漾不忍心拒絕,彷彿只要他一拒絕,千冬歲的世界將會毀於一旦似的。
 
到底是為什麼,千冬歲會有如此的反應?
無解。
 
就算問了夏碎也得不到答案,因為當時他根本不在場;直接了當地問當事人,千冬歲只給了之後再告訴他的答案,就不再多說。
依褚冥漾對千冬歲的了解,既然現在不肯說,那就別妄想能從對方口中得到答案。而且千冬歲說了之後會告訴他,那他也只能再等些時候了,畢竟千冬歲向來說話算話。
 
想知道答案?再忍忍吧!
 
 
時間回到現在,褚冥漾手裡正拿著籤筒,讓經過他前面的學弟妹抽籤,這是他負責的工作,和絮語兩個人一起。至於其他人,有的負責帶領學弟妹到他們那一家的位子,有的在台上維持台下的秩序,有的搬運著一箱箱的飲料並發給所有人,每個人各司其職。
 
「來,抽籤。」褚冥漾微笑著遞過手上的籤筒。
 
「謝、謝謝。」學弟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那個燦爛的笑臉。
 
送走了一個又一個的新生,籤筒裡的籤也越來越少,不過褚冥漾還是沒有看到抽到自己的學弟或學妹。身旁的絮語已經知道自己的直屬是誰,也很高興的和對方打了招呼,接著就等所有的新生入場後,他們就可以結束手邊的工作,和自己的直屬學弟妹更進一步的認識。
 
終於,來到了最後一位,褚冥漾有些緊張。
籤筒裡的籤還剩三支,一支是冰炎,一支是千冬歲,而最後的那一支,則是他。
 
不論最後眼前的這位學弟抽到的是誰,都會是他們這一家的,只不過……怎麼覺得有點眼熟?好像一位他認識的人……?好像……對了!好像他……
 
正當褚冥漾想開口詢問時,抽完籤、繼續往前的學弟腳步突然踉蹌了一下,眼看就要與地板來個親密的接觸……
 
「小心!」
 
褚冥漾在腦袋做出反應之前,身體就先行動了。他一個跨步,拉住對方也同時保持著兩人的平衡,這才沒有造成兩人雙雙跌倒的悲劇。褚冥漾敏捷的身影讓絮語看呆了,張著小嘴就那樣站著。
 
「沒事吧?」
 
將人扶好後,褚冥漾關心地開口。不過只見那名學弟直直注視著褚冥漾,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那樣,直直地看著。
 
「漾漾,還沒……」由於等了太久,千冬歲有些擔心地前往褚冥漾的地方,畢竟,是他拜託友人和他交換角色,心裡總是有些小小的歉疚,不過他怎麼也沒料到會是眼前這副情景。「丹恩‧史凱爾?!」
 
「雪野千冬歲!」一直直瞅著褚冥漾的學弟訝異地呼喊出聲。
 
「耶?」更驚訝的人是褚冥漾,因為史凱爾這個姓氏……不是和萊恩一樣嗎!所以真的不是他的錯覺,眼前的學弟果然和萊恩有關係!
 
「所以你是萊恩的弟弟?!」
 
 
四人回到了自己被分配到的位子,四個人四種表情。
 
褚冥漾無奈地看著不斷鬥嘴爭鬥的兩人,嘴角揚起無奈的苦笑。從一開始的勸說到現在的沉默不語,褚冥漾深深覺得勸他們別吵架比要他一天不吃蛋糕還要痛苦,不僅浪費唇舌浪費口水,還殺死了他不少腦細胞,他都覺得自己都要腦神經衰落了!
 
旁觀者的絮語則是一臉驚訝,她完全沒有想過兩個人的爭吵可以這麼厲害!不但可以把陳年的舊事一一翻出來,甚至可以按照年份陳述,舌頭也不會打結!如果鬥嘴有金氏世界紀錄,他們兩個絕對可以榮登第一名的寶座!
 
至於當事者的兩人,都是一副對對方嫌棄的表情,尤其在得知對方是自己直屬的同時,厭惡的神情更是明顯,似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一樣。不同的是,兩人在鬥嘴時關注的對象不同。千冬歲偷偷注視著一直往夏碎靠近的女孩子,對方身上的香水味讓他不舒服地皺著鼻子;萊恩的弟弟丹恩則是時不時地將視線瞄向褚冥漾,臉上微微泛紅。
 
即便分了心神,兩人的鬥嘴依舊犀利。
 
「真衰,為什麼我的直屬偏偏是你?!」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才對!」頓了頓,像是想到什麼似的,丹恩用渴望的眼神盯著褚冥漾,然後開口。
 
「不然,學姊當我的直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